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關係的3個真相,殘酷又真實
2019年08月25日19:55

  你要成為生命的導演,而非演員

  電視劇《大宅門》里,白家小姐愛上名伶萬筱菊,可惜萬先生已有家室,於是她就與照片結婚。多年以後萬筱菊去她家避難才真正明白她的心意,很是心動,但是白小姐卻躲開了。

  為什麼?因為萬先生不明白世間情愛分兩種:

第一種是角色扮演;

第二種才是真人出鏡。

  白小姐所愛,不是你萬先生本人,而是她內心世界塑造的那個完美形象,那個“萬先生”是如此完美,以至於我們都不需要真人出鏡了。

  世界上大多數愛,都停留在角色扮演的層面。

  角色扮演的世界是碎片化的,斷裂的。出軌前,這個男人是我此生最愛;出軌後,這個男人是世界上渣中之渣。天堂和地獄瞬間轉換,簡單快速,不留任何過渡的空間。

  就像一個兩三歲的小孩,你不給他好吃的,他會立刻說:我打死你。

  因為在他的想像中,打死壞的你,就能換回好的你。

  這樣的人,從小就缺乏足夠的過渡空間,要麼是缺乏挫折,要麼是過於挫敗。前者變得過於晚熟,後者變得過於早熟。

  總之,他們的世界要求自己必須快速反應,因為他們缺乏有人幫他們從黑白兩道的世界之間的河流中擺渡過去。

  這樣,他們就會進入到一個整體的,連續的世界。

  這就是大多數人在情感、事業上遇到的難題,如果我殺死我的壞丈夫,我的好丈夫也死了,如果我放棄了壞的部分,好的部分也隨之而去了。

  人不是蚯蚓,你把壞死的部分割除,還能再長出來,事實上,人沒有重生的本事。

  人就是如此,當我們無法自愈的時候,就會付諸於幻想,這就是為什麼這個世界有那麼多小說、電影、電視劇的原因,因為我們需要麻醉品,來逃避創傷。

  但是如果我們無法區分自己的幻想和現實,就有一天會發現激情之後的新一輪創傷。

  很多人在情感中不斷上演這樣的劇情:

1)我看到了真命天子!→2)真命天子出軌了,原來他是渣!棄之。→3)這次我遇到的才是真愛!→4)又出軌了……N)這個世界沒有好男人了,心如死灰地活著吧。

或者:

1)我看到了真命天子!→2)真命天子出軌了,原來他是渣!棄之。→3)我找另一個類型的真命(如果以前我的類型是運動男,那麼這次我找個適合結婚的!)!→4)又出軌了……N)這個世界沒有好男人了,心如死灰地活著吧。

再或者:

1)我看到了真命天子!→2)真命天子出軌了,原來他是渣!棄之。→3)我降低標準好了,我委身下嫁好了,找我愛的,不如找愛我的,我圖的,就是他這樣跪舔我!→4)又出軌了……N)這個世界沒有好男人了,心如死灰地活著吧。

再再或者:

1)我看到了真命天子!→2)我的父母的遭遇或者我的閨蜜告訴我,不要飛蛾撲火,棄之→3)我降低標準好了,我委身下嫁好了,找我愛的,不如找愛我的,我圖的,就是他這樣跪舔我!→4)又出軌了……N)這個世界沒有好男人了,心如死灰地活著吧。

再再再或者:

1)我一直都過的很好啊→2)我遇到了真愛,可是我已經結婚了啊!3)我的父母的遭遇或者我的閨蜜告訴我,不要飛蛾撲火,棄之→3)可是我太痛苦了,但我不敢,心如死灰地活著吧。

  我在諮詢中經常看到的,是這樣的場景:一群手無寸鐵的青年們,喊著口號衝著軍政府衝擊,在重機槍的掃射下,無一倖免。

  感情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修羅場,屠宰場。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有機會。

  這些經曆多了,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個人如果愛而無覺察,那真的就是創傷的炮灰。

  他們最需要的,是一個過渡性的空間。

  他們最需要的是,一個媽媽告訴他,不用怕,有我在;一個爸爸告訴他,你該如何應對生命中的種種暗流。

  在很多人最痛苦,最無助,最三無的時候(無力感,無望感和無助感),我都會問一個問題:你最需要的是什麼?

