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調度醫生王晨旭:電話線牽著的“生死競速”
2019年08月25日18:26

原標題:120調度醫生王晨旭:電話線牽著的“生死競速”

王晨旭指導求救人員對病人進行前期搶救,不浪費一分鍾搶救時間。他的工作隨時準備著生死競速。

北京120調度指揮中心調度醫生王晨旭的工作看起來很簡單,負責記錄地址、電話、病情,派出急救車。

但其實,通過急救電話,王晨旭指導求救人員對病人進行前期搶救,不浪費一分鍾搶救時間。通過他的電話指導,心臟驟停的人成功心肺複蘇;高燒抽搐的孩子成功降溫;車上生子的產婦平安送醫。他的工作隨時準備著生死競速。

“我的任務就是通過電話線……做最應該做的事情。”王晨旭對新京報記者說。

王晨旭正在接聽急救電話並記錄信息。 新京報記者 浦峰 攝

父親去世,讓他立誌學醫救人

工作中,王晨旭一直堅持“先救命再治病”,這句話,他也反複和打來急救電話的人說起。

“人一旦死了,一切就都是空談了。”這番話是王晨旭的真實感受。

高二那年,他失去了父親,這讓他深知生命的脆弱。因此,王晨旭念了首都醫科大學的臨床醫學專業,成為一名醫生。

那是高二那年的一個週末,王晨旭和父母去探望姥姥姥爺。吃了午飯,父親一直說後背疼,想要睡一會。家裡人沒有在意,誰知道,這一覺睡下去,父親卻再沒有醒來。

十多年過去了,談到父親的去世,王晨旭顯得很冷靜。他說,學醫五年,讓他對生命有區別於常人的認識:“生命是一個過程,生老病死,誰都不能免俗。當意外發生的時候,往往幾分鍾就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王晨旭說,他有時突然回想起來父親出事時的情形,不由自主反思,當時如果盡快給父親做心肺複蘇,他可能不會死:“那時候,全家人都在傻等急救車,沒有採取任何自救的手段,現在真的很後悔。”

自身的經曆讓王晨旭在工作中格外認真。

每一個急救電話,不論病情大小,他總是認真的對待,儘可能使用自己的知識,在急救車趕到現場的空隙中,填補上急救的空白:“雖然我不在一線,但我仍然是一名醫生。給患者提供幫助,是我的職業本能。”

指導家屬物理降溫,搶救抽搐男童

8月19日晚上9點多,120急救中心接線大廳里響起一聲電話聲,沒等鈴聲再次響起,電話就被接了起來。

“你們快來,快來,急救車,我孩子沒呼吸了。”急促的求救聲從電話那頭傳來。28歲的120調度醫生王晨旭拿起電話,面容鎮靜,目光看著屏幕,手上飛快的打著字。

“現在孩子的情況如何?吃過什麼藥?我需要您儘可能的描述清楚。”他專注得有些嚴肅,語氣冷靜,語速很快。不到2分鍾,王晨旭已經在電腦上完善好地址、電話、病情等信息,急救車隨之派出。

“急救車已經派出,不要慌,按照我的指示來做。”王晨旭派車後並未掛斷電話,而是開始指導求救人做物理降溫,“用溫水打濕毛巾,擦拭孩子的腋窩、額頭、耳後,慢慢擦,多擦幾次。”經過短暫的停頓,他問:“情況如何,還抽搐嗎?”

經過六分鍾的指導、詢問的反複循環,王晨旭說了一句“好”,然後掛斷了電話:“急救車已經到達,孩子也不抽搐了,應該沒有危險了。”

原來,剛剛的求救電話是一名母親打來的,她四歲的兒子高燒不退,並且伴有抽搐。孩子母親情緒十分慌張,一邊哭一邊不知所措。王晨旭瞭解情況後,讓她立即對孩子進行物理降溫,同時等待急救車到來。

王晨旭告訴新京報記者,幼兒發熱容易造成抽搐,抽搐的時間過長很容易窒息,除了盡快降溫,並沒有其他有效的方法。家屬如果能夠冷靜處理,先做前期降溫等工作,對後續的急救也會有幫助。

“我的任務就是通過電話線,讓她冷靜下來,做最應該做的事情。”王晨旭說。

王晨旭在單位。 新京報記者 浦峰 攝

電話指導,搶救心臟驟停患者

一個電話能救命,是王晨旭工作的真實寫照。

7月27日晚上十點多,王晨旭接到一個急救電話。家屬稱,患者已經沒有呼吸。他憑藉專業知識判斷患者發生了呼吸心跳驟停。家屬慌張的一直說“快來”,王晨旭冷靜的多次重複詢問“地點是哪裡”,並且手已在電腦上飛速敲擊。很快,患者姓名、病情、家庭地址等信息已同步到電腦,並安排上了救護車。

