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病房裡多看了一眼 陌生奶奶出錢出力幫助腦癌女童
2019年08月23日08:03

原標題:只因病房裡多看了一眼 陌生奶奶出錢出力幫助腦癌女童

  生病前的柔柔活潑可愛。小圖為許紅嬰給柔柔上課。

“兔奶奶,我想你了。”21日,7歲患癌女孩柔柔從山東濰坊老家跟遠在北京的許紅嬰奶奶發起了微信聊天,一聊就是二十多分鍾。柔柔給許奶奶彙報了這兩天家裡的生活情況,吃了什麼好吃的,學了什麼拚音等等,還用英語給奶奶唱了首歌……把奶奶樂得哈哈大笑。祖孫倆一邊聊一邊發了很多擁抱和親吻的圖片和表情包。這通聊天讓許紅嬰心頭暖暖的,這段時間她一直記掛著柔柔的學習和身體狀況。

其實,柔柔和許奶奶並非親祖孫,兩人甚至非親非故曾經素不相識。她倆之間的故事要從一年多前講起……

紫牛新聞記者 楊誌敏 見習記者 艾陸琦 受訪者供圖

相識相助

絕望母女,遇上了熱心陌生人

2018年7月4日是許紅嬰第一次見到柔柔的日子。那天,她去首都醫科大學三博腦科醫院探望一位患癌的老友,注意到了病房裡的竇豔茹(化名)母女。當時竇豔茹坐在病床上,懷裡抱著的柔柔虛弱消瘦,有一雙不對稱的大眼睛,竇豔茹抱著她時一動不動,宛如一尊雕塑,臉上那種絕望的神情深深地刺痛了許紅嬰。

後來朋友告訴她,這個小女孩還不到七歲,患了腦癌,病得很嚴重,有時能在淩晨三四點聽見她化療後因為難受而發出的輕聲呻吟和啜泣——那是孩子怕打擾其他患者休息而強忍卻又忍不住的聲響。柔柔的乖巧懂事讓許紅嬰心疼,得知一個療程結束後柔柔就要出院回家,許紅嬰加了竇豔茹的微信,準備寄個娃娃給柔柔逗她開心。

收到娃娃後的竇豔茹給許紅嬰發了微信道謝,許紅嬰也在和她的聊天中得知了柔柔的病情和她們面臨的困境。為了幫助柔柔,許紅嬰自己出錢通過中介聯繫到了美國的專家做書面會診,又陪著竇豔茹帶柔柔前往北京世紀壇醫院,和醫生溝通治療方案,其間她還墊付了柔柔不少的醫藥費和生活費。

得知竇豔茹和柔柔住的公寓環境差、人多、租金高昂,許紅嬰把母女二人接到了自己家裡,每天做營養飯菜照顧她們。柔柔化療住院的時候,許紅嬰還經常去醫院給孩子送飯。治療間隙竇豔茹帶著柔柔回山東老家,發現家裡的冰箱壞了沒辦法存放藥物,許紅嬰得知後從網上訂了冰箱送到竇豔茹家裡,並且自己在北京重新買好藥親自送去。

不幸遭遇

小女生6歲時患病,情況嚴重幾經手術

還不到8歲的柔柔臉上常帶著微笑,雖然因病左眼始終無法閉合,但她的眼睛清澈明亮,絲毫看不見病痛帶來的沮喪。孩子媽竇豔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柔柔出生於2011年10月25日,是山東濰坊臨朐縣人。在患腦癌前,柔柔是個非常漂亮活潑的小女生。

竇豔茹現在是一位單親媽媽。當年她護校畢業後,沒去做護士,夫妻倆在丈夫老家沂蒙山區一起經營一個門市部,育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後來生活出現一些變故,二人離婚了。小女兒柔柔歸父親撫養,大女兒跟著竇豔茹,但事實上兩個女兒一直沒有離開母親身邊。

2018年初,6歲的柔柔出現無規律嘔吐,當地的幾家醫院診斷是腸胃炎,但治療了一段時間後,孩子仍然喊脖子疼,接著又出現了走路不穩的情況。

2018年5月13日,柔柔突然昏迷,竇豔茹和前夫帶著柔柔連夜趕到北京天壇醫院,醫生診斷柔柔患了腦部髓母細胞瘤,並且已是惡性程度極高的四期,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讓兩個大人都手足無措。

5月14日,柔柔接受了腦室腹腔引流手術,5月16日又接受了腦瘤切除手術。手術後,柔柔身上又出現了併發症,右臉面癱,左眼可能終身無法閉合。

孩子生父“變臉”,單親母親獨自扛下去

柔柔在北京治療期間,竇豔茹和前夫無法正常工作,全日照顧重病的柔柔。住院治病費用高昂,很快他們用完了所有的積蓄,還借了很多債。沒有辦法,兩人只能賣房救女。房款一部分被柔柔的父親拿走還債,剩下的繼續給柔柔治病,但很快,兩人又捉襟見肘。面對接下來漫長的化療和放療,柔柔的父親選擇了放棄。在多次爭吵後,柔柔的父親將竇豔茹拉進了手機黑名單,不願意再露面。無奈的竇豔茹不得不獨立扛起孩子的治療費用。

