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古薄今】90年代的足球真比現在好嗎?
2019年08月21日01:20

那時的皇馬
那時的皇馬

  過去十年美斯L.Messi和C.朗拿度C.Ronaldo統治了世界球壇,他們成為新生代的全民偶像,他們在球場內外似乎都是完美無缺,拿遍個人和球會層面的所有榮譽。對於90後和00後來說他們就是足球的化身,可對於年齡更大一代的人呢?在他們眼中美麗足球應該是什麼樣子的,而他們的父輩又是如何看待這項運動的呢?《442》特邀記者占士-奧迪對此做出了自己的講述。

  不久前《442》雜誌主編占士-布朗給我寄了一箱以前的雜誌,真的是非常感謝,很快我就翻完了這些傑作,最後讓我產生思考的是足球界一張標誌性的照片,2002年歐聯決賽,卡路士R.Carlos一記並不好的傳中被施丹彎弓搭箭射進一粒永載史冊的絕世入球。這個入球也讓皇馬最終2-1戰勝對手問鼎歐聯,這個入球的瞬間也成為施丹(Z.Zidane)職業生涯的代表作。

  施丹是伴隨我成長的三位偶像之一,還有德爾-迪比亞路A.Del Piero以及外星人朗拿度Ronaldo。作為一個列斯聯人,大衛-巴迪高G.Batistuta和阿倫-史密夫A.Smith自然在心目中佔據一席之地,但總感覺缺了點什麼。馬德里和都靈距離羅瑟韋爾都很遠,這個遠不僅僅指的是地理意義上的距離。

  在互聯網和電視媒體還沒有那麼發達的年代,想要看歐洲的偶像基本只能通過歐聯比賽,現在的年青人自然是想看什麼比賽就看什麼比賽,而我只能通過回憶來再現自己的青春,這時施丹的臉龐總是能夠浮現出來。

  不管我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到了而立之年的時候施丹這個經典的瞬間很快成為自我反省的催化劑。對於我學生這一輩人來說,施丹是一名出色的主教練,甚至可以稱得上偉大,一個在場邊指指點點穿著西裝打領帶的「禿頭」。

  C.朗拿度和美斯主宰了他們的青春年代,他們從小開始模仿「美C」的跑動傳球以及射門動作,除了絕代雙驕,普巴P.Pogba、基沙文(A.Griezmann)、夏薩特E.Hazard等在某一段時間內也能打出世界級的表現從而俘獲不少人心。當然,他們都是非常出色的球員,可看到這一代人總讓我覺得,或許上世紀90年代的足球要更好一些。現在的球員更加圓滑甚至完美,他們是那些似乎永遠不會犯錯、有著固定技能的超級球星。

  朗拿度和此恰恰相反,在這裡我們說的是那個朗拿度,唯一的朗拿度,他職業生涯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體重超標,膝蓋的傷病如影隨行。外星人經歷過數次自我救贖和重生,他的勵志故事都可以寫成教材讓12歲左右的小朋友們閱讀。

  90年代另外一個標誌性人物是基比爾包列斯達-巴迪斯圖達G.Batistuta,他從來都不精心打扮自己,看上去還有點粗魯,在球場上橫衝直撞,但他總是能夠奉獻上精彩絕倫的大力遠射。巴迪高是一個夢幻般的球員,是紫百合的象徵,那些巴迪高Goal永遠都存在一代人的心裡。

  現如今很難想像有一個像賈德爾(Mario Jardel)這樣的球員,巴西人在一段時間內簡直是不可阻擋,然後又迅速低迷。

  到了2019年可能沒多少人還記得列當度這個名字,當年皇馬面對曼聯時他腳後跟過人再送上助攻的那一幕是何等的才華橫溢,然而他卻因為拒絕剪短髮從而錯過世界盃,這種事情在現如今可能讓很多人無法理解。

  說到這裡我不禁想起我父親還有他的朋友以前是怎麼跟我討論足球的。他能跟我講一天艾迪-格雷(Eddie Guerrero),他是如何憑藉一己之力將般尼擊成碎片。從他的描述當中我想起的是黑白照片時代的足球,那個時代他往往先去喝一品脫酒再到球場享受90分鐘的山呼海嘯,這是他們那一代人週六晚上的固定節目。我能夠想像那肯定是一位偉大的球員攻入一粒精彩的入球,但那並不是施丹的天外飛仙。

  很快我就意識到歷史就像是一隻陌生的怪獸,它總是通過你的父輩讓你得知一鱗半爪。足球,乃至於所有的體育運動,都要依靠媒介進行傳播。新的主教練,新的7號,乃至新的球服和新的球場。不過體育抵消了懷舊情緒。那個人拿了盃賽冠軍,這個7號的傳中堪稱完美,今年的波衫是復古款,那座球場承載了你對足球最初的熱愛。

  最終,我們都會變成公園裡的那個小孩,模仿美斯踢罰球的姿勢,或者說在小空間內玩溜猴遊戲。這代人永遠都無法完全理解上一代,球員亦是如此。

(直播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