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博士在地下室收留150只流浪貓:這裏缺的是人
2019年08月24日19:04

  原標題:90後博士尹奕和他的“地下貓城”:這裏最缺的是人

  在北京,有一個“地下貓城”,這裏最多同時收留著150多隻流浪貓,它們陪伴著尹奕度過了三年漫長孤獨的讀博時光。

  有人說,這裏是愛貓人士的天堂。但即便如此,尹奕還是希望有一天這座“地下貓城”可以消失,“天使”們都可以找到更好的歸宿。

△ “地下貓城”,尹奕站在燈光下,抱起一隻心愛的流浪貓。
△ “地下貓城”,尹奕站在燈光下,抱起一隻心愛的流浪貓。

  90後博士尹奕和他的“地下貓城”

  被貓“治癒”的讀博時光

  打開一扇薄薄的鐵門,彎腰走下十幾級水泥台階,上百平米開闊的地下室里,數十雙亮晶晶的目光,齊刷刷向尹奕看過來——目光來自他如今最親密的“夥伴”們。

  這間由好心人搭建的貓棚,自2012年收留附近“TNR(抓捕-絕育-放歸)”項目抓捕到的流浪貓,最多的時候有約150只。尹奕在此做了三年多誌願者,這些流浪貓,陪伴他度過了漫長孤獨的讀博時光。

  後來,它們中一些被放歸,一些被成功領養,一些因疾病或衰老離開,現在剩下約一半,其中近四分之一仍需治療。

  “我其實沒有做什麼。”這是尹奕反複說的一句話。他始終覺得,這些貓帶給他的更多。

△ 前不久一隻被人遺棄的小貓來到“地下貓城”。小貓很愛動,尹奕就打開籠子陪它玩了起來。
△ 前不久一隻被人遺棄的小貓來到“地下貓城”。小貓很愛動,尹奕就打開籠子陪它玩了起來。

  生於1990年的尹奕,即將從鋼鐵研究總院博士畢業。他對小動物的熱愛可以追溯到兒時,那會家裡住平房,“身邊一直沒缺過小動物”。

  2015年來北京讀博的時候,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剛來的時候沒什麼朋友,組里十幾個同學相互接觸也不多,在寢室呆著也是各忙各的。”尹奕說,當時最長的時候一個多星期沒有跟人說過話,“可能都有點抑鬱”。

  從那時起,他就開始關注一些北京的小動物救助信息。2016年剛開學,他在微博上搜索到“吳阿姨溫暖貓棚”後發現了這裏,就決定來當誌願者。

△ 牆上貼著提醒來到“地下貓城”誌願者的注意事項。
△ 牆上貼著提醒來到“地下貓城”誌願者的注意事項。
 

  尹奕記得,剛來的時候這裏環境條件很差,地下室的潮濕、不通風,貓爬架、籠子很多都已經使用多年,歪歪扭扭,看著心酸。

  但就是在這個看起來凋敝破敗的地方,尹奕和貓咪們一天天相處,彼此治癒。“一來這裏,和貓呆一會兒心情就會變好。”

  流浪貓的特殊眼神

  早上7點走進貓棚,用大塑料水壺更換飲用水,給貓飯盆補上新貓糧,檢查除濕機和空氣淨化器……忙活一個小時左右,和貓玩一會兒,再回到學校去。

△ 今年好心人為貓棚安裝了空氣淨化器和除濕器,讓地下室的空氣得到了很大改善。
△ 今年好心人為貓棚安裝了空氣淨化器和除濕器,讓地下室的空氣得到了很大改善。

  像這樣的日子,他和貓一起過了三個春秋,一天不落。直到現在開始實習,因為時間精力有限,他開始改為每週末來,也從未爽約。

  倒貓糧的時候是他最喜歡的時刻——十幾隻貓圍上來,一些黏人的貓湊在他腳邊蹭來蹭去,“感覺特別爽”。

  但走進一側用籠子和地墊隔開的“重症監護區”,他的心情又沉重起來。這裏住的都是需要治療的貓,患有感冒、鼻支、貓蘚、口炎等,一些嚴重的已被獸醫判定“活不了多久”。

△ 尹奕正在整理冰箱里為貓咪準備的疫苗和藥品。
△ 尹奕正在整理冰箱里為貓咪準備的疫苗和藥品。

  尹奕回憶,他剛來那年,這裏五分之一的貓都患有各類疾病,送過來的時候狀態已不容樂觀。他記得第一隻在自己面前死去的貓的樣子,“第二天早上發現的時候,它的身體已經僵硬了,牙還死死咬著籠子,最後用鉗子把鐵絲給鉗斷了才拿出來。”

