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複戡詩文選集在滬首發,“尋源缶戡”同時展出
2019年08月24日08:31

原標題:朱複戡詩文選集在滬首發,“尋源缶戡”同時展出

書法篆刻大家朱複戡(1900年9月22日—1989年11月3日)先生與上海、濟寧兩地淵源極深,近日,山東濟寧朱複戡藝術研究會主辦的“尋源缶戡——朱複戡藝術研究會書法篆刻作品展”在上海浦東吳昌碩紀念館舉行,展覽同時還舉辦了《海嶽雙棲——朱複戡詩文選集》的首發。

朱複戡原名義方,字百行,號靜龕,40歲後更名起,號複戡,以複戡號行,鄞縣梅墟(今屬邱隘鎮)人,遷居上海。幼承庭訓,涉獵經史,好習書畫。7歲能作擘窠大字,吳昌碩稱為“小畏友”。16歲時篆刻作品入選掃葉山房出版的《全國名家印選》,17歲參加海上題襟館,師事吳昌碩,與馮君木、羅振玉、康有為等過從甚密,獲益良多。南洋公學畢業後留學法國,回國後曆任上海美專教授、中國畫會常委。新中國成立後,從事美術設計。

朱複戡

2000年,朱複戡先生仙逝後,其夫人徐葳女士經過多方考察,在朱複戡弟子馮廣鑒先生熱情建議下,將朱複戡先生珍貴的遺作、遺物1200餘件無私地捐贈給濟寧市人民政府,建立朱複戡藝術館。在濟寧市市委領導和徐葳女士的關心支持下,朱複戡弟子馮廣鑒先生於2004年在山東省濟寧市發起成立了朱複戡藝術研究會。

展覽現場,孫曉雲書法
展覽中的朱複戡研究會成員書法

展覽中的作品,劉承闓書法

為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和朱複戡藝術,研究會克服種種困難,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研究會收集、整理、編輯並由上海書畫出版社出版了《朱複戡墨跡遺存》《朱複戡篆刻集》《朱複戡藝術館館藏作品選》《朱複戡藝術研究文集》等十幾部著作。在《中國書法》《書法》《書法導報》《書法報》《羲之書畫報》等媒體發表了大量關於朱複戡藝術研究的文章,並參加了“海派書法國際藝術研討會”對朱複戡藝術進行深入探討。這些工作極大地推動了朱複戡藝術的傳播和研究,產生了廣泛和積極的社會影響。

展覽中的作品
展覽現場,孫宜才書法
展覽現場,段玉鵬書法

朱複戡先生早年有緣得識海派領袖、藝林巨擘吳昌老,受其獎掖提攜,藝事大進。如今,在上海吳昌碩紀念館舉辦“尋源缶戡——朱複戡藝術研究會書法篆刻作品展”,亦是溯源追遠。此次展覽在《海嶽雙棲——朱複戡詩文選集》出版之際,朱複戡研究會的成員多書寫先生詩文以示紀念。同時也展出了朱複戡先生的外孫女、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孫曉雲女士和中國書協理事、學術委員會委員李一先生等的作品。

活動現場

延伸閱讀:

