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內外壓力 鮑威爾可能維持“週期內調整”說法
2019年08月23日14:32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FED)主席鮑威爾參加今年傑克森霍爾全球央行總裁會議時,身陷兩種壓力之間:聯儲內部對於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貨幣政策看法不一致,而外部要求採取更多降息行動的壓力卻在不斷增大。

  面對這種局面,鮑威爾週五在會議上發表主旨演講時不太可能發出與上月相差很大的信息。美聯儲上月採取了10年來的首次降息行動,會後鮑威爾表示:這次行動是“週期內的調整”,並非一輪降息週期的開始。傑克森霍爾經濟政策年度研討會由美國堪薩斯城聯邦儲備銀行主辦。

  他可能會同意,貿易緊張局勢可能會加劇全球經濟放緩並最終使美國進一步降息成為必要。自7月30-31日的美聯儲政策會議以來,貿易緊張局勢已經升級。

  但預計鮑威爾也會力圖避免給外界留下他屈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債市壓力的印象。特朗普一再抨擊他不進一步放寬政策,而債市投資者似乎在大力押注美聯儲最終會這樣做。

  “我們不能排除今年的傑克森霍爾會議會像過去幾年那樣,出現政策又發生根本轉變的情況,”瑞銀分析師在本週稍早的研究報告中寫道。“但更有可能的是,鮑威爾將會又就風險管理髮表演說,試圖向鴿派立場靠攏,但不會承諾採取委員會可能不會同意的大膽舉措。

  自去年8月的傑克森霍爾全球央行年會以來,鮑威爾在政治和經濟上所面臨的處境益發艱困。

  特朗普不斷加大對美聯儲和鮑威爾的抨擊。而鮑威爾是由特朗普在2017年底欽點執掌美聯儲的人選。

  上週特朗普怒斥鮑威爾“無知(clueless)”,並敦促美聯儲降息100個基點來提振美國經濟。

  一些美聯儲決策者指出美國失業率低到接近50年低點、消費者支出強勁及其他經濟數據樂觀,均是美聯儲按兵不動的原因。

  但隨著特朗普減稅及增加政府支出的刺激效應減退,經濟放緩下來;而由於白宮貿易政策結果益發不確定,企業信心及支出也已下降。

  鑒於貿易戰和其他經濟發展已使從德國、土耳其到澳洲等許多國家的經濟成長放緩,多家央行已降息因應,建立起美聯儲恐難逆勢對抗的國際趨勢。

  鮑威爾在美聯儲內部的同僚對如何繼續行動還完全沒有共識。鮑威爾促成多數具投票權的委員支持上月的降息行動;但週三公佈的會議記錄顯示,政策製定者最終決定將指標利率下調25個基點所遭到的反對,超過了7月31日會議結束後宣佈的8比2投票結果所反映的情況。

  鮑威爾夾在其間,可能選擇停滯不動。

  “(鮑威爾)不希望以降息100個基點來個出其不意...(他希望)以世界上人人都能看到、預料到、準備好的方式,井然有序地實現寬鬆。”經營顧問公司MacroPolicy Perspectives、且密切關注美聯儲的Julia Coronado表示。

  反饋循環

  鮑威爾還面臨去年傑克森霍爾會議後出現的其他問題。

  在貿易方面,他面臨的難題是:如果他降息,以抵消特朗普政策帶來的不確定性,那麼特朗普可能會採取更強硬的立場,給市場和企業製造更多不確定性,導致美聯儲需要進一步降息。

  最近,一個追蹤全球貿易不確定性的指數大漲,推高全球整體不確定性。過去,這種情況曾是經濟衰退的前奏。

  “如果美聯儲應特朗普的要求降息,股市壓力將得到緩解,”斯坦福大學經濟學教授Nicholas Bloom表示。Bloom是政策不確定性指數的作者之一。

  “中央銀行無法真的為潛在的貿易戰提供保險。”

  市場也形成了一個難以掌握的反饋環路。上週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後逆轉,然後週四又再次倒掛,加深投資者對經濟衰退將至的擔憂,而儘管一些美聯儲官員警告不要過度解讀長期借款成本下降信號,但另外一些美聯儲官員卻說這不容忽視。

  高盛分析師哈哲思(Jan Hatzius)本週撰文指出,在經濟數據明確顯示進一步放鬆政策不合適之前,美聯儲和債市之間的反饋環路可能不會打破。”

  在去年的傑克森霍爾年會上,鮑威爾試圖從根本上重新設定美國貨幣政策預期,轉為依數據而動,而非基於理論模型。但今年的主要挑戰在於,數據本身便給出不一致的信號。

  “部分問題在於,美聯儲已經將政策透明度和指引提升到頗高的程度,當美聯儲處於情勢極不確定,且很難給出指引的局面時,市場將會不知所措,”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教授奧伯斯法爾德(Maurice Obstfeld)稱。“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