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上海》:城市騎行不只是代步,更是一種文化
2019年08月24日09:29

原標題:《騎行上海》:城市騎行不只是代步,更是一種文化

在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騎行一度是市民最主要的出行方式,中國的自行車擁有量居世界前列,被稱為“自行車王國”。作為“結婚三大件之一”,每個國人或多或少對自行車都有著個人記憶。然而,隨著1990年代城市的迅速擴張與城市機動化水平的快速提高,以機動車為主導的路權分配傾向逐步出現,騎行環境日趨惡化。

20年後,以汽車為主導的城市設計弊病顯現,自行車以其低碳、環保、靈活和親民的形象再次回歸大眾視野。騎行在今天的城市中處於什麼樣的位置?如何營造一個友好的騎行環境?類似的問題再次受到關注。

左起:王卓爾、馮路、張輯,本文圖片由主辦方提供

在今年的上海書展上,〇築設計創始人、上海交通大學客座導師王卓爾帶著新書《騎行上海:關於騎行規劃的思考》,與現場觀眾分享了多年對於“騎行”的研究結果。無樣建築工作室的創始人馮路,以及WAKEUP單車聯合創始人張輯出席活動,就城市與騎行問題進行了討論。

《騎行上海》曆時4年完成,從自行車發展曆史入手,以全球自行車友好城市為比較研究對象,系統分析上海的騎行現狀,通過資料的蒐集和繪畫的方式,初步理清上海當下的騎行狀況,並對騎行的無限可能進行大膽的設計遐想。

值得一提的是,書籍在設計上花費巨大心血。為了尋找到荷蘭最優秀的平面設計師進行合作,王卓爾六次往返上海和阿姆斯特丹,面試了20多位平面設計師,研究前後投入了17名學生。在設計階段進行6輪修改。

“在印刷上,為了體現這種年輕活力的魔都氛圍,我們下了非常大的成本,用了四種專色進行設計。潘通藍、潘通粉、螢光黃、金屬銀,這四種顏色混合在一起,在陽光的照耀下,會讓這本書產生出一種非常獨特的金屬質感,會讓別人想到自行車這種機械裝置。”王卓爾分享。

王卓爾對於騎行研究的興趣來自在荷蘭工作留學期間,當地發達的慢行系統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獨立自行車道、大型自行車停車場、地鐵自行車車廂等硬件設施形成了一個非常高效的系統。而在這些完善的硬件支持之外,在荷蘭騎行不僅僅是一種交通工具,而上升到了一種城市文化。

“荷蘭的騎行者眾多,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多年前曾經做過一個統計,在阿姆斯丹人均自行車的擁有量是大於1的。”王卓爾說,“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車站外,掛著大幅的海報,上面寫的是阿姆斯特丹愛自行車。”荷蘭首相經常被人拍到騎車上下班,原荷蘭的皇室也會騎自行車帶著兩個女兒出行。在他們看來騎車就是一種習慣的出行方式,與任何街邊看到的普通人都一樣。

而反觀中國的情況,自行車常常胡亂停在道路兩旁,在張輯看來這是缺乏騎行文化的一種表現,“文化一定是基於大家的尊重的,喜歡自行車就會去保護它,研究它,讓自行車成為人的性格個性的一種延伸。當你真正去熱愛這個東西的時候,它才能成為一種文化。”

共享單車是近年來廣泛熱議的話題,同時也帶來了騎行的回暖。王卓爾強調,共享單車並不是一個新的產物,阿姆斯特丹、漢堡、柏林都有類似模式的出現。而國內的共享單車並不是純公益的,根本初衷是短期資本的逐利的行為。“我們所不需要的是一個短期的策略,而是長期的願景。”

而馮路認為共享單車造成的巨大資源浪費是一種資本運作的失控。但是同時也有好的一面,隨著共享單車的出現,很多道路開始開闢自行車道,劃分自行車停放區域,濱江公共空間開發中的騎行道也成為了重要的組成部分。“我覺得這件事可以讓全社會都共同來認真看待騎行的問題。”

除了常規認識之外,馮路認為騎行背後是一個更加嚴肅的問題,即城市空間究竟是什麼?他分享道,城市來自於一種古典模式下的平等,公共空間對於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樣的。但是當汽車成為主要出行方式之後,城市空間的意義發生了轉變。

馮路說,城市空間的話題不只是上海的問題,更是全世界的問題,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研究騎行和如何實現騎行的優化是需要熱情和勇氣的。

王卓爾的研究始於自身的經曆,卻出乎意料地受到了多家媒體的關注, 她說,“陸陸續續得到一些正向反饋後,讓我意識到這個研究背後不僅是我個人興趣所在,更有廣泛的社會意義和價值。”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