朱複戡詩文選

白頭吟

我本江南一布衣,自幼愛好金石刻。聞之先輩諄諄言,刻石先須通字學。

埋頭苦讀許慎書, 象形會意細咀嚼。九千三百五十三,連首帶尾腹中納。

信手寫來大小篆,史籀李斯似舊識。漢魏以降重行草,草書本由篆書出。

以篆作草宗張芝,出入羲獻複顛旭。學畫初學閻立本,山水獨喜荊關法。

浸淫於茲年複年,怡然自得忘歲月。舉目但覺遠處請,攬鏡忽詫頭毛白。

欲登造極學到老,孜孜一生為衣食。舊時未嚐重藝人,藝人那能免窮迫。

而今時代已變遷,百花齊放萬民悅。應將平生心得事,盡貢所學獻祖國。

我為人人人為我,頓開茅塞天地闊。

草聖

《知汝殊愁帖》子敬書也。伯英大草無從一睹,感賦一律。心向而已。

羲獻草如龍鳳舞,低昂天地勢縱橫。

代傳雙絕空千古,自謂獨難勝伯英。

歎息芝書沉大澤,長令草聖負空名。

而今一覽殊愁帖,每切神馳悵惘情。

答問

商周甲骨與鍾鼎,大篆通稱古籀文。

直下雄渾收玉箸,縱橫挺勁拔鋼筋。

揮毫落筆藏鋒棱,用墨隨心枯濕分。

相問如何寫大篆,別無訣竅可言雲。

詩代序贈曠鋏

自古詩文避贅詞,漢魏簡煉重修辭。

拈來累牘千章句,濃縮成篇一首詩。

曠鋏才華著魯地,建安風範須宗師。

賦將情感入吟詠,贏得共鳴足騁馳。

詩代序贈張文康

藝苑張文康,譽馳黃浦江。

書精大小篆,刻入周秦堂。

信手東西漢, 埋頭骨甲商。

孜孜契不捨,拭目看騰驤。

題趙叔孺《夜來香螳螂圖》

馮子夜來香,況君是螳螂。

像形看體物,比擬卻相當。

趙氏留真跡,千秋各自芳。

三公皆舊好,一別隔幽蒼。

酂卿與孟海,久未接風光。

何日得歡晤?罄吾積愫腸。

魯庵來索句,急就草茲章。

工拙不遑計,展圖淚滿裳。

忽焉三十載,世事夢黃梁。

低徊興感慨,荏苒閱滄桑。

睹面須傾酒,一傾累十觴。

不辭沉一醉,攬筆意茫茫。

水龍吟 和劉海粟鐵骨紅梅

一枝頂立冰天,等看春色人間換,朱顏未改,嶙峋依舊,豔陽相眷。 赤子琴心,蒼虯劍魄,年年榮健。覽毫端錦簇,乾坤壯觀,縱揮灑, 來神腕。

閱盡江山千代,數今朝雄偉輪奐。曙光初照,紫霞飛舞,寰瀛紅遍。鬆竹齊來,良朋滿宇,不遺於遠。正山花爛漫,怡然四顧,笑償心願。

雙燭峰

雙燭奇峰拔地起,崔嵬突屹與雲齊。

扶搖莫訝群山小,天外昂頭萬象低。

題畫《牡丹》

從來此卉獨榮華,伊昔嬌生富貴家。

今日公園遍地植,人人共賞大紅花。

寄示隆兒

寄語示由隆,奈何拂我衷。

心迷惟上帝,主宰說蒼穹。

既與時相背,當然路不通。

若非幡悟日,難以慰衰翁。

遊濟寧太白樓

謫仙曾至任城駐,此地重修太白樓。

鬥酒百篇傳海宇,長留勝跡昭千秋。

題畫《敦煌仙女像》

敦煌石窟神仙殿,畫矞皇震藝壇。此畫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看。

院舍陽溝

院中出水無渠道,百戶住家一小溝。

晴日都忙洗被服,彙流似瀑瀉溪頭。

小溝直貫通寒舍,高枕無眠聽曲流。

五馬莊前街道渰,四鄰宅畔曬糧遊。

憤將巨石牢封堵,夜忽傾盆無止休。

滿院猶如騰駭浪,奪門幾欲渡扁舟。

煤球堆垛成漿液,書畫盈筐濕半簍。

如此甘霖如此遇,每逢此季思悠悠。

懷沙孟海

昔我年青友,而今共白頭。悠悠此歲月,渾渾忘春秋。

及老多休憩,逢時亦壯遊。相期淩絕頂,一覽新神州。

悼馬公愚並序

永嘉馬公愚,字冷翁,與兄孟容,稟承家學,皆以書畫斐聲浙甌。冷翁尤工篆刻,力追秦漢,嚐謂印不刻宋元以下,所作各體書 並與刻畫冠絕一時。一九二五間先後來海上,時吾與孟容同執教美專。 一日引冷翁來,擬在滬問世,囑為提攜,遂時過訪,相互切磋,縱談古今,所見略同。孟容早世,殊可痛惜。數十年來,冷翁勤攻金石考證之學,藝乃大進,名滿寰瀛,睥睨時流,獨謂餘曰:“當今藝壇,惟使君與操耳!”想見當年豪邁,不可一世。嚐製序相贈,中有句云:“先生於名則信手取捨,於利則隨揮去來。豪放縱橫,吾不如也。” 誠堪為吾少時寫照。而冷翁晚歲,澹泊自甘,謹慎持重,則吾不如也。今夏五月,忽傳噩報,五十年老友 一旦長逝,痛失知己,震悼累日,未能已也。悲賦一律,不盡所懷。

書畫傳家兩百年,寰中馳譽起甌邊。

二難折翼悲容老,三絕推公失鄭虔。

指屈郊遊遍海內,淚歎知己落樽前。

忽聞噩報催心肺,長使夢魂繋爽然 。

題畫《鍾馗》

唐皇夢見一豪英,進士鍾馗自報名。握劍拈鬚雉下立,雲能誅殺擘保承平。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