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率低各地推“脫單大招”年輕人:談戀愛成本不低
2019年08月24日11:09

  原標題:結婚率低各地急推“脫單大招”,年輕人:交友易談戀愛成本不低

  近日,2019年“青春之約號”追愛專列駛向黔江,上千名川渝地區的單身青年乘坐列出,開啟到黔江兩天一夜的“尋愛之旅”。

  這一“追愛專列”由共青團重慶市委、黔江區旅遊發展領導小組主辦。據報導,目的旨在落實《重慶市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2018-2025年)》文件精神,緊扣單身職業青年婚戀交友需求和興趣愛好特點,逐步建立服務青年婚戀交友工作體系。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為了促進青年人“脫單”,各地的“脫單大招”紛紛上線,比如網絡“表白牆”在高校中流行,公交車幫人徵婚,各地團組織、工會組織紛紛組織交友活動,欲幫年輕人“脫單”。

  那麼,年輕人願意借這些機會脫單嗎?

  規劃為青年婚戀“操碎心”

  今年以來,多地發佈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2018—2025年),裡面為青年婚戀“操碎心”。

  以河北為例,河北提出,將婚戀教育納入高校教育體系,強化青年對情感生活的尊重意識、誠信意識和責任意識,引導青年樹立文明、健康、理性的婚戀觀。發揮大眾傳媒的社會影響力,廣泛傳播正面的婚戀觀念,鮮明抵製負面的婚戀觀念,形成積極健康的輿論導向。舉辦交際、禮儀、婚戀等方面的專題講座,不斷提高廣大青年的綜合素質和交友能力,解決思想上、情緒上的困擾。

  同時,通過“線上+線下”的方式,舉辦各行業各領域的婚戀交友活動,為有需要的青年提供安全、可靠、便捷的婚戀交友平台,擴大和豐富交際面和交友圈,增加尋找合適伴侶的機會,重點做好大齡未婚青年等群體的婚姻服務工作。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目前多地確實在推行各種交友形式,從舉辦爬山比賽、射箭比賽、吃喝大會到打造火車“脫單之旅”,不一而足。

  那麼,年輕人願意通過這些方式來“脫單”嗎?

  “我可能會去嚐試一下這些活動或者方式,也可能會認識一些人,但我不會對這樣得來的結果太上心,付出太多。我單純覺得這樣太隨便。”肖林(化名)是一名大三的年輕人,談起這些脫單方式,他有點不上心。

  而一位參加過交友活動的女性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我參加過幾次,裡面有幾個人都熟了,但是發現很難在裡面找心儀的男朋友,倒是找到了幾個朋友,大家有時候會約一起去逛街。”

  年輕人:重點是談戀愛成本要低

  21世紀經濟報導注意到,很多人表示,還是希望從自己熟悉的圈子中尋找愛情。

  肖林表示,他喜歡去嘻哈音樂演唱會、也會去迪廳、酒吧。“像演唱會,我一般很早就會去到現場,就會和那種也很早去的人一起聊天,看能不能遇到音樂口味差不多的。還有就是在一些線上的圈子也會認識到其他人,比如電影圈、嘻哈音樂圈。像嘻哈音樂圈,大家會在線上交流一下嘻哈伴奏創作,什麼歌手出的專輯好聽等等。”

  儘管在相互認識之後,和他聊得來的都會相互留下聯繫方式,但是仍然沒有遇上肖林特別喜歡的女性。

  薛浩也是一位大三學生,他則希望要一份“速食愛情”。“我現在傾向於在自己朋友圈或者朋友的朋友圈里,找那種一開始就奔著談戀愛相處的人。我不喜歡慢慢從曖昧再到戀愛,這種方式太耗精力了。我喜歡快節奏的戀愛,兩個人可以先在一起,之後再慢慢去瞭解對方。”

  那麼,如果瞭解後不喜歡,結果怎麼辦?雖然沒有明說,薛浩隱藏的意思是“分手”。

  “雖然在這些新奇的脫單方式或者活動裡面認識的人,都是奔著談戀愛為目的去交朋友的。但這些人不是自己朋友圈里的,也不是自己朋友的朋友圈里的,都是毫無干係的人。對於那個人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瞭解,我覺得會很累的。等到最後發現對方不合適自己的時候,可能會很難說分手。”

  在這背後,重點是降低“成本”。這一低成本並非是去認識人的成本低,而是談戀愛的成本低。比如,肖林希望從自己的愛好圈子中找另外一半,薛浩則希望熟人介紹。

  一些人則更為被動。“我覺得現在沒有遇到對的人,自己現在對認識的男生不感興趣。而且我現在的交際圈算比較窄,也沒什麼機會會遇到新的男生。我暫時也不會主動去擴展自己的朋友圈,不過說不定以後會。”已經工作的朱媛媛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有人指出,現在年輕人經濟富足、興趣廣泛,因此許多年輕人更容易交“朋友”,而非“男女朋友”。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