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無名女屍案沉冤20年 嫌疑人從遊醫成億萬富商
2019年08月26日13:44

  原標題:“安徽界首20年前無名女屍案”將開庭 嫌疑人已從江湖遊醫成為億萬富商

  封面新聞記者 杜江茜 柴楓桔河南攝影報導

  如果說案發現場的證物,是死者留給世界的最後訊息,那麼,對於在安徽界首發現的無名女屍而言,她留下的信息,在19年後,終於證明了她的身份。

  至此,案件未到塵埃落定,時間卻已過去20年。

  期間,屍體被火化,骨灰以“1999·03·12無名女屍”的代號,在界首市殯儀館內被安放至今。案件則曆經曲折,包括被報案、指認死者身份、逮捕嫌疑人、嫌疑人招認後,檢方以證據不足不起訴,嫌疑人被釋放,被害者家屬堅持刑事申訴。

  被害人梅麗的生命停止在1999年,但其他人的生活都還得繼續。在漫長的20年里,和女兒失聯的父母走遍大半個中國去尋找,一雙兒女在沒有母親陪伴下長大成人,還有曾4次做出有罪供述嫌疑人楊誌才,早已是當地有名的億萬富商,美容龍頭。

嫌疑人楊誌才與妻子劉金俠經營的美容院▲
嫌疑人楊誌才與妻子劉金俠經營的美容院▲

  曾經,對於不起訴,檢方提到,嫌疑人楊誌才及其侄子王夫偉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事實,是客觀存在的,但現有證據無法認定死者就是梅麗,致整個案件證據還達不到確實充分。

  如今,案發地現場的證物,作為關鍵性的證據,終於證實梅麗的身份,證據鏈形成,落案起訴,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後的判決。

  麥地“無名女屍”串起兩省兩宗報案

  在至少長達13年的時間里,梅麗沒有自己的名字,她留給世界的最後痕跡,是在警方的立案報告中。

  1999年3月12日,她被發現死在安徽省界首市磚集鎮的一處麥地裡,經鑒定,致命傷是遭重質量鈍器打擊,顱腦挫裂創而死,當時,她“年齡26歲左右、屍長1.65米,圓臉、稍胖、皮膚白、雙眼皮、紋眉紋眼線、短髮長約10公分……”

  在那個通訊尚不發達的年代,即使安徽界首的警方張榜、摸排,進行大量走訪調查,但仍未找到屍源。不久後,屍體被火化,案件似乎進入僵局。

  轉機出現在10年後。

  2009年9月,河南信陽公安局接到報案,稱河南息縣的女子梅麗被殺害,嫌疑人是當地富商楊誌才及其侄子王夫偉。

  同年11月,在安徽界首市公安局,一位名叫劉樂芳的女子要舉報自己的二姑夫楊誌才,曾以“去界首要賬”為名,將同行好友的前妻梅麗殺害,參與作案的,還有她的表弟王夫偉。

  儘管河南信陽和安徽界首,在地理位置上僅相隔180公里,但直到2012年,安徽警方才找到在河南報案的梅麗前夫沈眷(化名),在一堆女屍照片中,他一眼辨認出前妻梅麗。

  ——似乎,無名女屍的身份初步明確,嫌疑人楊誌才和王夫偉也很快被鎖定。

  在接受警方的問詢時,報案人劉樂芳稱,當年,楊誌才在河南省信陽市淮濱縣趙集鄉開了一個眼科診所,她和梅麗都在那裡幫忙。

楊誌才曾經眼科診所的位置,也是梅麗當時暫住的地方▲
楊誌才曾經眼科診所的位置,也是梅麗當時暫住的地方▲

  案發時,她和二姑夫楊誌才、梅麗三人,從趙集鄉出發,到60多公里以外的安徽省阜陽市臨泉進藥,當晚,楊誌才說要帶著梅麗出去要賬。但當他回來時,多了表弟王夫偉,卻不見了梅麗。

  再三詢問下,楊誌才告訴她,“梅麗被俺倆弄死了。”隨後,楊誌才威脅她,此事僅他們三人知道,不許對外透露。“他已殺過一人,不在乎再殺一個。如果別人問起梅麗下落,就說梅麗自己一個人從臨泉縣走了。”