  “那件事對我觸動挺大的,前幾天還在你腳邊蹭、陪著你玩的貓,第二天就沒了。”

△ 尹奕撫摸用前肢拖行的橘貓“癱癱”,“癱癱”曾經被車輪碾壓,險些丟了命。
△ 尹奕撫摸用前肢拖行的橘貓“癱癱”,“癱癱”曾經被車輪碾壓,險些丟了命。
△ “美妞”下半身不能動,平時只能這麼坐著,它曾經被車撞過,留下了殘疾。
△ “美妞”下半身不能動,平時只能這麼坐著,它曾經被車撞過,留下了殘疾。

  流浪貓有各自的不幸身世,讓尹奕尤其感到揪心的,是一些被遺棄甚至虐待的家貓。

  有一隻名叫“乖乖”的銀漸層,剛來時身上有兩個很大的圓形燒痕,尹奕推測是用雪茄燙的。“還是那句老話,如果不愛,至少不要傷害它們。”

  這些貓在這裏除了治療之外,還享受著“開小灶”的待遇,皇家貓糧、更好的罐頭和雞肉,漸漸地從毛色到體重一點點恢復起來。

  一同變化的還有眼神,不再那麼警惕。“流浪貓的眼神和家貓是不一樣的,往往躲在角落里,不親人,警惕地看著你。”尹奕說,在吃喝之外,它們還需要更多陪伴。

  “最缺的是人”

  如今,這裏的環境已經曆過大升級——2017年,一個攝影“大V”來這裏拍了照發在微博上,引起了不少人關注,開始有好心人陸續捐來物資。

  在他們的幫助下,這裏的貓睡上了全新的上下鋪,“重症監護區”有了厚厚的防潮地墊……那年夏天,他們還對頂棚做了升級,搭建了可以給貓曬太陽的“陽台”。

△ 一隻小貓安心地睡在褥子上。
△ 一隻小貓安心地睡在褥子上。

  隨著捐助者增加,尹奕建立了“地下室救助捐贈群”,現在已經擴展到107人。“從一開始就不接受捐款,只接受實物捐贈。使用情況我都會記錄、拍照反饋到群裡,捐助者也可以隨時來看。”

  尹奕說,平常群裡發貓咪們的照片,總能引起群裡“貓奴們”的一陣活躍,大家也會聚在一起討論一些流浪貓救助的動態,一些節點還會自發組織活動。今年“6·18”的時候,貓棚收到了上千個罐頭。

△ 清點記錄愛心人士從全國各地寄來的貓咪用品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當天尹奕拆快遞時,一隻小貓湊了過來。
△ 清點記錄愛心人士從全國各地寄來的貓咪用品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當天尹奕拆快遞時,一隻小貓湊了過來。
 

  “物質其實沒那麼缺了,最缺的是人。”尹奕說,現在不定期前來的誌願者大多是來做課外實踐的中學生,或者參加學生會社團活動的大學生,像他一樣的長期誌願者只有三個人,他也擔心以後自己工作忙碌起來無法兼顧。

  他只能盡力守住和貓咪們的約定,同時用當初“找到”他的微博去尋找更多長期誌願者,以及“靠譜”的領養者。他希望有一天,流浪貓們都能有個家。

  “我最喜歡這隻貓,它叫一一。剛來的時候特別‘高冷’,過了一年才跟我親,每天早上來一聽我叫它名字,它就在下面坐著等我。”尹奕抱起一隻白貓笑著說,等畢業有住的地方,就把它領養回家。

  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周依 攝影報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