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競速、守望互助、永不放棄——直擊汶川強降雨洪水泥石流救災
2019年08月25日20:25

原標題:生死競速、守望互助、永不放棄——直擊汶川強降雨洪水泥石流救災

  新華社成都8月25日電 題:生死競速、守望互助、永不放棄——直擊汶川強降雨洪水泥石流救災

  新華社記者張超群、楊進

  8月20日淩晨,受持續強降雨影響,四川省汶川縣、理縣、茂縣、鬆潘縣、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等地突發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其中汶川縣境內100%鄉鎮和90%以上群眾受災。與災害同步的,是一場救援的生死競速和同胞的守望互助。

  有一種救災叫生死競速

  20日,從四川省南充市到汶川縣水磨古鎮參加美食商品購物節的展商馮秀蘭一家住在壽溪河邊的展位里。

  淩晨2點多,馮秀蘭發現攤位進水,轉眼間水就從腳脖子猛漲到齊腰深。她剛把8歲的孩子從板床上抱起來,板子和被縟就被衝走了。情急之下,馮秀蘭和家人抓住對面商舖的門窗爬到房頂,這才躲過一劫。

  洪水退去,水磨鎮河道兩側淤積了厚厚一層泥沙,最厚處超過半米,泥沙中裹挾著大量上遊衝下來的植物枝幹,粗的直徑達50釐米。大量私家車被洪水衝毀,堆擠在一起,有的倒立在旁邊的樹幹上,有的被衝入居民房屋。

  水磨上遊的汶川縣三江鎮,原本流經鎮邊的河道因水勢過猛改道,穿城而過,淹沒了大半個場鎮,很多建築像是建在河中央。

  截至25日,災害造成阿壩州10.2萬餘人受災,12人遇難,26人失聯。

  災害發生當晚,水磨鎮專職消防隊一行7人接警前往三江鎮救援被困遊客,消防車剛開出幾公里就突遇洪水。33歲的班長更斯窮犧牲,隊長楊鑫被洪水捲著漂了3公里多後被甩上岸。倖存的6名消防隊員忍著傷痛連夜搜救疏散被困群眾。直到23日中午,楊鑫才從緊張救援和戰友犧牲的悲痛中回過神,吃了點飯。

  “災情就是命令,我們是當地的救援力量,最熟悉情況,必須堅守。”楊鑫的手臂和腿上佈滿傷痕,因為要駕駛救援車輛,膝蓋上的傷口剛剛結痂又被撕開。

  災害發生後,四川省和阿壩州第一時間響應,成立前線指揮部,快速形成應急救災體系,組織公安、消防、武警等超過3000人的救援力量投入救災,發放棉被(6950床)、大米(41.25噸)、食用油(2.75噸)等25類救災物資。

  有一種力量叫守望互助

  災害無情,人有情。幾乎與洪災同步,汶川等地的黨員群眾全力互助自救。

  汶川縣映秀鎮的漁子溪村因地勢高,受災較輕。災害發生當天,這個800多人的村子就組織近200人下山,把附近受災群眾轉移到村上。20日晚上,漁子溪村安置300多人,有村民家中最多時住了14個人。

  “當時還在下雨,很冷,老人和小孩很多,安排不好肯定要生病。”村民馬桂華說,“我把家中多餘的棉被全拿出來,床上、沙發上不夠住了,就搭起木板鋪上棉被。”第二天一早,村上自發搭起流水席,讓避災的鄉親們吃上熱飯。

  得知災情後,27歲的汶川縣漩口鎮小夥姚雄雇了一名司機,兩人分別開著幹工程用的鏟車和挖掘機投入搶險。“人命更重要,我是年輕人,如果需要我去,我立馬就去。”經曆過汶川特大地震後,姚雄深知與時間賽跑的重要性。

  “村民們的房子毀了,田地也被掩埋了,看著讓人痛心,我們也想出一份力。”21日,汶川順豐快遞的嚴代軍自發組織了一支14人的快遞小哥誌願隊,自掏腰包購買食物和水等生活物資,徒步趕到汶川縣綿虒鎮臨時安置點,將溫暖送給受災群眾,並協助當地民兵和村民清理道路和房屋中的淤泥。

  “汶川是我們共同的家園,有難大家一起扛,都會好起來的。”嚴代軍說。

  有一種溫暖叫永不放棄

  8月正是阿壩州的旅遊旺季。突然降臨的災害造成9.55萬餘名遊客滯留,僅在汶川就滯留了4.72萬餘人,其中很大部分是暑期進山避暑的老年人和兒童。

  四川省州縣三級政府緊急調度直升機、大巴車並組織私家車疏散遊客。

  轉移遊客最忙碌時,水磨旅遊客運站一天就要轉運近3000人。客運站負責人周進曾在九寨溝運管所任所長,豐富的運輸經驗讓他在這次遊客轉移中從容應對。“災害面前,各方力量都很給力,一聲招呼,運輸企業的40多輛大巴車很快到位。”周進說。在客運站,遊客從下車、候車,再到上大巴秩序井然。

  73歲的苟大明在撤出之前已經在三江鎮住了一個月。見到記者時,他正在客運站等待返回成都的大巴。“發現沒電、沒水時,我們確實有點慌了,不過政府很關心我們,工作人員很辛苦,有人兩天兩夜沒闔眼。”

  24日12時49分,隨著最後一輛運送受困村民的皮卡車駛入臥龍耿達鎮政府,受困於耿達鎮龍潭電站庫區窯子溝的96名遊客和村民,經過100多個小時的晝夜空地聯合救援,全部安全撤出。

  “就曉得你們沒放棄我們。”看到救援人員,有受困遊客流下了熱淚。截至24日中午,此次汶川洪水泥石流災害中的滯留遊客全部被轉移至安全地帶。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