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詩詞大會》嘉賓王立群點評百首古詩詞,幽默有乾貨
2019年08月19日15:21

原標題:《中國詩詞大會》嘉賓王立群點評百首古詩詞,幽默有乾貨

勇奪詩詞大會冠軍的武亦姝被清華大學錄取的消息,激發了更多父母為孩子添置古詩詞書籍的衝動。曾在《百家講壇》擔任主講人,且是《中國詩詞大會》嘉賓的知名學者王立群教授近日推出新作《王立群妙品古詩詞》,從私人角度點評,乾貨滿滿。

頗有國民度的王立群老師深受家長的追捧。

《王立群妙品古詩詞》封面

提起王立群,許多人都不陌生,他以在文化類電視節目中講曆史而出名,其實王立群真實的身份並不是搞曆史的,而是河南大學文學院的教授、古典文學專業博士生導師。這次他回歸自己的本專業,以點評詩文的方式與讀者共饗古詩詞之美。不妨來看看這本書的有趣之處。

“詩話體”點評經典名句

中國曆史上自古就有點評詩文的傳統,或圈圈點點,勾勾畫畫,標註名句;或於字裡行間,紙頁留白之處,記錄三言兩語的感悟。近年來,當代學者評點古典詩詞的作品,也屢見不鮮,形成一股闡述熱潮。

“這本書的最大的特點,是它用詩話體來寫的。中國最早的詩話,是歐陽修的《六一詩話》。詩話的一個特點,是它不逐字逐句地去講詩,或者講詩人,或者講名句,或者講評論者的一些獨到體會,寫作是比較自由的。”王立群說。

在他看來,一些經典詩歌能被曆代反複傳誦,不少是從經典名句開始廣為人知的。這些名句甚至能夠脫離詩歌原初文本,具備超越詩歌本身的意義。因此,對經典名句的聚焦與解讀,既可以捕捉到了詩歌的關鍵與核心,也可以關注經典名句的文本意義、傳承及演化。這本書不追求一字一句的詳細解釋,主要是從個人的評點感悟出發,立足詩詞語境,針對經典名句,抽絲剝繭,旁敲側擊,力圖建立另一種理解詩詞核心的“語境場”。“把詩題解釋一下,然後一句二句三句四句地講一番,會講很多廢話,我覺得沒有必要。這麼一個熟悉的詩,我們只講它最好的那個地方。把最好地方講完了,這篇文章就結束了。”王立群解釋道。

獨家講解不乏幽默和乾貨

《王立群妙品古詩詞》精選了100首經典古詩詞,其中有75首來自語文教材。雖然詩是古詩,但是王立群並不是從常見的角度去闡述的,相反,你可以發現很多幹貨,這些乾貨在網絡、辭典、課堂上是看不到、聽不到的。

以李白的《早發白帝城》為例。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白帝城在哪呢?在重慶的奉節。這首詩是奉節的標配。大家都知道《三國演義》講過劉備白帝城託孤,這首詩非常有名,名氣很大。一般的人講這首詩的時候,不用解釋。但是我要問一句,這首詩用典故了嗎?大多數人都說沒有用。真的沒有用嗎?大家拿不準,實際上這首詩句句用典故,但是它的用典巧妙的地方,是讓你看不出來。等講完典故以後,你對這首詩的理解會更深,覺得李白太高明了。我用了典你看不出典,或者說我化妝了,你看不出來我化了妝,這就是高明的地方。這首詩用典在什麼地方?前兩句。南朝宋齊梁陳四代,第一個王朝劉宋時期,有一個地方作家叫盛弘之,盛大的盛,弘揚的弘,之乎者也的之,盛弘之。他寫過一部書叫《荊州記》。《荊州記》中間有一大段話,是盛弘之寫的。後來這段話被誰引用了?被酈道元抄走了。酈道元把這段話抄到他的《水經校注》去了。酈道元是北魏人,一輩子沒到過江南,不可能寫出來。酈道元水經注中間有大量的山水描寫,都是抄人家的。當然我們現在不說它抄,我們用了一個詞,叫薈萃。酈道元把他那個時期,江南很多作家寫山水的優美的散文薈萃到他的《水經注》裡面。怎麼寫的?他是這樣寫的,‘夏水襄陵,有時朝發白帝,暮至江陵’。你聽聽。‘朝發白帝,暮至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禦風,’乘奔指奔馬,禦風是駕著風,‘風以及也’,也趕不上他那麼快。我剛才背這個話,盛弘之寫的。現在我們在北宋初的《太平禦覽》中。”王立群表示。

除了乾貨,王老師還自帶幽默,金句頻出。比如,他從星座角度講《詩經》,從小鮮肉角度解讀《離騷》,認為王維是“終南山的佛系男神”,說李白的詩集是一部“狂人日記”,範仲淹的《江上漁者》是北宋版“舌尖上的中國”,李商隱的《無題》寫的是一場“確認過眼神”的美麗遇見與迴腸蕩氣的無奈轉身,張九齡的《感遇·其一》是“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的自信與堅守。

不知道這樣的詩歌點評,符合你們的心意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