上海書展|沈奕斐:穿衣自由和生育自由到底是什麼
2019年08月18日19:39

原標題:上海書展|沈奕斐:穿衣自由和生育自由到底是什麼

穿裙子、長頭髮、沒有喉結就是女性?護膚、愛哭、穿粉色的男性絕不容於虎撲?2019年了,世界不需要繼續刻板,男性與女性並非二元對立。

8月17日,複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沈奕斐攜新書《透過性別看世界》來到上海書展現場,為讀者講述兩性之間如何求同存異。

活動現場

性別影響生活,《透過性別看世界》則思考如何反思性別的影響。時代令女性走出家門去工作,在失去了二元對立基礎的世界里,當你發現他人不一樣,你對他人的想像與期望也同實際情況迥異時,個體如何自洽?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透過性別看世界最重要的是給大家一個怎麼看待差異的眼睛,你要看到差異是如何被文化建構的,建構出來後又是如何帶有價值觀判斷的,最終才能處理差異,”沈奕斐說。

異性要表現出所謂“異性”的特徵才能被認為是美的嗎?

沈奕斐認為,不否認有生物學的基礎,只是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對審美具有決定性。“根據生物學研究顯示,其對人類審美的影響,世界範圍類共同點僅有兩種:對稱(所有文化追求的美)和健康的標誌(臉色好、看上去健康,基因選擇的重要)。大部分的‘美’和生物學沒有關係,美中具有階層建構的邏輯。當你覺得自己不符合某一個審美標準的時候,不一定非要去改變自己,你很可能在事實上是健康的、是存在一種美感的。‘美’是多元的,差異的背後是對多元的接受,不同的環境里‘什麼是美’本身也是有爭議的。女性特徵是很重要,但在不同時期審美卻並不一定與女性特徵相符合,比如中國在漫長的曆史時期中都要求束胸,胸型並不是自然的。審美背後有文化建構。”

《透過性別看世界》書影

近期,關於“穿衣自由”話題在社交媒體上被頻繁討論,有現場讀者提問,父親或丈夫對女性的穿衣要求,這屬於親密關係里的正常要求嗎?

“所有人都沒有穿衣自由,即不存在所謂的完全的自由,任何一個社會都沒有,自由是有邊界的。在衡量一個社會的自由時,看的是這個邊界的大小。穿著的自由度在不同的維度上思考都不一樣,”沈奕斐直言,自由原則要堅持“三不”原則,不損害他人利益、不損害公共利益、不傷害自己。

“在這個背景下家人對‘我’的干涉可不可以?一個人穿衣自己很舒服,並沒有有礙觀瞻,即使有礙觀瞻也可以選擇不看,有選擇的權利。而當他人以愛的名義表達的時候,我有沒有權利拒絕愛?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對方並沒有懲罰權。理解自由需要看邊界的大小和三不原則,而懲罰需要被反思。”

如何看待生育負擔對女性的禁錮?

沈奕斐表示,生育是女性的權利,但更重要的是,有沒有不生孩子的權利,以及自由生孩子的權利。女性承擔了生孩子的職責,是否有更大的權利能在婚姻生活中告訴對方“我不想生孩子,權、責、利要一致”。

但沈奕斐也指出在目前實際上母職是被懲罰的,“最新研究表示,結婚生育的女性在薪資上比未婚未育的女性平均少15.8%,發展受到製約。‘母職懲罰’的另一種表現,跟男方父母住在一起這個數值是20.8%,跟女方父母住在一起懲罰則很低。女性可以承擔生孩子的職責,但是相應的保護措施是否到位。如果沒有到位,對於女性是不公平的。雖然社會表揚女性,但女性的的確確付出了代價。”

有讀者提問,越是親密關係越難包容差異,實際中如何做到?方法是什麼?

透過性別看世界,最核心的觀點是性別是我們生活中一個差異,這種差異由你跟我的不同,還有我對你的想像跟實際情況的不同。比如:男性就應該吃飯埋單嗎?難道不是應該AA製嗎?諸如此類的兩種角色思考問題的角度不同。你會發現,在今天這個社會,兩種角色下容易造成“雙標”的錯誤。我們考慮的主要問題就是,瞭解差異的存在,從追求一致到達追求共存。尤其在親密關係中,關係越親密,越不能容忍差異。比如:父母之間、夫妻之間、親子之間。在親密關係中,我們更應該知道怎麼看待差異,是如何被文化建構的。

沈奕斐說,首先應該意識到傳統父權製度已經瓦解了,“無論你是男人還是女人,無論你是不是女性主義者,你都應該知道並且清楚社會橫加在你身上的性別文化。不少社會學者認為,現代婚姻的瓦解和鬆動與女性社會地位的提升有關,女性不再總是處於一個從屬的位置。在今天,僅僅想要以父親的身份獲得在家庭中的支配權已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了,根據年齡或輩分來確定身份等級的必然合法性已經不複存在。”

然而性別之間的關係卻並沒有發生質的變化,沈奕斐認為性別內部的關係與個體處於具體的語境緊密相關,但沈奕斐告訴讀者,不要覺得差異不好,差異是促進人類發展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追求共性是對於雙方是一種束縛,只有改變對差異的眼光,1+1才會大於等於2。解決差異的方法不是消滅差異,而是換一種看待差異的眼光。差異非常美,差異打開世界,差異給了我們舞台,讓我們成長。”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