王晨旭一邊穩定家屬情緒,同時指導家屬對患者的“意識、呼吸”情況進行判斷,隨後立即指導家屬對患者實施心肺複蘇術。他說,對呼吸心跳驟停的患者在“鑽石4分鍾”實施有效的心肺複蘇術,會大大提升存活率。

“救護車已派出,先把心肺複蘇做起來,我來教你”“讓患者平躺在地板上”“一隻手的手掌根部放在他兩乳頭連線的正中間,另一隻手掌壓在這隻手的手背上,快速用力按壓胸部,每秒鍾至少兩次,向下5釐米”“堅持做600次或一直做到急救醫生接手”“1、2、3、4,1、2、3、4……”王晨旭短促而沉穩地指導家屬對患者進行心肺複蘇。

十分鍾後,急救車到達現場,急救醫生迅速接手繼續搶救。40分鍾後,患者呼吸心跳恢復了。在電話裡,王晨旭聽著家屬的喜極而泣,才長出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把“生死競速”,他帶著患者跑贏了死神。

夜間,北京急救中心的大門。 新京報記者 浦峰 攝

產婦車上產子,指導保護新生嬰兒

在急救工作中,求救人情緒崩潰是一件平常事。王晨旭說,在情緒的影響下,求救人無法說清楚地址、病情等基本信息。甚至還會出現辱罵的情況。

王晨旭坦稱,工作第一年,他遇到暴躁的求救人,也會被影響,情緒變得憤怒焦慮:“上班第一年,有一名求救的家屬只會說‘你快派車’,其他信息一概不說。我多問了幾次,他就開始罵人,我生氣到發抖。那時候,我想是不是應該換份工作。”

事後,王晨旭冷靜下來,反思自己,這才意識到多說一句廢話,就在增加患者的一分風險。時間長了,他總結出規律:“作為急救調度醫生,不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保持絕對冷靜,盡快完善信息,派出急救車才是正經事。”

2019年5月初的一天,下午三點多,王晨旭接到一個急救電話,對方是一名新生兒的父親。當天,他正開車帶懷孕的愛人從通州到婦幼醫院做產前檢查。沒想到,在路上愛人竟然突然生產,在車上把孩子生了下來。男子又急又喜,在電話裡又哭又罵,更不知道應該如何做。

王晨旭在派車的同時,指導男子對新生兒的呼吸進行檢查。在聽見孩子的哭聲後,他放下懸著的心,開始指導男子解下鞋帶,給嬰兒結紮臍帶。由於孩子的臍帶還連著胎盤,而胎盤仍在母親體內,王晨旭反複囑咐不要輕易挪動孕婦,不要拉拽臍帶:“胎盤如果不能順利娩出孕婦體內,很容易造成產婦大出血,會有生命危險。”

家人的支持,最溫暖的力量

2019年是王晨旭工作的第三年。相比畢業那年,他已經長了十五斤肉,體重達到了人生新高。至於肉怎麼來的,王晨旭很清楚。每天8個小時的工作,幾乎沒有時間離開椅子。回到家裡,說話過多也讓他提不起勁頭出門運動,“不胖才怪”。

不僅如此,長時間的坐著,導致王晨旭的腰和頸椎都有病痛。雖然年紀輕輕,卻也擔心陰天下雨。但家人的支持,讓王晨旭覺得十分溫暖。

看到時常腰酸的兒子,王晨旭的母親是心疼的。即便如此,她還是一直鼓勵他並且支持他,在急救接線員的路上繼續走下去。王晨旭的母親有著最單純的想法,救人是善行,兒子每天做的工作都在做好事,救人命。她認為,相比到一線去治病救人,打電話似乎更適合沉默內斂的王晨旭。她經常用最樸實的方式鼓勵兒子:“家裡不圖你多掙錢,這份工作很好,你就踏實的做下去。”

王晨旭的妻子是兒童醫院的一名醫生,他的大學同學。她更能理解王晨旭的辛苦和心情,兩個人每天見面總會討論遇到的病人、病情,相互鼓勵也相互吐槽。妻子的理解和支持,讓王晨旭放心的投入工作。

“我和病人從不見面,就靠一條電話線連著。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這條電話變成一劑藥,一條綠色通道,讓病人能夠跑贏死神,跑贏病痛。”王晨旭說。

新京報記者 張靜雅

編輯 郭琛

校對 李立軍

推薦身邊“追夢人”

郵箱:xjbgandong@126.com

熱線:010-67106710

發微博@新京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