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外賣,晚上8點就打烊,方莊燕龍餐廳本週日“退休”
2019年08月24日20:15

原標題:不做外賣,晚上8點就打烊,方莊燕龍餐廳本週日“退休”

“燕龍開業後,可以說是方莊的第一家餐廳。”宗春娥說,30多年過去,餐廳外的店面換了一批又一批,只剩下燕龍餐廳還是當初的模樣。

北京方莊有一家餐廳,不做外賣生意,不歡迎手機支付,晚上8點就打烊。

與眾不同的還有餐廳簡樸的裝修,用了24年漆面斑駁的老舊餐桌椅,以及讓人覺得便宜得不可思議的早點。

8月25日,在陪伴了方莊人34年後,這家有個性的老國營飯店燕龍餐廳最後一天營業。

有人懷念餐廳和他們生活的交集,感慨老朋友的離去;也有人評論餐廳跟不上時代發展的腳步,關門是必然的歸宿。但不能改變的,是人們記憶中焦溜丸子、火燒夾油餅這些招牌菜。

8月24日19時,即將停業的燕龍餐廳。 新京報記者 吳江 攝

新老主顧“拔草”懷舊

自從2019年6月底傳出要關門的消息,燕龍餐廳的生意火了。

8月23日中午不到11點,只有21張餐桌的大堂里,已經沒剩下幾個空桌。再來的人,只能拿個號,等著翻檯。

顧客中,有子女陪伴而來的白髮蒼蒼的老夫婦,他們是餐廳的老主顧,雖然上了年紀來得少了,家也搬得遠了,但他們還惦記著這裏熟悉的味道。

也有慕名來體驗老國營餐廳的年輕人,他們是特地來“拔草”的,餐廳成了網紅之後,他們想來體驗下父母那一輩下館子的樣子。

焦溜丸子幾乎是每桌必點的菜品,老主顧不用翻菜單,就直接點出想吃的菜。

“來個拍黃瓜,再來個花生米。”一位顧客點了倆涼菜,卻被服務員告知,“涼菜都沒有了,點別的吧。”服務員解釋,涼菜師傅走了,已經沒人做涼菜了。

嘈雜的大堂里,面對面的兩個人說話都要提高音量,而服務員招呼客人更是靠吼,甚至會讓人覺得說話不客氣,那嗓音叫一個敞亮,冷不丁叫個號:“27號有沒有!”有顧客說,回去之後腦袋還嗡嗡了一下午。

有人不喜歡這裏的服務,在美食社交平台給了差評,但喜歡的人壓根兒不介意,他們懷念這種老國營的氛圍。他們來這裏,吃的不是環境,不是服務,而是回憶。

中午1點半,吃飯的顧客不多了,不是沒顧客上門,而是店裡“霸氣”的規矩,2點下班,1點半不接新客。

“下班了,下班了,沒有了。”一有顧客進門,服務員就喊上兩嗓子,告知顧客晚上再來。

餐廳的負責人宗春娥這時候才有空坐下來歇歇腳。中午高峰期,她一會兒去叫號,一會兒去催菜,看到老顧客,還會上前去嘮會兒家常,一刻沒得歇。多年的辛勞,宗春娥的身體並不是很好,中午忙完店裡的生意,下午還要抽空去醫院。

“成了網紅餐廳後,顧客一下多了,我們累多了,我想著再堅持堅持就過去了。”宗春娥說話特直,她沒想到餐廳的最後時光,會有這麼多新老顧客來捧場。

燕龍餐廳貼出的閉店告示。 新京報記者 吳江 攝

五毛錢的豆漿沒地買了

燕龍餐廳的營業執照顯示,餐廳成立於1985年2月18日,彼時,作為北京首個現代化住宅區的方莊住宅區正在規劃建設之中。

“燕龍開業後,可以說是方莊的第一家餐廳。”宗春娥說,現在餐廳左右兩側的店面,當年一個是糧店,一個是菜站,都是規劃建設的便民服務設施。30多年過去,餐廳外的店面換了一批又一批,只剩下燕龍餐廳還是當初的模樣。

1993年,宗春娥第一次走進燕龍餐廳的大門。當時領導派她來,是為了扶持燕龍餐廳,提高效益:“我就一點一點摸索唄,找廚子換菜譜,菜不好沒法生存。”早點師傅老馮就是那時宗春娥從別的店面調過來,做豆漿和豆腐腦。老馮說,他每天早上3點多就起來磨豆子,5點半做好豆漿,而這碗豆漿,是很多老顧客都惦記的一口兒。

