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靜案"繼續發酵 京東前員工因涉嫌合同詐騙被捕?
2019年08月24日08:04

  作者:李靜,陳佳嵐

  博信股份(600083.SH)實控人羅靜被刑拘後,已經在資本市場、第三方理財圈、電商金融供應鏈等多個行業和領域掀起了多輪風暴。歌斐資產踩雷後,牽出京東,對京東提出訴訟,京東方面曾正面回擊:“承興與京東未結賬款的確認函,經核實均為偽造。”

  但在8月20日,事件再度發生反轉,根據財新網報導,近期京東3C事業部前員工許某某被批捕,涉嫌合同詐騙,被捕與今年7月發酵的“羅靜案”有關。

  對於相關情況,京東方面在8月21日回覆《中國經營報》記者稱:“我們唯一能夠確認的就是,此前在警方調證過程中出具了21份未結賬款的確認函,經核實均為偽造。”

  羅靜“羅生門”

  根據《財經》的消息,此次被批捕的對像是京東3C事業部採購部門主管、採購經理。他在“羅靜案”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從2016年開始便作為京東對外代表對接承興及多家機構。

  根據博信股份7月5日發佈的公告,羅靜於6月20日被警方拘留,原因不明。公開資料顯示,羅靜是承興國際集團創始人,廣州承興營銷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擁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興國際、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

  7月8日,諾亞財富的一紙公告捅開了旗下私募基金歌斐資產34億元的私募產品“創世核心企業集定私募投資基金”踩雷“羅靜案”的危機。隨後,諾亞財富創始人汪靜波又用一封內部信,將肇事方以及肇事產品中與京東的關係曝光。上述私募投資基金的融資方正是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承興”)。該基金期限13個月,預期收益7.7%,用以購買廣東承興對京東的應收賬款。

  事發後,京東方面曾對本報記者回覆稱:“這一事情與京東無關,承興涉嫌偽造與京東等公司的合同進行詐騙,對於這種行為,我們非常震驚,京東已經配合受害公司進行了報案。”

  而承興國際隨後也公告稱,該集團與京東之間並未訂立合同,廣東承興並非該集團公司成員。

  但記者發現,廣東承興官網上顯示,承興國際集團創立於1996年,在中國廣州、香港、北京、上海、蘇州、深圳以及新加坡、美國洛杉磯等地皆設有分公司。而承興國際的官網在頁面末端友情鏈接了廣東承興、博信股份的官網。

  對於京東方面的表態,諾亞財富方面很快就回應稱,承興國際相關方為京東供應商,雙方存在大量長期交易,上海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歌斐”)已經就這個供應鏈融資對承興和京東提起司法訴訟,正在積極配合警方調查並尊重司法機關最終的判定結果。

  博信股份7月15日晚間公告,因歌斐對公司實際控製人羅靜提起訴訟,羅靜直接持有的博信股份125萬股被上海金融法院予以司法凍結,同時博信股份控股股東蘇州晟雋營銷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輪候凍結。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徵信中心動產融資統一登記公示系統信息顯示,廣東承興共有73筆應收賬款質押和轉讓的登記記錄。其中,質權人為歌斐的共有58筆,多項登記記錄中明確提及京東貿易。在2017年10月24日登記,廣東承興將其持有對京東貿易的應收賬款約2.18億元轉讓給了歌斐,登記到期日是2019年10月23日,並且可以看到京東貿易的應收賬款轉讓確認函回執。

  “相關情況我們並不掌握,無法判斷其真實與否。鑒於承興事件已經進入到司法調查階段,建議以司法機關公佈的信息為準。”京東方面對《中國經營報》記者回應稱,“我們唯一能夠確認的就是,此前在警方調證過程中出具了21份未結賬款的確認函,經核實均為偽造。”

  8月21日,本報記者來到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的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註冊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風中路389號2201自編A5房,而該地址實際為廣東壬豐投資集團,前台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是在這裏登記註冊的,但不在這裏辦公,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辦公。”該人員還表示:“這棟樓屬於廣東壬豐投資集團,我們會借地址給一些公司註冊。”

  據悉,在今年7月16日,承興國際曾發公告稱,廣東承興並非本集團的成員公司。

  隨後記者來到地址位於廣州的承興國際,下午5點多,其前台人士表示,要下班了,不接受採訪。

  “錢”途迷蹤

  回溯“羅靜案”,這場牽扯美股、港股、A股多家上市公司的事件其實早有預兆。

  在今年5月13日,上交所向博信股份發出的年報問詢函中,就財報中多處問題提出疑問。

  與此同時,博信股份的2018年業績也突然變臉,歸屬上市公司的淨利潤由2017年的841.8萬元降至2018年的-5244.7萬元,合併報表後的資產負債率由2017年的39.4%激增至2018年的97.7%,流動比率由2017年的2.51驟降至2018年的0.98。