  提到十年後的舉報原因,劉樂芳稱,因為家裡的面缸被投毒,這讓她感到害怕。

  事實上,這些年,警方從未放棄過這個案件。

  結合劉樂芳對梅麗體貌特徵的描述,加上梅麗前夫沈眷的指認,警方初步斷定,“1999·03·12無名女屍”,很有可能就是梅麗。

  2012年9月月底,犯罪嫌疑人楊誌才和王夫偉,分別被抓捕歸案。

  因證據無法認定死者身份不予起訴

  隨著嫌疑人的被捕,案件似乎很快柳暗花明。

  在初次接受警方問詢時,王夫偉就坦承,知道自己是因為殺人被抓,那時他初二輟學,和姨夫楊誌才一起做的案。

  不同的是,最初,楊誌才稱並不知道自己具體因什麼事被抓,他猜測是梅麗被殺,但和他無關。三個小時後,第二次問詢時,他改口承認,曾涉嫌和外甥王夫偉一起殺死梅麗。此後,在接受界首警方審訊時,他先後4次作了有罪供述。

  楊誌才稱,自己和梅麗前夫沈眷是朋友,梅麗在和沈眷離婚後,發現自己懷孕了,於是被沈眷託付到他的診所。可梅麗生活作風不好,常常帶男人回來過夜,這一方面影響到了侄女劉樂芳,也有別的男人的老婆威脅要砸他診所。所以,他想教訓下梅麗,把她趕走。

  司法材料顯示,事發時,楊誌才、王夫偉和梅麗一起出發,三人順著小路走向越來越偏僻的郊外。突然,王夫偉用鋼管打梅麗頭部,梅麗倒地後,楊誌才接過鋼管繼續打了梅麗的胳膊、脖子和頭,當時,梅麗還能掙紮,王夫偉拿出繩子,套在梅麗脖子上,兩人一人拉一頭,把梅麗拖到麥地裡。

  在審訊中,王夫偉提到,作案地點是楊誌才挑選的,在安徽界首加油站附近,因為他們二人都是安徽臨泉人,而被害人梅麗是河南人,案發地屬於安徽界首,臨泉縣公安局不插手,只要他們自己不說出去,就不會有人知道。

  同時,在確認梅麗死後,他們還一起脫掉了梅麗的衣服,王夫偉表示,這也是姨夫楊誌才希望誤導警方,以為是坐台小姐勾引人家老公,被人害了。

  2013年1月4日,界首市公安局偵查終結,將此案移交檢察院起訴。2013年8月1日,阜陽市檢察院對楊誌才、王夫偉取保候審。

  同年的10月21日,阜陽市檢察院做出不起訴決定,理由是界首市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檢方認為,楊誌才夥同王夫偉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事實,是客觀存在的,但現有證據無法認定死者就是梅麗,致整個案件證據還達不到確實充分。

  對此,界首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室給出了一則說明稱,1999年安徽省內尚未有開展DNA技術,未對“1999.03.12無名女被殺案”屍源進行DNA檢驗。到2013年,女屍已被火化,現場提取的剩餘物已失去檢驗價值,無法再進行尸源DNA檢驗。

  嫌疑人已從江湖遊醫成為億萬富商

  這一次獲釋後,楊誌才多次接受媒體採訪,甚至是出鏡表示,自己是清白的,是因為遭到刑訊逼供,才做出有罪供述。

  對此,安徽警方回應稱,沒有對楊誌才採取過任何刑訊逼供。

  事實上,這時候的楊誌才,早已不是在趙集鎮上開診所的江湖遊醫了,在信陽,他是家喻戶曉的“億萬富商”。在美容院的官網上,他的頭銜包括“第四軍醫大學整形美容特級教授”、“中華醫學會整形美容專業委員會常務委員”等等。他和妻子劉金俠經營的“金霞美容院”,也是信陽當地美容行業的龍頭。據官網介紹,該公司創辦於1999年,至2009年,旗下擁有3家醫療美容機構、30家美容養生會所(包括1家上海旗艦店)、聯營店100多家。

  那一年,正是梅麗遇害的那年。

  此前,大專文化的楊誌才,是信陽淮濱趙集鎮上的楊大夫。從剛開始搭棚給村民們看眼科,到後來租下鎮上一棟二層小樓上的三間房,從老鄰居們的描述中,那似乎是比較安穩和樂的近十年。

在美容院的官網上,楊誌才的頭銜▲
在美容院的官網上,楊誌才的頭銜▲

  如今,老鄰居們仍記得的是楊誌才夫妻為人和善仗義,鎮上誰家有紅白事,都會熱心去幫忙。他看眼科醫術很好,收費也不高,後來還有從安徽慕名而來的病人,而對於年紀大的,或者是家裡窮的,他也是能免費就免費,能便宜就便宜。

