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伯倫16個月康復之路:令到我更強大
2019年08月23日02:10

張伯倫
張伯倫

  2018年4月25日,利物浦主場迎戰羅馬,打響2017/2018賽季歐聯4強首回合比賽,戰果令人鼓舞:紅軍5-2大勝羅馬。但是德國教練高普J.Klopp卻在比賽中折損一員大將——張伯倫(A.Oxlade-Chamberlain)。他的傷病狀況原比他起初預期的嚴重,而康復過程的曲折也超過了他的想像。但是他沒有放棄,沒有在半途崩潰,而是堅定地走完了這條康復之路,他在聖瑪麗球場的笑容就是最好的證明,因為「無法擊敗我的,終將讓我更強大」。《入球網》利物浦跟隊記者尼爾-鍾斯就用自己的筆觸紀錄下了這16個月的曲折與坦途……

  對於張伯倫來說,這是一段漫漫長路。他的傷勢「是這種病最嚴重的情況」,但他現在正努力重新開始他的晏菲路生涯。

  利物浦作客2-1戰勝修咸頓,而張伯倫也毫無疑問地可以帶著笑容離開聖瑪麗球場。即使是在賽季的這個階段,利物浦帶走的這三分也非常重要,而對於這位英格蘭國腳來說,它的意義不止於此。

  16個月。經歷了多少白日漫漫和黑夜至暗,遭受了多少手術之痛和挫折磕絆,捱過了多少質疑冷眼和憂慮不斷。他終於重新回到了綠茵場上。

  提起這場2018年4月後的首次聯賽正選,張伯倫說道:「這就是你所想念的。」而高普也在賽後對他的表現做出了點評:「非常的出色。」

  張伯倫走過了一條漫漫長路才最終站到這裡。換成其他意志稍薄弱者,面對如此嚴重的傷病,如此艱辛的康復過程,可能早已崩潰在半途中。

  2018年4月25日,歐聯4強首回合比賽,利物浦5-2大勝羅馬,但是陣中大將張伯倫在鏟斷高拿洛夫A.Kolarov時,不慎被塞爾維亞人撞到右膝,隨後倒地不起。張伯倫形容這個傷病為「傷病中的傷病。」

  當晚,他嘗試著繼續比賽,但是心中隱約感覺到情況可能不太對。起初,他擔心自己的2017/2018賽季要提前結束了。他躺在利物浦更衣室中,一邊傾聽著球場上紅軍將士一次次攻破羅馬鬥士球門的消息傳來,一邊在想自己要傷缺多久。可能……一個月?或許……六個星期?

  可他甚至無法用右腿支撐著自己站起來,患處便疼痛如此。幾天后,利物浦隊醫安迪-馬西給出了最終的診斷結果,一個全面而毀滅性的結果。

  張伯倫前交叉十字韌帶撕裂,外側副韌帶撕裂,內側韌帶損傷、外側膕繩肌從骨頭上脫落。醫生告訴他,這是這種傷病最嚴重的情況。

  這條消息被球會封鎖,以防媒體知曉後分散注意力。但是張伯倫清晰地記著隊友們的反應。占士米拿J.Milner,利物浦陣中最不多愁善感的球員,也啞然無聲。

  張伯倫說:「(米拿)他抱住了我,這讓我心緒翻騰。」

  一週後,他在倫敦克倫威爾醫院完成了手術。外科專家安迪-威廉斯對他的前交叉十字韌帶進行了完全重建,並從他的內側肌腱中取出來11釐米,修復他的膕繩肌。

  康復之路,從此開始。

  張伯倫撐住枴杖跟隨利物浦來到了基輔,2017/2018賽季歐聯決賽的現場,但最終利物浦1-3輸給了皇家馬德里。

  兩天后,他的隊友們或去渡假或回國報導,備戰世界盃。而張伯倫卻回到了利物浦梅爾伍德基地。

  日子漫長又無時無刻不疼痛。

  受傷球員的生活很不尋常,「重覆」和「自我懷疑」兩詞貫穿前後。張伯倫前6個星期一直都要靠枴杖行走,但是每天也都在進行康復。他可以開始游泳,可以進行負重訓練,可以在健身車上進行長時間的訓練,最後汗流浹背。

  在柴郡的家裡,他總是隨身背個背包,免得不必要的來回走動——「就像是在自己家裡野營一樣」——並且他還在床上度過了許多不舒服的夜晚,他很想上廁所,但是又不想吵醒自己的女友。

  「我總不能在淩晨4點把我女友叫醒說,‘能幫我起來上個廁所嗎?’。」

  有時候他也會回到倫敦,他和女友在那裡也有一所房產,而他也可以和一位前阿仙奴理療師一起進行康復訓練。

  利物浦為長期病號們提供了更為靈活的選擇,他們也意識到梅爾伍德基地的單調乏味並不總是有利於球員們的精神狀態。

  利物浦小將賴恩-布魯斯特也成為了張伯倫的「難兄難弟」,共同進行康復訓練,他也同樣得到了特許。其他利物浦球員則被送到美國佛羅里達州或者阿聯酋杜拜換換環境。

  張伯倫的母親溫迪也是一位理療師。而她的兒子無疑是個充滿好奇心的病人,他會在家裡花時間做研究,然後拉著和他病情相似的病友問問啥情況,他的前阿仙奴隊友贊堅臣就是其中之一。而利物浦的理療師們也被張伯倫的問題問得注意力時常分散。