  絕大多數人會跟我說:陪著我。

有一個人跟我說,我很怕死,可是當我奶奶去世以後,我不怕了。

為什麼?我問。

他說,我奶奶一直都沒嚥氣,挺了三天三夜,就等著我回國見最後一面,當我終於趕回來,握住她的手,她微笑著,吐出最後一口氣。

那一刻,我明白,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當你死的時候,沒有可以握住的那雙手。

有了你想見的人,連死都是可以接受的。

你知道嗎?

每當我身處絕境的時候,我就會想到我奶奶死前的微笑,那一刻我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任何讓我害怕的事兒了。

你知道,當你有這樣的一握以後,你的人生就會有了根。

  其實,我們每個人活在這世界上,都在尋找這樣一雙手,可以作為我們一生的根系,可以讓我們迎接生命中的各種風暴。

  開始,我們是跟父母要,父母給不到,就找伴侶要,伴侶給不了,就跟孩子要,跟事業要。但是這些都必然會失敗。

  我們只能跟自己要,而自己要的過程,是需要一個溫室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產生宗教或者心理學的原因。

  反求諸己(認識自己的核心情結與核心觀念)

  學心理學是為了什麼?

  識別套路。

  識別自己的套路和他人的套路,以及這個世界的套路。

  什麼是套路?

  套路就是耍流氓。就是儘量讓別人承擔責任,自己可以偷懶。

  這個世界上主要有兩種套路。一個是做好人,一個是做壞人。

  比如女人們喜歡做好人,賢良淑德啊,聖母裝萌啊。做好人的耍流氓之處在於,我只要把好事兒做完了,我可以不管你的需求是什麼,只要你不付款,你就是道德罪人,你就要認罪伏法。

  男人喜歡偷偷做壞人,就是各種渣。做壞人的好處是,可以不解決問題,解決問題就會暴露自己的脆弱和創傷,那又何必呢。

  所以男人會說:你做的一切都無可挑剔,可是我就是不愛你了。

  女人說:我都做的無可挑剔了,你憑什麼不愛我。

  那是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做老婆或者做老公的標準試卷,而答案其實也各有各的不同。

  反正,我只知道,一切的“標準答案”,都是錯的。

  如果你做了很多很多,對方卻不領情,那麼你就需要得出一個結論:你做的,不是對方想要的,我們做的,只是自己想要的。

  從本質上,每個人都是自私的,如果你不承認這一點,你可能就是入戲太深了。

  所以之前,有人給我留言“我是可以獨處的,但前提是我要有書和可以聯網的電腦”。

  其實我們在這個世界主要的工作就是“殺時間”,防止自己面對自己。我們會創造出各種搞笑逗樂或者嚴肅的,傷痛的事情,引開自己的注意力,防止自己面對自己。

  所以你是扮演一個良心喪盡的浪子,還是一個屢屢受騙的傻美甜,或者一個愛心爆棚的聖母,或者一生壓抑的腹黑男,都是你的套路而已。

  所謂成熟,就是不再入戲太深。

  你可以作為觀眾,看看自己的表演。

比如,我的前半生,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對我的母親有那麼多情緒。後來在一次團體中,帶組老師跟我說:盧悅,你好像要照顧到組里所有女生?

