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書單 | 周瘦鵑的愛情傳奇與民國初年的都市文藝
2019年08月26日14:40

原標題:一週書單 | 周瘦鵑的愛情傳奇與民國初年的都市文藝

“周瘦鵑”的名字,對於二十世紀上半葉的時尚青年恐怕不陌生。他是民國時期通俗文學“禮拜六派”創始人之一,著名翻譯家、作家、出版家和電影評論家。陳建華的《紫羅蘭的魅影》一書透過文人周瘦鵑,來透視1911年到1949年間的上海文學文化。

《紫羅蘭的魅影》,陳建華 著,上海文藝出版社2019年1月版

20世紀初的上海猶如都市萬花筒,陳建華教授的《紫羅蘭的魅影》一書便透過文人周瘦鵑,來透視1911年到1949年間的上海文學文化。“周瘦鵑”的名字,對於二十世紀上半葉的時尚青年恐怕不陌生。他是民國時期通俗文學“禮拜六派”創始人之一,著名翻譯家、作家、出版家和電影評論家。《紫羅蘭的魅影》這本書,以新文化史為視野,以他當年的哈佛博士論文為基礎,集合了他數年來對周瘦鵑為代表的知識分子群體多方面的觀察。

  

這本書呈現了大量原始報刊文獻和圖像材料,以圖證史,話題也包羅萬象,這一方面也因為周瘦鵑這個研究對象涉及了相當豐富的時代層次。在思想上,他實踐主張“新舊兼備”的改良,熔國粹與西化於一爐。在小說里,他頌揚“高尚純潔”的愛情,同情婦女與弱勢群體;語言形式上,文言與白話並重,既傳承中國抒情傳統,又借鑒西方小說技巧,雅俗共賞。他還通過“影戲小說”等引進西方電影觀念,為中國早期電影做出了有意思的貢獻。周氏及其同人把紫羅蘭打造成文學雜誌的品牌,以傳統名花美人的審美意趣打造時尚女郎的形象,來傳播現代物質文明。周瘦鵑與紫羅蘭的愛情傳奇,是“以上海為中心的民國初年現代都市文藝的百科全書”,反映了民國時期愛情、婚姻與家庭的複雜性。(董牧孜)

《理想的讀者》,(加)阿爾維托·曼古埃爾 著,宋偉航 譯,新民說|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9年8月版

在閱讀之初,我們都是天真的讀者,不管我們開啟的門類是小說、曆史、哲學還是詩歌散文,我們都在其中尋找能讓時間浸染趣味的東西。而後,隨著閱讀反思的增多以及閱讀視野的擴張,我們逐漸從天真的讀者變成經驗的讀者,用智性和闡釋將閱讀推向了另一個階段,彷彿一個告別童趣階段的成年人。那麼,在這二者之中,是否又存在著某種本能而不失深度的空間呢?阿爾維托·曼古埃爾用自己的閱讀經曆告訴我們,這是完全可能的。

曼古埃爾是一個專注、有趣且毫無“野心”的讀者——在淺嚐輒止後,他確認了自己沒有創作文學的才能,轉而做一個世界上最理想的專業讀者。他曾經編寫了《想像地理詞典》,把文學中所有令人難忘的場景(從中洲魔多、霍格沃茨到卡夫卡的城堡)總結起來,並親手繪製插圖。《理想的讀者》收錄了曼古埃爾的八部散文,在這些記錄中,閱讀既是令人迷戀的幻象,也是現實的一部分。他記錄了自己在閱讀途中的經曆,與作家的交流和故事背後的趣聞。在他富有生命力的文字中,我們能夠再一次感受到文學的魅力,並忍不住再次翻閱他所提及的那些小說的慾望。這或許便是一個理想讀者的狀態:讓文學在生命與交流中蔓延。(宮照華)

《撞城》,劉守英 著,譯林出版社2019年8月版

在國內學術界談土地問題、土地製度,很難繞過劉守英。他既參與過義烏、餘江等地改革試驗,也在政策研究部門擔任過要職,如今到高校教書並著書立說,這些經曆讓他在學術和政策兩個領域都提出了難以忽視的意見。他認為土地製度需要繼續改革,在農村包括以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為中心重構土地權利關係,在城市包括從經濟競賽和政策安排上徹底降低對土地開發的依賴。

  

而此本《撞城》作為文集,就像副標題“一位經濟學人的鄉城心路”所言,它從研究回到研究者背後的那個生活世界。在那裡,劉守英數次“撞城”,從農村考到大城市上大學、“打拚事業”,在前半生由一位農家子弟成為影響一方研究領域的學者。也是在那裡,讀者可能會理解他何以對一些土地觀點不以為然,或認為它們隔靴搔癢,同時可能會理解他研究土地的基本方法和觀點。這不是完美推崇。沒有一種方法或觀點是盡善盡美的。重要的是,劉守英的“鄉城心路”有他篤定的方法、觀點,並對國內外眾多政經議題都持開放的研討態度。(羅東)

《愛麗絲的失語花》,(澳)荷莉·鈴蘭 著,方維芊、林漢揚 譯,中信出版集團2019年6月版

這是一個從女孩到女人的成長故事,顯然,這個過程中當然有鮮花,卻也充滿荊棘。對於故事的主人公愛麗絲來說,這個過程還伴隨著自我懷疑,以及各種暴力。愛麗絲的原生家庭中充斥著家庭暴力——愛麗絲常常看到媽媽阿格妮絲身上傷痕纍纍,也常常在夜晚聽到父親毆打母親的聲音。這讓愛麗絲的心中產生一個邪惡的念頭——縱火燒死爸爸。然而,在一次意外中,愛麗絲真的間接導致了一場家庭火災,就此失去了雙親。舉目無親的愛麗絲被素未謀面的奶奶瓊帶到了位於澳洲的桑菲爾德花園農場,愛麗絲在那裡學會了用花語治癒童年的傷痛,用花朵說出言語無法表達的心緒。

  

但故事絕非如此,畢竟人生如此漫長,以至於愛麗絲不得不再次捲入那如同輪迴魔咒一般的命運。隨著愛麗絲長大,奶奶的隱瞞、背叛,以及一場錯誤的戀情讓愛麗絲意識到,花朵的語言並不能為她譜寫屬於自己的人生。她必須找到勇氣直面失去與傷痛,講述她自己的故事。《愛麗絲的失語花》是2019年澳州ABIA年度小說,也是新銳作家荷莉·鈴蘭的處女作,即將由澳洲HBO改編為電視劇。鈴蘭生於澳洲東海岸,在母親的熱帶花園里長大。2011年,鈴蘭取得曼徹斯特大學創意寫作碩士學位,這之後她開始了作為新銳作家的寫作生涯。在這本書中,我們可以看到諸如黑火蘭、法絨花、蠟菊、藍針花、彩繪羽毛花等三十種美麗花朵和它們所蘊含的花語串成的故事,這些名字同時也是小說的章節目錄。(何安安)

作者 | 書評週刊編輯部

編輯 | 李永博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