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昇騰910芯片算力到底有多強,憑什麼對標Google英偉達?
2019年08月24日10:45

原標題:華為昇騰910芯片算力到底有多強,憑什麼對標Google英偉達? 來源:澎湃新聞

繼麒麟打響知名度之後,華為繼續在芯片領域高歌猛進。

8月23日,華為在深圳總部推出“算力最強”的AI(人工智能)處理器Ascend 910(昇騰910),同時推出全場景AI計算框架MindSpore。華為稱,昇騰910、MindSpore的推出,標誌著華為已完成全棧全場景AI解決方案(Portfolio)的構建,也標誌著華為AI戰略的執行進入新階段。

徐直軍在會後接受了澎湃新聞在內小範圍媒體專訪

在會後接受包括澎湃新聞在內的小範圍媒體採訪時,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笑稱,華為芯片成功的原因,是因為華為不缺錢,決策簡單,“去年財報發佈,有些聲音說華為沒騰訊、阿里賺得多,但任總(任正非)批評我們還是掙得多了,說明戰略投入不夠,還要各種寫檢討。”

他粗略估計,華為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投入為15億美元,以人工智能工程師人力成本來換算的話,需要5000名,“人工智能人才很貴的,差不多一個需要30萬美元。”

外界只看到華為不斷發佈新的芯片,但其內部運作之前並未對外披露。徐直軍介紹:“先期芯片開發的內部組織很簡單,決定做就組建一個團隊,一顆芯片就是一個團隊,這比5G研發要簡單。成立一個團隊後,選一個頭帶一個團隊,剩下都是他們的事情了,我們就不知道了。”

徐直軍稱,無論華為的人工智能架構達芬奇還是昇騰芯片,都不是自上而下的,而是自下而上的。

“我們正在出版一本書,名字叫‘昇騰處理器架構與編程’,我寫了一個序,就講了這個芯片是如何決策的。有些事情沒有那麼偉大 ,什麼有戰略、有部署呀?就像蘋果公司開始做了iPod後,iPad、 iPhone 從做產品的角度都不要多想,一脈相承。”徐直軍表示。

此外,徐直軍還提到,華為芯片取名都徵求過他意見,他也表示了同意,但他發現自己被騙了,“我覺得名字聽起來響亮就不錯,但他們說這些名字都來自《山海經》,我沒有看過《山海經》,真正取名的人現在還沒找到,他肯定有他的邏輯,只是我們為他買單,我們還是要把他找出來。”

昇騰910對標Google和英偉達的AI算力芯片

華為稱,昇騰910是算力最強的AI處理器。

據華為發佈的信息,實際測試結果表明,在算力方面,昇騰910完全達到了設計規格,即:半精度 (FP16)算力達到256 Tera-FLOPS,整數精度 (INT8) 算力達到512 Tera-OPS,重要的是,達到規格算力所需功耗僅310W,明顯低於設計規格的350W。

徐直軍表示:昇騰910總體技術表現超出預期,作為算力最強AI處理器,當之無愧,“我們已經把昇騰910用於實際AI訓練任務。比如,在典型的ResNet50 網絡的訓練中,昇騰910與MindSpore配合,與現有主流訓練單卡配合TensorFlow相比,顯示出接近2倍的性能提升。”

徐直軍表示,昇騰的核心是華為自研的達芬奇架構,達芬奇從IP到指令集都是華為自己的專家創造的,“達芬奇架構可大可小,覆蓋全場景,華為將MindSpore做出來也是用於支持達芬奇架構,以支持全場景。”

徐直軍也直言,昇騰910對標Google和英偉達的AI算力芯片,訓練AI模型,“昇騰系列包括AI芯片和AI IP,其中Nano、TINY、Lite系列都是IP,它們既能嵌入華為自身芯片,也能嵌入其他所有需要AI能力的產品。”

“Google只對外提供雲服務,不提供板卡。另外,市場上一般也買不到AI芯片,通常都是以板卡、服務器、雲服務的形式面向客戶。從華為的商業邏輯來講,華為也是聚焦在板卡和雲服務上。”徐直軍稱。

昇騰910的訓練服務今年9月就能在中國上市,明年一季度在全球上市。

徐直軍強調,華為是分層開放,昇騰芯片是獨立的,MindSpore也是獨立的,但芯片層、框架層之間有協同。昇騰芯片既支持MindSpore,也支持百度PaddlePaddle等其他框架。

華為在發佈會上宣佈,MindSpore明年會開源。徐直軍表示,開源是為了生態,讓大家做AI訓練,希望所有開發者參與其中,進一步使這一框架變得更好,能夠適應更多場景,“至於MindSpore的開源策略,暫時還沒想清楚,2020年發佈時會同步。”

據悉,昇騰910商用以後,華為雲AI將為客戶提供充裕經濟的算力。通過MindSpore可以讓科學家更高效地完成AI算子開發(比如自動微分功能),縮短開發週期,減少開發工作量;同時MindSpore可以發揮出昇騰芯片最大計算潛能。這樣軟硬件協同更好地利用芯片算力,致力解決AI應用過程中面臨的“貴”和“難”的問題,降低AI計算的門檻,實現普惠AI。截至2019年6月底,華為雲EI可提供59種服務、159項功能。

昇騰會像麒麟一樣走向“不歸路”

“我每次見麒麟團隊都心疼,每年發一顆芯片,我說他們'是沒完沒了'。每年發佈出來的,還要有進步、有賣點,Mate系列還要盼芯片出來後,它才能出來。但昇騰會像麒麟一樣走向’不歸路’。”徐直軍稱,昇騰推出週期是一年還是兩年,要看具體的變化或競爭情況。

當被問到昇騰和MindSpore與華為的鴻蒙系統是否有關,徐直軍說,可以說有關係,也可以說沒關係。如果鴻蒙OS是跑在CPU核里,那就是沒關係,如果是跑在達芬奇核里,那就是有關係。

徐直軍還談到,華為明年會發佈自動駕駛芯片MDC 610,後續還會有620、630。

談ARM斷供影響

由於美國禁令,ARM公司無可能法繼續對華為提供支持。

徐直軍表示,ARM的問題本質上不是一個問題,華為擁有ARM V8永久授權,可以定義一部分指令集,能夠對客戶提供產品和服務,“昇騰910里有ARM核,但它是可有可無的,不放就是純AI處理器,放進去就是SoC,昇騰910的主體還是達芬奇架構核。”

當被問及ARM不斷迭代更新,是否會對華為接下來芯片的更新有影響。

徐直軍語調十分輕鬆:“全天下不僅僅有ARM,不是還有RISC-V嘛,RISC-V完全開放,天無絕人之路呀。當然,華為還是希望和ARM繼續合作。”

發佈會上,針對近期美國向華為將禁令期限延長90天,徐直軍回應稱,90天延期對華為沒有影響,華為已經習慣在實體清單下生活,也相信從這種生活和工作方式中出來是不太可能的,華為公司和員工準備好長期在這一狀態下生存。對未來昇騰產品的推出不會有任何影響和延期。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