託管所兇案3死1傷:兇手疑有吸毒史 幕後老闆成謎
2019年08月23日12:19

  原標題:兩名女大學生的致命兼職:兇手疑有吸毒史,幕後老闆成謎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毫無徵兆,一切如常。

  肖瀟和韋琳(均為化名)既是大學同班同學,又在同一家託管所勤工儉學——這家託管所設立在江西南昌青山湖區佛塔魏村一處民宅內。

  8月15日下午,肖瀟告訴男友,她的外賣APP賬號會員過期,然後用男友的賬號點了一份外賣。久等不來,她給男友發微信:外賣怎麼還沒到?這也是她發給男友的最後一條微信。

  韋琳和肖瀟同吃同住,可謂形影不離。8月16日早上,韋琳還更新了一條朋友圈動態。

  或許不到一刻鍾,禍從天降。二人以及託管班一名8歲男孩倒在血泊之中,另有一位7歲男孩腦部受重創,目前仍在ICU接受治療。

韋琳(左)、肖瀟(右)與母親合影  圖/遇害者家屬提供
韋琳(左)、肖瀟(右)與母親合影 圖/遇害者家屬提供

  狠下毒手的是房東。從警方和家屬披露的信息看,房東魏某福以冰箱壞了需要幫忙為由,先後叫兩個女孩到二樓,持刀將其殘忍殺害。後又騙託管所的孩子上樓,分別為8歲、7歲的男孩喻飛和小凡(均為化名)隨即慘遭厄運。

  行兇兩小時之後,魏某福投案自首。警方向家屬透露,魏某福自稱殺害了四個人——兩個女老師和兩個小孩,原因是“和老婆吵架”、“追債沒追回來”。

  多位本地村民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魏某福曾長期吸毒,“全村人都知道”,前妻也因此與之離婚。引發村民議論的,還有託管所老闆趙某“無證開輔導班”的背景。

  致命兼職

  “一個月前,我見過那個兇手,他是輔導機構所租房子的房東。”肖瀟和韋琳的大學同班同學薛青告訴中國新聞週刊。

  肖瀟很早便在這家距學校約半小時車程的“知明教育輔導機構”當老師。暑假前,她會在週末給孩子輔導作業。暑假後,她決定不回家,留在託管所兼職掙錢。韋琳則是8月份初到。

  “她倆家境都不算好,不然怎麼會想留在那打工。”薛青說。

  臨近大四,班里同學都忙著找實習。作為班委的薛青問過肖瀟:“這個私人的輔導班,能給你開實習證明嗎?”肖瀟表示不清楚。

  “如果當時勸她不要留在那裡就好了。” 薛青和肖瀟關係很好。因為不放心,他還親自去輔導機構看過。

  那是一個三層的民宅,房東魏謀福是一個50多歲、不大與租客打交道的獨居男子,自己住在三層,一層全部租給輔導機構。事發時,肖瀟和韋琳就住在和教室同在一層的帶獨衛的房間。

出事房屋一層平面圖/薛青供圖
出事房屋一層平面圖/薛青供圖

  今年7月份,薛青去輔導班找肖瀟時見過魏某福。“話很少,很孤僻的樣子。”薛青回憶道。

  直到肖瀟遇害,薛青才從遇害者家屬和村民口中聽說,這個房東“長期吸毒販毒”“他老婆就是因為他吸毒與他離婚”“因為吸毒差點把自己兒子都殺了”“殺人的動機就是吸毒過量後出現幻覺”……

  但這些議論被警方否認。兇案發生兩天后,8月18日,南昌警方發通報稱兇手魏某福已投案自首,“經查,魏某福無犯罪前科,尿檢呈陰性”。遇害女孩韋琳家屬曾告訴紅星新聞,警方初步確認犯罪嫌疑人無吸毒史,無精神病史。

