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退齋詩書畫文獻展出,呈現與鄭逸梅蘇步青等詩友唱和
2019年08月25日09:21

原標題:王退齋詩書畫文獻展出,呈現與鄭逸梅蘇步青等詩友唱和

“王退齋詩書畫文獻展”近日在上海筆墨博物館(福州路)開幕。展覽由王退齋家屬提供珍貴資料和書畫作品,試圖全面展現其藝術成就。

王退齋吟詠的題材廣泛,與鄭逸梅、喻衡、蘇步青等詩友唱和雲集頗多,其女兒王佩玲對澎湃新聞回憶,“父親把朋友的信件詩稿都夾在書中保存起來,都讓我深感父親與他們的友情,遠勝於筆墨之趣,是一種‘感君知己報梅花’的惺惺相惜。”

“文明造就了有意義亦有誌趣的人生,”這句話是王退齋20多歲時所作詩稿的自序,並伴隨著他過了80多個春秋。

王退齋(1906—2003年),名均、字治平、省廬,號退齋,詩畫名家。1929年,他獲教育學士學位。擅長詩詞書畫,有“退齋三絕”、“萬首詩翁”之稱,著有《退齋詩鈔》、《退齋畫集》、《退齋詩選》,作品入《當代中華詩詞選》、《上海畫報》等。曾任江南詩詞學會上海副會長、上海詩詞學會顧問,1984年入上海市文史研究館,成為《春潮詩社》副社長。他幼承庭訓,承襲泰州學派重視詩教功能的傳統,作詩重德行,不以爭妍鬥巧而捨本逐末。2014年故鄉泰州為他建立了“王退齋紀念館”。

王退齋

展覽現場

王退齋在他寫的“詩論”里指出:“韻律改革問題:傳統詩詞,一般都用‘平水韻’——,‘佳韻里有些應與麻韻合,有些應與慶韻合,不必另立一個韻……詩詞更重要的是主題思想, 我們應該明確詩人的重要使命和詩詞的偉大作用。古稱詩人為風人,就是要以詩人的品格和作品影響社會,‘草上之風必偃’,以詩人應起的作用,將社會推向前進……”他在16歲時寫過一首“詠春筍”的詩,“……大節而今猶未著,新芽初露已稱奇。干霄有待期他日,脫穎何當趁此時。”

王退齋寫給子女及學生的人生箴言,也是家訓

王退齋相關書籍

王退齋又曾以“詠史”七律十五首,總結了從夏朝到明朝19個帝王朝的興亡。1949年10月1日,全國一片歡欣鼓舞,王退齋當天寫成9首催人奮進的雄壯凱歌;而遊覽詩“喚起低眉諸古佛,也應放眼看新邦”的新意非同凡響。在筆墨博物館的展廳中,觀眾可以看到“抗戰勝利”、“班超小傳”等一系詩歌手稿、冊頁等。

冊頁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祝辭》

王退齋吟詠的題材廣泛,獲得詩友唱和雲集,家裡堆積了許多詩詞書信。據王佩玲回憶,“父親把朋友的信件詩稿都夾在書中保存起來,都讓我深感父親與他們的友情,遠勝於筆墨之趣,是一種‘感君知己報梅花’的惺惺相惜。”

王佩玲曾在回憶父親的文中寫道,“同邑南社社員仲一侯轉呈給柳亞子先生,柳亞子讚歎其‘筆調清新,深見少年大才,古詩集中亦不可多得!’由此父親成為南社朋友的忘年交,才名冠於一方。”

周退密書王退齋信函

蘇局仙書王退齋信函

施南池書王退齋信函

在展覽現場,可以看到王退齋與龍華寺明暘法師、金山寺方丈慈舟、普濟寺方丈妙善、甘肅省文史館長張思溫、江蘇文聯主席李進、文化名人沈瘦石、鄭逸梅、喻衡、毛穀鳳、周退密、潘家麟、陳壽愚、秦子卿等名人的書信往來。其中不少書信是互相來往的詩詞唱和。例如,蘇步青唱和的詩句有:“夙從圖畫識名山,八十年來未得攀,賴有高人傳秀句,嵐光波影案邊看”。百歲蘇局仙有句云:“高吟引吭飛聲壯;激起驚呼落句奇。”還有周退密在王退齋八十大壽時所寫《浣溪沙》詞等。

王退齋書法,《上海市書法展覽開幕賀詩》

王退齋除了擅作詩詞,也長於書畫。據王佩玲介紹,在書法上,雖然他讀過不少字帖,但基本還是寫顏體字,“父親從小崇敬顏真卿一生忠烈人品極高,其書法雍容大度,充溢陽剛之美。父親用‘字正腔圓’釋義書法:字如其人,心正字芯正,所謂‘腔圓’,是書寫的氣場,是‘浩然之氣’!”

上世紀80年代,曾有多處請他的墨寶。在為梅蘭芳紀念館題寫的對聯中,他將書法轉而優雅的風格:“舉鳳回鸞,引商刻羽,絕藝抎梨園,一代聲華蜚薄海;蓄鬚明誌,援手振災,高風崇梓里,千秋典範重鄉邦。”

《蒼鷹圖》

而在繪畫上,王退齋早年學習費丹旭、任伯年的畫法,由工筆人物仕女入手,畫風清秀細膩。王佩玲說,由於白天吵鬧,畫人物畫又講究細筆線條,所以這些畫作大多是他在半夜爬起來完成的。

《香山九老圖》

他的畫以自繪自題詩作為一大特色,所繪的《紅樓夢故事圖》十幅,每幅題評論詩七律一首,堪稱力作,曾參加江蘇省舉辦的大型畫展。又曾應有關方面邀請,為馬寅初、梅蘭芳、柳亞子、傅抱石、蘇局仙等著名人物畫像,題寫自創詩詞,藉以增加畫意。

在開幕活動上,人文紀念館研究員苗青講述了王退齋的往事,談及了其大學時代涉獵東西方思想,見識廣博,講述了他年輕時為救亡圖存,代表學生會起草上奏救國萬言書;抗戰期間棄職明誌,靠賣字畫維生;解放戰爭時期,為保護學校資產冒著戰火搶救他人的故事。

王退齋紀念館

此外,苗青還談及了王退齋惜才的品質。“一天,王退齋到菜市場去,看到蔥薑攤位旁偏倚著一株殘破的水仙花,便對攤主說:‘水仙花不是大蒜頭啊,咋不弄個水盆養一養?’攤主說:‘你要養你去養,這還不值大蒜有用’。王退齋便立刻付了錢,做了一回水仙花救主,回家後寫下了一首詩:殘妝猶是水中仙,底事沽身到市廛。直與青蔥同論價,難和綠萼共爭妍。清泉白石誰將護?玉骨冰姿只自憐。忍使名花任憔悴,解囊我為贖嬋娟。他是用了比興法,寫的是水仙花,比喻的是人品;抒發的是大愛之情、惜才之意啊。”

展覽現場,王退齋之女王佩玲回憶其父

王佩玲回憶到,“父親曾經拒絕了去銀行等高薪的職位,而是打算一心為教育。小時候吃飯前,父親都會用筷子搭橋樑,為我們講述基礎力學和橋樑結構,用碗比做地球、太陽月亮,講述天文知識……”

展期將展至9月22日。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