70歲的關先生和妻子,特意在關門前來吃頓正餐,更讓他不捨的,是燕龍餐廳的早餐:“火燒夾油餅,咱老北京管這叫‘一套’,這做的特好吃,還便宜,一套才2塊錢,豆漿5毛,現在上哪兒找賣這麼便宜的地方去?”關先生說,以前上班時他常來吃個早餐,現在退休了,雖然住得遠了點,但幾乎每個週末也得來一趟,買五套火燒夾油餅帶回家,兒子兒媳也都喜歡吃。

米飯炒菜的價格也不貴,一盤醋溜土豆絲只要10元,一大碗米飯2元。顧客章先生三個人吃了兩葷兩素,三瓶啤酒再加米飯,才花了130元。住在附近的居民,衝著這裏乾淨衛生、經濟實惠,把這裏當成了食堂。

能夠做到物美價廉,與餐廳簡樸的裝修也有關係。老舊的餐桌椅,也經常被第一次來燕龍餐廳吃飯的人注意到,如果放到其他餐廳,可能會有違和感,而在這裏,卻有了歲月的味道。

餐廳1995年裝修,同時購置了這些桌椅,一直用到今天沒換過。壞了,員工自己修補一下,接著用。

“老百姓圖的是經濟實惠,裝修的錢、換桌椅的錢,不都得加到菜價里?來吃飯的顧客看重的不是環境,真請客的也不上我這來。”宗春娥說,沒有房租,也是餐廳能夠控製成本,低價經營的一個重要原因。

8月24日傍晚,60歲的燕龍餐廳負責人宗春娥忙著寫單。 新京報記者 吳江 攝

不太歡迎移動支付

燕龍餐廳每天做早中晚餐,營業時間中午11點到2點,晚上5點到8點。在北京,晚上8點就關門的家常菜餐廳,著實不多。這裏雷打不動的規矩是,7點半就不接待新客人了,這也讓很多顧客覺得不可思議。

宗春娥解釋說,餐廳全年無休,春節都照常營業,8點關門是因為她的身體實在盯不住了,早上4點半就要起來賣早點,晚上只能早些關門。

不僅關門早,在餐飲行業早已普及的移動支付,這裏並不歡迎。特別是早餐時段,餐廳里貼著醒目的通知,只收現金。午晚餐時段,顧客提出刷微信支付,服務員起初都是拒絕的,勸說顧客用現金,實在沒辦法了才同意,“也許是我的觀念有點老吧,我自己都不怎麼用微信。”宗春娥說。

還有絕大多數餐廳都會做的外賣生意,燕龍餐廳也是不做的。宗春娥說,做外賣就會耽誤堂食的顧客,每天餐廳的客流量也都比較穩定,做好到店顧客的生意就夠了:“我們經營這麼些年,不虧損,也不掙大錢,處於一種高不成低不就的狀態。”

生意平平淡淡,但是宗春娥和餐廳的員工如同一家人。宗春娥今年60歲,10年前就已經到了退休年齡,堅持到現在,是為了能讓餐廳的6個老員工都能順利退休,餐廳一直開著,也是為了沒到退休年齡的員工有個事兒干。今年,年紀最小的老員工也到了退休年齡,“我們都是三四十年的交情了,現在大家一塊退休回家,餐廳也就自然關門了。”

除了老員工,店裡的服務員基本都是年輕人,她們都不叫宗春娥經理,而是叫“阿姨”,宗春娥管服務員叫一聲“孩子”,稱呼中透著親切。服務員“小李子”今年40歲,已經在北京安家,還沒有去找新的工作:“阿姨對我們可好了,我在餐廳幹了20年,阿姨對我很照顧,我也真捨不得離開。”

“這些年身體不好,關門對我來說是解脫了,終於解脫了。”宗春娥哈哈一笑,又說, “但一點不想也是不可能的,畢竟在這裏工作了這麼長時間。”

晚上8點,燕龍餐廳和往常一樣打烊了。而在不遠處的方莊美食街上的大大小小的餐廳里,食客們觥籌交錯,談笑風生,城市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新京報記者 王彬 攝影 吳江

編輯 郭琛 校對 何燕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