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孫大火天災還是人禍?巴西將派軍隊前往滅火
2019年08月24日18:47

  原標題:亞馬孫大火天災還是人禍?巴西將派軍隊前往滅火

  實現亞馬孫地區的經濟價值,或為巴西政府對雨林保護力度減緩的最大原因。

  新京報訊(見習記者 應悅)近期,亞馬孫地區森林火災引發關注。據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簡稱INPE)衛星數據顯示,截至當地時間8月22日,亞馬孫地區森林大火已持續燃燒了17天。

  當地時間8月23日,據巴西當地媒體巴西環球網和環球電視台報導,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在巴西利亞總統府表示,鑒於目前亞馬孫雨林的火災形勢,巴西政府將動用軍隊前往亞馬孫雨林滅火。

  截至8月21日巴西亞馬孫洲的火情數據。數據顯示,今年火情數遠超去年同期,但與2016年差距不大。圖片來源/全球火警數據庫火情統計

  著火點增加85% 逾半位於亞馬孫

  亞馬孫熱帶雨林占地550萬平方公里,是地球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也是地球上最大的雨林,通常被稱為“地球之肺”。雨林超過60%的面積位於巴西境內,其餘部分位於哥倫比亞、秘魯、玻利維亞等多個南美洲國家。

  據新華社報導,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22日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巴西境內森林著火點達75336處,較去年同期增加85%,逾半數著火點位於亞馬孫雨林。本月以來,森林著火點已達36771處,較上月同期激增175%。

  此次大火的重災區位於巴西、秘魯與玻利維亞交界處的亞馬孫地區,火勢較集中的地區位於巴西的朗多尼亞州、馬托格羅索州、亞馬孫州以及玻利維亞境內。根據全球火警數據庫(Global Fire Emissions Database,簡稱GFED)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8月21日,馬托格羅索(Mato Grosso)洲的火警增加了近一倍之多,達到25650件,較去年增長10176件。

當地時間8月23日,巴西韋略港,被燒燬的亞馬孫叢林。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8月23日,巴西韋略港,被燒燬的亞馬孫叢林。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過火面積至少已達50萬公頃

  對於此次火災的規模和破壞程度,中國林科院林業研究所研究員張建國表示,據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的衛星數據顯示,目前森林過火面積已達50萬公頃,即750萬畝。最終的準確面積還需要評估。從曆史上來看,這場火災目前的過火面積非常巨大,但未超過我國1987年大興安嶺火災。“過火面積133萬公頃,損失非常巨大,恢復到火災前的森林生態系統狀態需要200年以上的時間”張建國說。

  此次大火對其他城市也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響。根據歐盟發佈的衛星圖像,大火帶來的濃煙不僅覆蓋了巴西近一半的國土,還擴散到了鄰近的秘魯、玻利維亞以及巴拉圭諸國。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當地時間上週一下午,聖保羅上方天空一片漆黑,太陽被煙塵籠罩。這種情況持續了1個多小時,一時間彷彿進入了黑夜。巴西帕拉聯邦大學環境科學家維托爾•戈麥斯(Vitor Gomes)表示:“大量的煙雲到達聖保羅後,人們儲存降雨的容器中是黑色的水。”

  不可否認的是火災帶來的負面影響。“亞馬孫熱帶雨林稱之為‘地球之肺’,在地球生態系統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對全球氣候變化具有重要的影響。這場火災對全球氣候變化和亞馬孫流域國家的生態系統必然產生重大影響,並對流域社會經濟的發展帶來長期消極的影響。”張建國說。

  天災還是人禍

  為何今年火災與去年相比顯著增加?張建國表示,原因應從兩方面談起,一是人為的開墾活動,二是今年比較乾燥的氣候。根據全球火警數據庫預警信息顯示,2019年,熱帶太平洋及北大西洋的海表溫度(SSTs)高於2001 - 2015年衛星火災觀測期間的平均值。全球火警數據庫對2019年旱季期間亞馬孫幾乎所有地區(聖克魯斯除外)高度失火危險預警。

  據《華盛頓郵報》援引巴西帕拉州當地媒體報導,帕拉州(Pará)野火激增的原因與“大火開荒日”有關。據悉,當地農民們為了在雨林中開墾適應種植的田地,會將整片熱帶雨林區域燒燬,用於養牛和種植大豆,今年的“大火開荒日”被定在8月10日。根據巴西現行相關法律,大部分“毀林改田”行為都是非法進行。此次大火中,通過衛星傳感器和其他儀器的監測,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定位並記錄了數百起基於該原因的火災。

  經過跟蹤調查,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發現,亞馬孫熱帶雨林的砍伐和焚燒行為要比去年嚴重得多。在1月至8月的短短幾個月內,亞馬孫熱帶雨林的面積減少了3440平方公里,比2018年的減少面積高出40%。

  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的阿爾貝托•塞澤(Alberto Setzer)在接受路透社記者採訪時表示,無論是故意還是出於偶然,引起火災無疑是人類的責任。“今年亞馬孫地區的降雨量僅略低於平均值,沒有出現異常情況。旱季肯定會加劇火災,但過去我們體驗過更嚴重的乾旱。。。。。。我們從未經曆過如此多的火災。”

  張建國也認為,亞馬孫河流域熱帶雨林,土壤非常肥沃,雨林砍伐用火清林後,可種植多種農作物和人工林,如甘蔗、桉樹。火災發生頻率如此之多,可以說明亞馬孫河流域的相關國家,毀林開墾土地的規模和範圍仍在擴大,尚未得到有效管理。

  巴西政府對雨林保護力度減弱

  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員周誌偉認為,巴西現任政府對雨林保護力度的減緩,以及相對前任政府來說較為消極的政策,是導致這場大火持續數週之久的原因之一。

  “應該說巴西在21世紀的前十幾年的時間里,對於熱帶雨林的保護立場和態度是非常積極的。”周誌偉介紹,在這段時間里,巴西雨林的毀林速度有比較明顯的減緩,同時也受到聯合國等組織的肯定。

  現任政府採取了相對保守的態度。據路透社報導,巴西農民可能得到博索納羅“預設鼓勵”。博索納羅自今年1月就職以來多次說,巴西應該為商業利益開放亞馬孫雨林,允許採礦、伐木和農業企業開發雨林自然資源。據媒體統計,自博索納羅上台後,曾經削減環保資金,抨擊環保組織,否認采伐數據。

  8月初,博索納羅因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發佈了一份今年亞馬孫森林砍伐量比去年高出40%的數據,將其負責人物理學家加爾萬解職。

  實現亞馬孫地區的經濟價值,可能是政府態度轉向保守的最大原因。周誌偉介紹,亞馬孫地區幾乎佔據了巴西近一半的國土,其中蘊涵著礦產資源及可耕地資源,發展潛力巨大。

  在此次火災中,周誌偉認為,巴西政府的救援也不夠積極。“從新聞媒體的報導中可以看到,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早就監測到此次火災的發生,如果政府足夠重視對熱帶雨林的保護,那麼這場火災完全可以較早地進行撲滅。”周誌偉說。

  新京報記者 應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