  其中一人成為了他康復過程中的關鍵人物——里奇-帕泰利奇。這位愛爾蘭人曾效力利物浦八年,但期間只為紅軍一線隊出戰過3次,但是他現在是利物浦康復團隊的重要一員。

  據球會的消息,帕泰利奇是張伯倫在康復期間的「副手」。帕泰利奇每天都查看他的情況,甚至跟隨他去希臘、杜拜和美國渡假,所以張伯倫的康復情況仍然可以得到球會的監測。

  去年8月份,張伯倫又接受了一次膝蓋手術,以提高膝蓋及其周邊肌肉的靈活性。這台手術的錄像現在還存儲在張伯倫的手機里,但據多位看過的人表示,這段錄像相當可怕。

  但手術也確實起到了作用。到了去年12月,張伯倫回到了梅爾伍德,並且能在戶外進行跑動,他還在Instagram上發佈了一條動態來紀念這一天。到了2月,他就做好了和隊友合練的準備。他的第一次跟隊訓練是在西班牙馬貝拉,一週後,又回到了默西賽特郡,他還記得隊長軒達臣對他回歸的「歡迎」——在一次小場比賽中突然嚇了他一下。

  但是他之後又遭到了一次挫敗,險些葬送之前的努力。

  那天,張伯倫被選中跟隨利物浦U23隊作客挑戰打比郡U23隊。而高普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張伯倫在訓練中表現得很好,並暗示他可能成為球隊關鍵衝刺階段的重要一員。

  興趣當然很高漲,但是就在比賽的前一天,張伯倫覺得自己的右腿膕繩肌發緊,而這正是當初安迪-威廉斯醫生為其進行重建的部位。經過掃瞄後,利物浦隊醫並未發現任何症狀,但是張伯倫在前往打比郡的路上,心中仍惴惴不安。而這一天,也被張伯倫形容為「噩夢」。

  比賽只進行了幾分鐘,他就覺得膕繩肌發緊,他應該馬上就離場的。但是當天的比賽吸引了大批觀眾和記者,為了避免負面的新聞報導,張伯倫堅持到第41分鐘才下場。

  在回更衣室的路上,他向默西賽特郡的記者們豎起大拇指——表示自己狀況很好,但他心裡清楚,有些地方又出問題了。

  膕繩肌一級損傷。這意味著他又要進行一週的康復訓練,繼續回到健身房和游泳池,張伯倫形容道:「這種感覺就像是剛出獄,然後又得再進去。」

  高普事後也承認,他在公開場合這樣帶著誇耀情緒地提起張伯倫的康復情況對事情沒有起到任何幫助。他表示:「這是我犯下的最大錯誤之一」,並發誓要在此後「把張伯倫藏在陰影中」。

  到了2019年4月27日,距離那次倒地已經過去了367天,而張伯倫也做好了回歸一線隊的準備。在利物浦主場迎戰哈特斯菲爾德一賽中,張伯倫第73分鐘替換韋拿杜姆上場。而在英超末輪利物浦對陣狼隊的比賽中,張伯倫第88分鐘替換韋拿杜姆上場。

  而在歐聯決賽中,他雖然入選了後備名單,但並沒有得到上場機會。最終利物浦擊敗熱刺,捧起歐聯獎盃。而這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是一種峰迴路轉。

  隨著夏天熱浪而來的,是嶄新的希望。在洛杉磯渡假期間,張伯倫得到了著名私人教練亞歷克斯-帕森斯的幫助,以確保他已經為季前賽做好了準備。

  據《入球網》的消息人士稱,張伯倫的態度是更為重要的事情。在如此漫長的缺陣後,他並沒有表現出一絲的不耐煩,對於上場的時間和場上位置也沒有過多的執著。

  張伯倫承認,今年的季前賽是他在高普手下的第一次,而這是「對身體的一次衝擊」,儘管他的小腿還存在著一些討厭的小毛病,但是在利物浦的美國季前賽中,張伯倫隨隊完成了每一次訓練,出戰了每一場比賽。

  他說道:「我想向世人展示,我有能力成為球隊的一員。但是我也必須時刻提醒我自己,回到起初的高度要走很長一段路。」

  而在過去的10天裡,張伯倫在這條路上的腳步加快了不少。在對陣車路士的歐洲超級盃上,他可能在左路不太適應,於是在中場休息時被法明奴換下場——今場出戰時間為45分鐘。三天后的南海岸,他直到第89分鐘才被軒達臣換下場——他跨出了一大步。

  而他是否會在對陣阿仙奴的比賽中正選,還有待觀察。但是張伯倫很希望能夠登場,畢竟,阿仙奴也是他的老東家。但即便沒有上場,他也不會感到恐慌。

  在跌落到穀底後,張伯倫現在的方向只有一個:

  向上。

  (直播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