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論語丨加強對音頻平台監管
2019年08月23日13:11

原標題:今日論語丨加強對音頻平台監管

語音社交平台用戶預計將在2020年突破2億,多為“90後”群體。然而,有些平台在實際運行中卻“變了味”:大部分語音社交APP標註的下載年齡為“17+”,甚至還有規定為“4+”的,沒有限製未成年人登錄的措施;一些聊天房間的名稱、語音內容等用詞輕佻、低俗,打色情擦邊球;一些營銷號發佈小廣告,引誘用戶跨平台做違法違規交易……昨天,人民日報曝光了語音平台“連麥”的亂象。

青年一代的聽覺,正在被各種語音平台瓜分。音頻直播包括電台直播、個人直播間、模廳直播等模式,脫口秀、唱歌、玩遊戲、情感交流等都在其中。每個人每天有多少時間不方便用眼睛?根據喜馬拉雅的調查是“超過8個小時。”而有些平台上的活躍用戶平均每天會花155分鍾在平台收聽節目,占了“8小時”近三分之一的時間。

時下,不少音頻平台以自己獨特的內容吸引著用戶。一項調查顯示,2018年中國網絡音頻節目聽眾呈現明顯的年輕化、高質化、高知化、白領化趨勢。獲得獨享、高品質內容分別以35%和32%的占比,成為網絡聽眾付費的主要原因,除了知識與技能外,不帶實用意義的精神愉悅也是用戶付費的主要動力。

因此,對音頻平台不能一棍子打死。但如何規範語音平台,治理某些亂象,的確需要強而有力的監管。不久前,國家網信辦會同有關部門針對網絡音頻亂象啟動專項整治行動,依法依規對吱呀、Soul、語玩、一說FM等26款傳播曆史虛無主義、淫穢色情內容的違法違規音頻平台,分別採取了約談、下架、關停服務等階梯處罰,對音頻行業進行全面集中整治。這是公眾期待的。

一段時間以來,對於視頻傳播需嚴格監管,大家已達成了共識。事實上,音頻的傳播影響同樣不可忽視。音頻直播與視頻直播的最大區別在於: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親朋好友都不知道自己在直播,這樣更有可能導致主播信口開河。

要像監管視頻平台一樣監管音頻平台。集中整治當然需要,但繼之以常態化監管,語音平台才可能被帶上正道。

秦丹/文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