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退信號接連出現 特朗普慌了:一週三次炮轟美聯儲!
2019年08月23日14:21
資料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資料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原標題:經濟衰退信號接連出現,特朗普慌了:一週三次炮轟美聯儲,降息!降息!降息!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特朗普又“開炮”了,這次還是“老對手”美聯儲。

  當地時間週四,美國總統特朗普再度攻擊美聯儲,並把德國發行負收益率債券用作批評美聯儲的理由。

  “德國發行30年期債券,收益率為負,”特朗普推特上寫道。“德國與美國競爭。我們的美聯儲不允許我們做我們必須做的事情。他們讓我們在競爭中處於劣勢。”

  “他們行動就像流沙一樣。”特朗普稱,“奮起抗爭,要不然回家呆著!”

  這已是特朗普一週內第三次炮轟美聯儲。

  事實上,特朗普的確心急如焚。數據顯示,今年美國經濟增長預計將放緩至2.4%,距離他之前許下的3%的承諾相去較遠,而經濟衰退的跡象卻接連出現。

  又一衰退跡象:製造商新訂單創10年來最大降幅

  北京時間22日晚間,美國公佈了8月的Markit製造業PMI,美國8月Markit製造業PMI初值為49.9,為2009年9月以來首次跌至50下方,預期為50.5,前值為50.4。值得注意的是,如果Markit製造業PMI初值在50下方,則說明美國的製造業在萎縮。

  IHS Markit經濟學家蒂姆·摩爾(Tim Moore)在數據發佈後表示:“隨著新出口銷售下滑速度創2009年8月以來最快,顯示出製造業企業持續受到全球經濟放緩影響。今年8月企業對未來一年的預期變得更加悲觀,企業增長預測的持續下滑表明,未來幾個月,企業在支出、投資和員工招聘方面可能會更加謹慎。”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注意到,製造業曾是特朗普政府期間最繁榮的行業之一,但特朗普自己挑起的貿易摩擦讓關稅大漲,讓美國的製造業處於不利位置。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的數據也顯示,7月份美國製造業活動放緩至近三年來的低點。

  Markit這項最新的調查顯示,製造商收到的新訂單遭到10年來的最大降幅,同時數據還顯示,出口銷售也降至了2009年8月以來的最低水平。摩爾表示,“最新的數據最令人擔憂的方面是新業務增長放緩至10年來的最低水平,這是由整個服務業的動力急劇喪失所驅動的。因為美國國內和國際上較為疲軟的增長預期導致企業收緊預算,接受調查的受訪者提到了企業支出疲軟帶來的‘逆風’。”

  Markit稱,由於人們對需求前景的擔憂,製造商本月將繼續減少庫存。該機構還表示,美國整體商業活動增長也跌至三個月的低點,8月經季節性因素調整的IHS Markit綜合PMI產出指數降至50.9,表明美國私營部門商業活動增長率“再度放緩”。

  花旗集團前全球外彙主管、深數宏觀(DeepMacro)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傑弗瑞·楊(Jeffrey Young)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8月的製造業PMI低於預期,但其中值得關注的是服務業PMI的下滑。全球製造業一直處於疲軟狀態,而由於製造業與全球緊密相關,因此美國製造業PMI的下滑並不令人驚訝。然而,服務業與美國經濟的相關性更大,所以服務業的PMI下滑才是更令人擔憂。我們的數據顯示今年三季度美國的GDP將增長2%,最近市場的共識也從之前的2.6%下降至了2.1%,我們認為市場的共識將繼續下降。”

  美聯儲還降息嗎?美國地區聯儲行長排著隊反對

  今年年初以來,全球至少有26個國家央行先後宣佈降息,降息陣營不斷擴大。7月31日,美聯儲宣佈下調聯邦基金利率25個基點至2%-2.25%,是2008年12月以來美聯儲的首次降息。

  在美聯儲不出意料地降息25個基點之後,市場一直預期美聯儲會採取進一步的降息措施,但當地時間週三美聯儲公佈了7月的會議紀要。這份會議紀要無疑給市場潑了一盆冷水。

  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官員對7月是否降息及降息幅度存在分歧,有幾位官員傾向於維持聯邦基金利率不變,認為美國實體經濟繼續向好;另幾位官員傾向於在該次會議上降息50個基點而不是25個基點。雖然美聯儲宣佈降息,但多位決策者認為此舉不應被視為未來降息有“預先設定的路線”的跡象,認為重點是保持加息或是降息的“可選性”。