忽然之間,傷痛不可遏製地奔湧而至。

我在觀眾席看到了自己的戲劇。

原來我的人生,我一直扮演著照顧者的角色,所以我才會對自己的媽媽有那麼多糾結!當我想遠離她的時候,我會自責;當我想靠近的時候,我會耗竭。

其實這隻是我的內心戲,和現實的父母毫無關係。

正因為我入戲太深,所以我會情不自禁地想照顧他人。因為我內心有一個小孩,太需要照顧。而我卻排斥他,無法照顧他。

我不接受自己的脆弱,所以我才會對他人的脆弱如此敏感,我不允許他人暴露脆弱,所以我就變成了“聖母”。

  這就是“反求諸己”的好處,從此你再也不能那麼投入地演戲了,你也就不再強求他人配合你演這些角色了,當他們有了不同於你安排的角色的時候,你也不會心生怨念了。

  因為你知道,那隻是你的需要。

  你終於可以活在現實中,而非你強加於世界的現實。

  但代價是,你要不得不回收這個脆弱的自己。而這輩子最難的不是照顧別人,而是照顧自己。

  做任何事情,留白(複盤)最重要

  在我做記者的時候,曾經採訪一個世界五百強企業的老總:

在你人生中,你最重要的經驗是什麼?

他說:在我剛剛進入職場的時候,一個老領導這樣跟我說:小白,你的優勢是思維敏捷。但我勸你做一個有悖你本性的事情——在說每一句話之前,你最好等30秒。

這句話,影響了我的一生。他說。

因為當我可以等30秒的時候,我發現我可以少說太多廢話、錯話,我太多的話都是在浪費時間,乃至自我傷害的。

  薑文說過,讓子彈飛一會兒。

  衝動是魔鬼。

  我們的人生,絕大多數都毀在這些衝口而出,不假思索的時刻。而一個人的成熟,就看他是否有足夠的涵養、容器。

  曾奇峰老師曾說過,在諮詢中,他無數次克製自己想說話的衝動,有時甚至會掐住自己的大腿,讓自己能安駐心神。

  這絕對是非常磨練人的。

  有個朋友跟我說:他經常和妻子遇到這樣的問題。

  妻子是樂觀型的人,一旦有了想法,就會充滿熱情地去做,但最怕的就是兩件事:

  (1)潑冷水;

  (2)提建議。

  因為她很喜歡那種躊躇滿誌的無所不能感,一旦氣氛破了,她立刻就什麼都不想做了。潑冷水,和提建議都會破壞她的全能感。

  而他則是悲觀型的人,遇到事兒,他喜歡先說最不好的,然後再想好的事兒。而他最喜歡的莫過於和他人一起分享,這樣感覺到好像兩個人是可以完全融合在一起的,甚至在一起追劇的時候,他也渴望老婆是完全投入的,因為這樣他就感覺到好像兩個人是可以有強烈共鳴的,否則他就恍然若失。

他們經常產生衝突的,恰恰在於此。

妻子希望一鼓作氣,希望感覺自己的獨立性。丈夫希望凡事先想壞的,希望一起商量著來,感覺到強烈的共鳴感。

兩個人的自我都渴望通過兩種不同的方式加強。

妻子希望有這種感覺:你看我,多牛逼。

丈夫希望有這種感覺:你看我們,多牛逼。

如果他們不對此覺察,就會在瞬間產生巨大沖突。

妻子說:我不喜歡你幹涉我,不喜歡你操縱我!你為什麼這麼自戀?

丈夫說:我好心好意給你提建議,你怎麼能說我操縱你?你為什麼這麼有敵意?

  如果他們就此全心全意地爭吵,而不是讓子彈飛一會兒,給雙方一個複盤的機會,那麼他們就會在彼此的誤解中越陷越深。

  妻子覺得丈夫野蠻粗暴,丈夫覺得傷心而委屈。

  當情緒過去以後,他們可以一起談談。丈夫明白了,妻子最深的渴望是,感覺到自己的美好,這樣才能對抗她內心的自卑。妻子明白了,丈夫渴望很多的共鳴,這樣他才可以對抗自己內心深深的孤獨感。

  如果他們不給彼此機會反思和覺察,情感的垃圾就得不到處理,就像一個個子彈都留在身體里,最終情感死於便秘中毒。

  說到這裏,你就會發現,人生是一個苦旅。

  你想追求的幸福感和價值感,都不如一個意義感更終極。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