  消失的老闆

  事發至今,託管所的老闆趙某始終沒有露面。中國新聞週刊多次致電未能撥通。遇害者家屬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孩子出事之後,趙某未曾打一個電話、發一個信息表示歉意或者安慰。

  目前,還在ICU接受治療的7歲男孩小凡的父母也對媒體表示,孩子的救治已經花費7萬餘元,託管班的老闆從未給過說法,他們認為趙某同樣應該為此事負責。

  趙某創辦的這個名為“知明教育輔導”的機構,本質是一個託管所,下設兩個託管班。村里的小學放學很早,“一點多就下課了,家長要上班要幹活的,咋辦?託管唄。”有村民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這家輔導班規模不算小,就在小學對面,一般有20多個小孩在此託管。

  即便這類託管班在不少小城市、城鎮被認為是滿足現實需求的存在,但缺乏資質、管理混亂的安全隱患,在這起3死1傷的託管所兇殺案中一覽無餘。

  遇害者家屬質疑,魏某福家附近租客都知道他性格乖戾,且有吸毒史,因此租房都避著他家,趙某開託管所怎麼偏偏選在魏某福的房子裡?

  不過,有村民表示,家長對託管所是否有合法的資質並不在意,甚至房東魏某福的吸毒傳言。據津雲新聞報導,該託管所暑期20天的“課程”,收費1500元,這在當地並不算便宜。但是,有大學生能輔導小孩功課、位置優越方便接送……這些足以淡化某些憂慮。

  中國新聞週刊在天眼查等企業查詢軟件並沒有查到這家培訓機構的相關資質,也沒有查到用趙某姓名設立的公司。

  受害者家屬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趙某是南昌某稅務局的公務員,已在稅務系統內工作十餘年。中國新聞週刊注意到,在中國知網的論文庫里,的確有趙某署名文章,單位寫明是“南昌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地方稅務局”。

  但這個趙某是否為涉事的託管班老闆趙某,目前尚未得到官方確認。

  疑雲

  在警方未出詳細通報前,案件的疑雲籠罩在痛苦、憤怒的受害者家屬心中。

  兇手的殺人動機是什麼?警方稱魏某福當天的尿檢並未顯示毒品反應,精神病史也被排除,一時間小村莊內流言四起。

  兩個遇害女孩的同學表示,她們與房東魏某福素無恩怨。薛青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韋琳剛來兩週,肖瀟住的時間比較久,與房東打照面也不多。且肖瀟是一個理性、處事有分寸的女生。平日裡,需要與房東就水電費等問題交涉時,她一定會提前跟老闆趙某報備,然後再由趙某與魏某福溝通。

  因此,熟悉她的同學認為,魏某福殺人絕對不是由於跟託管班老師、學生的糾紛。

  遇害者家屬則從一些辦案人員處得知,魏某福殺人疑是“為了製造社會轟動”。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研究犯罪心理學的教師張廣宇認為,犯罪動機非常複雜,需要多項證據互相印證才能做出較準確的推論,“有時候,就是嫌疑人的說法,也可能是藉口。”

  儘管警方未公佈犯罪嫌疑人具體的作案動機,但從現有信息看來,魏某福的行為在大眾認知中屬於“極其惡劣”。北京澤博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即便有自首情節,但魏某福不大可能獲得輕判。“精神病史需要此前有鑒定,此外,即便他是由於吸毒導致幻覺而殺人,這類情況與醉酒一樣,起因可以自行操控,不能因此減免罪責。”

  在肖瀟父親的微信相冊里,有一張妻子捧著鮮花的照片,那是女兒用第一次獲得的獎學金,給媽媽買的母親節禮物。如今,女兒慘遭不幸,白髮人送黑髮人。

  “我們家屬的訴求就是要重判兇手,同時要求託管所的老闆進行民事賠償,還有,相關部門一定要堅決取締這種(沒有資質的)機構,不要再有人受害了……”肖父對中國新聞週刊說。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