  美聯儲在發佈了會議紀要後不久,2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再次短暫倒掛。當日晚間,這兩個市場最關注的美債收益率在不到10天的時間內又出現第3次倒掛。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將於當地時間本週五在傑克遜霍爾的全球央行年會上發表講話,他也面臨著澄清美聯儲目前在政策立場上的壓力。市場人士也正在紀要中尋找美聯儲貨幣政策的路徑,即美聯儲是只會降息幾次,還是更長的降息週期開始。

鮑威爾(資料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鮑威爾(資料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堪薩斯城聯儲行長艾斯特·喬治(Esther George)和費城聯儲行長帕特里克·哈克(Patrick Harker)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他們認為在本月初降息25個基點後,目前沒有理由進行更進一步的降息。

  艾斯特·喬治指出,“由於失業率非常低,工資在上漲,通脹率接近美聯儲2%的目標,我認為相對於要求我們完成的任務來說,我們處於一個有利的位置。”需要指出的是,艾斯特·喬治也是本月初投票反對降息25個基點的兩位美聯儲成員之一,另一位是波士頓聯儲行長羅森格倫。羅森格倫在上週接受採訪時也表示,9月18日的FOMC會議降息與否,需要等待更多的經濟數據。與此同時,帕特里克·哈克也表示,美聯儲應該再等“一段時間”再調整貨幣政策。

  芝商所的“美聯儲觀察”工具顯示,上述兩位聯儲行長的言論發表後,聯邦基金期貨市場認為美聯儲在9月18日的FOMC會議上再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已經從不到24小時前的97.3%降至了90%。

  傑弗瑞·楊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採訪時還表示:“如果我們看看之前的兩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和耶倫過去對待經濟增長放緩採取的措施,就可以看出他們對降息反應確實有點晚了。然而,美聯儲確實已經在今年1月份就發出了轉向寬鬆貨幣政策的信號,因此市場早在年初時就已經有了對美聯儲降息的預期。美國經濟目前處於適度增長和低利率的平衡狀態,但由於全球的通脹水平較低,衰退也有可能發生。”

  特朗普一週三次炮轟美聯儲:降息!降息!降息!

  特朗普有理由感到鬱悶。儘管推行了一系列提振舉措,但是今年美國經濟增長預計將放緩至2.4%,距離他之前承諾的3%還有一段距離。

  誰是罪魁禍首,在特朗普心中當然是美聯儲。在他心裡,美聯儲永遠是美國經濟增長的唯一阻礙,而鮑威爾則是那個“不會推杆的高爾夫球手”。

  本週一,他在推文中重申,他認為美聯儲應該在短時間內將基準利率下調100個基點,即降息1%,同時還可以考慮再採取一些量化寬鬆舉措。“如果美聯儲這麼做了,那麼美國經濟會變得更好,同時全球經濟將獲得迅速且大規模的提振,”特朗普寫道,“對每個人都好!”

  在推文中,他還指責美聯儲和鮑威爾“極其沒有遠見”。

  週三,美聯儲公佈的7月會議紀要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鴿”。

  果然,當天特朗普連發推特對美聯儲進行抨擊,“昨天,美元達到美國曆史上最高水平。沒有通貨膨脹。醒醒吧,美聯儲”。“我們面臨的唯一問題就是鮑威爾和美聯儲”。

  週三德國嚐試在招標中發售20億歐元的零息債券。最終未能獲得預期的需求,投資者購買了8.24億歐元,平均收益率為-0.11%,創曆史新低。此次發行代表德國政府融資成本低廉,但更重要的是證明了歐洲經濟的疲弱程度。

  而這也成為特朗普攻擊美聯儲的素材,週三,在看到德國首次以零票息發行超長期債券後,特朗普立即點讚,並點名“美聯儲在哪?”

  週四特朗普更是在推特上寫道,“德國與美國競爭。我們的美聯儲不允許我們做我們必須做的事情。他們讓我們在競爭中處於劣勢。”

  據媒體報導,面對總統一次又一次的點名批評,鮑威爾此前曾表示,自己不會成為總統的替罪羊,並一再表示,美聯儲是獨立的,如果特朗普試圖解僱他,他不會悄悄離開。

  至於特朗普對美聯儲的影響,據北京商報報導,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孫傑認為,這個影響比較微妙,直接影響應該沒有,但由於特朗普比較能折騰,對全球貿易產生影響,從而可能間接影響美聯儲政策的製定,會議紀要裡面就提到了關於貿易的不確定性。

  記者 | 蔡鼎 編輯 | 何小桃 謝欣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