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喊“穿衣自由”的人們究竟是在呼籲什麼
2019年08月22日04:22

原標題:高喊“穿衣自由”的人們究竟是在呼籲什麼

  要說這個夏天最火熱的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必然榜上有名。而最近因穿著引發最火熱討論的,非這部電視劇的主演熱依紮莫屬。

  不久前,演員熱依紮現身機場,親切地與認出她的粉絲們合影。照片中,熱依紮身穿黃色低胸吊帶背心和牛仔褲,展露著自信甜美的笑容,但她“粉胸半掩疑晴雪”的形象,卻引起網友們廣泛關注和討論。

  有的網友熱烈支持熱依紮,認為她大膽展現了女性美好的身體線條,是女性的思想進步,是時代開放的標誌,值得鼓勵;另一撥兒網友則嚴肅地認為這身裝扮過於暴露,有傷風化,恐有炒作嫌疑,對公眾造成了不良示範;還有“要求嚴格”的網友,一眼就看到熱依紮腰間若隱若現的贅肉,認為其作為女演員,身材管理欠佳,如此放飛自我,令人尷尬。

  各路網友針鋒相對,各抒己見。一些自媒體抓住熱點,推波助瀾,問題從“演員熱依紮該不該這麼穿”一路上升到“中國女性何時能有穿衣自由”,甚至演變為廣大男性強烈要求擁有“夏天光膀子露肚皮自由”的平等權利。

  這一幕是不是很熟悉?像不像一群人旁徵博引、振振有詞地吵到面紅耳赤,最後反而忘記了吵架究竟緣何而起。

  當我第一次聽到“穿衣自由”時,我錯誤地以為這是繼努力奮鬥“水果自由”之後,廣大青年邁向“財富自由”的又一里程碑,即擁有購買自己喜歡的衣服之財力。當我意識到這一概念實指“想穿什麼就穿什麼的自由”後,不禁汗顏,都“9102年”了,我們何時失去了 “穿衣自由”?高喊“穿衣自由”的人們,究竟是在呼籲什麼呢?

  在動畫電影《養家之人》中,主角帕瓦娜作為一個10歲的小女孩,不得不剪掉長髮,賣掉心愛的裙子,穿起哥哥小時候的衣服,偽裝出門,掙錢養家。說這部電影中的女性沒有“穿衣自由”,相信所有人都不會有異議。這不僅是在電影里,而確實是世界上某個角落依然在發生的事實。與之相比,我們幸運得多,也自由得多,但我們是否認真思考並珍惜過這種幸運和自由?

  當我們在討論“穿衣自由”時,我們討論的本質或許是我們不管如何穿著打扮,都可以獲得尊重而免於批評的自由。自由本身代表著一種包容而不設限的狀態,當我們在追求所謂的“××自由”時,往往會著重擴大自己不設限的權利,而忽略了包容他人的自覺。自由若侵犯到他人的邊界,則違背了自由的本意。無論男女老幼,若是A的穿衣自由沒有侵犯到B,B也無需使用言論自由去批評A,在合法合理的範圍內表達自我,大家的自由都得以實現,這世上豈不是少了無妄之災?

  穿衣自由的範圍事關文化,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穿衣自由的尺度和範圍也不同。幾年前的夏天,我和朋友去法國波爾多的比拉沙丘旅行,從高高的沙丘上俯瞰蔚藍大海的壯闊景緻時,我突然看到遙遠海灘上有幾位全身赤裸的女性。這裏並非天體浴場,但她們坦然地穿梭在身著各式泳衣的人群之間,或與人悠閑交談,或在沙灘椅上午睡,往來的人們並不會駐足側目或是指指點點。

  這讓遠遠觀看的我感到些許慚愧和尷尬,想要把自己穿了超短褲卻又為保險起見而套上保守絲襪的雙腿,深深埋進這溫暖的金色沙丘之中。我自己未必樂意接受這種“自由”,但我想,應該對不同文化下有差異的穿衣自由予以尊重。

  回國後這些年,我漸漸習慣了周圍出現的漢服愛好者、盛裝的lo娘、穿吊帶短褲的小姐姐、修身打底褲配運動鞋的廣場舞阿姨、白背心大短褲的老大爺,每個人都以自己喜愛和舒適的方式,演繹著自己的生活,經營著自己的快樂。祝我們早日實現穿衣自由?恐怕沒那個必要,因為我們並未失去,我們也愈加懂得如何把握。

魏曉彤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8月22日 02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