  綜合各項財務數據,這家由羅靜控製的公司日常資金顯示出緊張的狀態。

  記者瞭解到,從2017年起,博信股份開始向銷售智能產品的業務方向轉型。2018年1〜9月,博信股份代理銷售智能終端產品項目的毛利率為2.91%,TOPPERS智能硬件產品的毛利率為22.53%。在去年iPhone銷量不佳的背景下,這無異於加大了下遊經銷商的壓力。

  與博信股份有業務往來的天津市天順久恒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天順久恒”)的法人代表李愛亮這樣告訴記者,天順久恒主要幫助博信股份消化iPhone、iPad以及自主產品TOPPERS系列。李愛亮表示,其線下有幾十家門店、300家下遊渠道。

  天順久恒之所以和博信股份做生意,其中的一大原因在於其上市公司的身份,天順久恒作為發展中的企業,希望能夠乘著上市公司的“東風”繼續成長。

  提到上市公司,採訪現場另一名與天順久恒相關的人士情緒有些激動。在當時,他們認為上市公司就是某種身份的象徵。另一大原因主要還是在於,博信股份方面口頭答應給予一定比例的“返利”。李愛亮告訴記者,“返利”是一種行業慣例,如中國移動販售手機給經銷商就會給予一定的返利,而經銷商們實際上也是掙返利的錢。

  李愛亮給記者翻看了厚厚一遝天順久恒與博信股份在去年簽下的採購合同複印件,記者隨機翻到一頁是2018年4月8日天順久恒以單價9070元採購2400台iPhone X 265G。通過比價軟件,記者注意到,2018年4月8日,同一手機在國美僅賣8788元,在亞馬遜中國賣9138元。李愛亮表示,如果從國代採購,價格在8500~8800元左右。

  “賠錢他們也要做,在他們看來這樣賠的都是小錢。”李愛亮說道。李愛亮一開始並不明白這個道理,後來才理解到,博信股份作為上市公司是需要亮眼的業績來從股市上賺取更多的錢,從股市上獲得幾十億元的收益,那麼賠錢也算小錢了。

  按照行規,返利都需要寫在合同中。據李愛亮透露,博信股份方面稱上市公司不好操作,因此就沒有強求其在合同上寫返利問題。第一次合作順利進行,這也讓天順久恒更加信任博信股份。

  李愛亮還透露,羅靜曾告訴他,返利已經發給博信股份CEO呂誌虎,但呂誌虎對他表示:“炒股失敗,沒錢了。”

  記者就上述問題曾向博信股份方面詢問核實,但始終未獲得對方回覆。

  京東曾屢掀反腐風暴

  “羅靜案”持續數月的發酵,再一次折射出當下互聯網公司的管理問題。近十幾年互聯網經濟快速發展,不少互聯網公司成長為擁有數萬甚至數十萬人的大公司,近年來互聯網企業也已經成為反腐敗重點。特別是巨大利益面前,如何對尋租空間進行限製管理,成為當前公司內部控製和管理的一大難點。

  包括百度、騰訊、京東、美團、360等在內的多家大型互聯網公司,都逐漸將目光放到了企業內部反腐上,有些建立起內部審查部門,有些聘請專業人士主持相關反腐工作,並多次掀起內部反腐風暴。

  京東在反腐上也是屢下重拳。2016年10月,京東反腐敗公告公佈了10名涉案員工;2017年5月,京東反腐敗公告公佈了6名涉案員工,其中多名涉案員工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2018年,京東反腐敗公告公佈了16起典型案例,其中3名員工因接受賄賂,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1名員工因利用職務便利侵占公司商品,被予以辭退處理,同時該員工因涉嫌“職務侵占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2016年12月14日,京東出台《京東集團舉報人保護和獎勵製度》並設立每年高達1000萬元的反腐獎勵專項基金;同時還上線了反腐網站“廉潔京東”,連同“廉潔京東”微信公眾號一起面向所有社會公眾開放。京東還製定了《京東集團反腐敗條例》,員工入職首先要簽署反腐敗承諾書。2017年3月發佈《京東集團廉潔獎勵試行辦法》,對有出色表現的員工進行獎勵,以期進一步完善京東反腐體系。2017年8月30日,京東還聯合騰訊、百度、沃爾瑪中國、美團點評、唯品會、360、新浪微博等37家知名企業組成的陽光誠信聯盟舉辦了第一屆反腐敗峰會,推動全行業攜手合作,共同營造誠信、陽光的商業環境。

  不過,有權力的地方,就有可能存在尋租空間。“互聯網公司和其他公司一樣,存在權力尋租空間,導致腐敗大量存在。”互聯網分析師唐欣對本報記者表示,權力尋租空間是指以權換錢,比如很多職位涉及商家管理,導致其權力面向企業之外,這就給予了權錢交易的空間。“此外,近兩年眾多互聯網公司已經發展到了利益分配階段,但大多數公司由於管理基礎薄弱,沒有反腐方面的經驗等,造成了腐敗事件頻發。”

  北京誌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則直言:“管理模式往往跟業務模式有關,互聯網行業新模式層出不窮,管理製度方面可能難以及時完善、及時適應新的業務模式,管理漏洞可能就會被內部個別員工包括高管所利用,用於牟取非法利益。”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