那段時間,竇豔茹帶著柔柔在首都醫科大學三博腦科醫院做化療,柔柔術後面癱了,右眼睛閉著左眼睜著,即便睡覺左眼也無法閉上。

看著女兒容貌的改變,竇豔茹心痛萬分。而柔柔看著她,笑著說:“媽媽沒關係,我不記得我以前長什麼樣子了。”原來女兒什麼都知道!想起柔柔每次化療後都會強忍難受,露出微笑的表情,竇豔茹決定,無論再苦再難也要讓孩子活下去。

2019年3月,柔柔病情突然加重,在ICU病房住了二十多天才穩定出院。5月份,竇豔茹帶著柔柔回了山東去找前夫拿孩子的生活費,卻被前夫和他姐姐趕了出來,柔柔的化療藥被扔在地上……

再伸援手

得知母女仨困境,把她們都接到了北京

在竇豔茹一籌莫展的時候,14歲的大女兒銳銳把情況通過微信告訴了一直幫助她們的奶奶許紅嬰,向她求助。那時距離柔柔下一次治療時間還有幾天,竇豔茹決定當晚直接去北京。

許紅嬰知道情況後,主動和竇豔茹取得聯繫,第二天淩晨五點多去了北京西站火車站,把她們接回了家,不僅如此,在瞭解到銳銳因為家中的變故無人照顧而輟學後,許紅嬰又把銳銳也接來了北京,讓母女三人團圓。

在孩子們面前,竇豔茹總是表現得很堅強,但現實的壓力讓她在獨自一人時也會情緒崩潰,柔柔反複的病情和未來漫長的治療是懸在她心頭的一塊重石,這時許紅嬰總會陪在她身邊安慰她。“許阿姨常常告訴我,作為媽媽一定更要堅強勇敢,不能倒下,作為榜樣教她們面對生活。看到快七十歲的老人這樣幫助我們,我特別感動,每次我說到要回報時,許阿姨就說,以後有機會你也這樣幫助別人就行了。”

天氣好的時候,許紅嬰和竇豔茹會帶著兩個孩子出去走走,她們的足跡印在北京的頤和園、動物園、海洋館里,曾經害怕來北京治病的柔柔現在嘴角總是掛著笑。柔柔和許紅嬰的年齡差了整整六十歲,都屬兔,許紅嬰總是開玩笑說她是“小兔子”,柔柔就調皮地喊她“兔奶奶”,兩人親如祖孫。

為未來做打算,“兔奶奶”給孩子上課

由於柔柔患病是在上學之前,因為治療耽誤了小學入學。隨著柔柔的病情穩定,許紅嬰和竇豔茹商量:現在醫療技術越來越進步,柔柔並非完全沒希望治癒,我們要把柔柔當成健康的孩子對待,不能讓柔柔輸給同齡孩子。許紅嬰買來書本文具和教材光碟,自己在家裡教柔柔功課。許紅嬰曾在美國生活過不少年,她還發揮優勢,教柔柔學習簡單的英文。“我們不會像在學校里那樣固定地教課程,而是邊玩邊學,把知識融進故事里。”

許紅嬰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自己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告訴柔柔,她的病是可以治好的,恢復健康後路還很長,要和普通孩子一樣學習。

令許紅嬰驚喜的是,雖然身患重病,但柔柔聰明好學,掌握知識很快。柔柔病情穩定後又恢復了活潑好動的本色,有一次祖孫三人出門逛街,柔柔看到商店裡擺放了很多樂器,便樂得手舞足蹈,對著其中的架子鼓一通亂敲。許奶奶注意到這一細節後,便記在心裡。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下一步打算在合適的時機,給柔柔買一台架子鼓。

許紅嬰對柔柔的姐姐銳銳也很關心,家庭的變故對14歲的銳銳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她初二下半學期就輟學了。許紅嬰把銳銳也接到北京,為她聯繫了心理老師進行疏導,還為她聯繫學校,讓銳銳重返校園。

就在最近,許紅嬰還從朋友家裡搬來了一把舊古箏,準備教銳銳練琴,許奶奶的疼愛和良苦用心,銳銳都看在眼裡,久違的笑容又回到了女孩臉上。

雖然目前柔柔還有漫長的治療過程,但許紅嬰用行動給了竇豔茹母女三人希望,“未來無法預測,我能做的就是幫助柔柔有時間多看看這個世界,生活很長,一定會好起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