  “好呀,真的人特別好。”距離楊誌才家診所最近的一位鄰居告訴記者,那時候,楊誌才家裡人很多,四個兒子,還有侄女、外甥,包括梅麗,再加上病人,平時總是熱熱鬧鬧的,但是因為這對夫妻帶得住人,大家都喜歡他們,“那時候他們夫妻感情很好,我們私底下還羨慕呢。”

  人好、有親和力,這似乎是當地大多數人對於楊誌才的感受。如今,翻看信陽當地的新聞,還能找到不少他和妻子捐資助學、看望孤寡老人、幫扶貧困戶的信息,也正因此,在他涉嫌殺人被捕後,大多數人會感到難以置信。

  不過,也有並不感到意外的。

  “其實他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一位楊誌才曾經的學員告訴記者。她在2002年左右上過楊誌才的整容課程。彼時,楊誌才已經搖身一變,成為有著多年經驗的楊教授,常常受邀在各地講學,同時,接受不同美容院的邀請去做手術。

  在這位學員的記憶中,楊誌才的男女關係複雜,能同時跟好幾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但矛盾的是,他也“懼內”,常常如果他突然對一個原本關係很熱絡的異性疏遠冷淡了,大家心裡都明白,這是被他老婆“警告”了。

  另一方面,他會講述自己在趙集鎮的經曆,不過,會更加戲劇化,例如, “他說在趙集時,和別人發生口角還是怎麼了,就跑到那種摩托車維修站搶一瓶硫酸,然後和人打架,硫酸潑到地上還引起了火。”

  另一位熟悉楊誌才的朋友則透露,金霞美容院其實主要是靠著劉金俠做起來的,她在跟著楊誌才學習了一段時間後,就逐漸成為當地知名的整形手術大夫,手藝好,人也爽快,“相處起來不累。”而儘管頂著億萬富商的頭銜,這位朋友透露,其實楊誌才平日裡身上的錢並不多,不會超過一兩萬,家裡的財政大權都牢牢掌握在劉金俠手上。

楊誌才妻子劉金俠▲
楊誌才妻子劉金俠▲

  “所以我們真正和他比較熟悉的人吧,回憶起來,偶爾能找到些對照的事。”曾經,楊誌才的一位情人,被他慫恿給自己的丈夫注射大劑量鹽酸腎上腺素以“殺人無形”,奪取財產。女士嚇壞了,開始疏遠楊誌才。

  其實,在警方的審訊中,也有問到楊誌才,如果梅麗的作風不好,大可以趕走她,沒必要打死。

  對此,楊誌才回應稱,“我跟她談過她不走,就想了這個辦法。”

  那些被改變的命運

  8月立秋,河南信陽,最熱鬧的四一路上,金霞美容院仍在正常營業。月底的審判並未影響到這座城市的繁忙溢彩,而那些被這宗殺人案所牽絆的命運,早已改變。

  2012年,在警方初步確定屍體是梅麗,至此,梅麗的父親梅春瑞,終於在尋覓大半個中國後,才第一次聽到了女兒的下落,不是在哪裡打工,更沒有出國,而是早已遇害。

  “怎麼不心痛,她是俺的掌上明珠呀。”對於這個河南信陽息縣關店鄉的農村家庭而言,一家人都能健康和美,就是最大的追求。1997年的秋天,梅春瑞最後一次見到女兒後,就去了黑龍江大慶投靠親戚,以撿破爛做回收為生。

  剛開始和女兒失去聯繫,他們也沒有覺察出不對勁,畢竟,生存已經佔據了這個家庭太多的精力。到了2003年,做父親的梅春瑞心裡越來越惴惴不安,這個一輩子都生活在小圈子裡的老人,開始了毫無目的的尋找。北京、上海、武漢、四川,沒有線索、沒有根據,這樣憑著感覺的尋找至少讓他覺得有著明天就找到女兒的希望。

  但安靜下來時,說起這個事,老兩口就會抱頭痛哭。隨後的不起訴,更是讓他們一次次申訴。如今,讓他們感到安慰的是,審判即將到來,“這是俺閨女兒不甘心呀。”

  而另一邊,梅麗的前夫沈眷婉拒了記者的採訪,原本,他和楊誌才是稱兄道弟的好友,甚至當年學習整容技術都是一起前往。在梅麗失蹤的那些歲月裡,他也四處奔波打聽,也曾在和楊誌才聊天時偶然提及,梅麗到底去了哪裡?這時,楊誌才並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得知楊誌才會是此案的嫌疑人後,沈眷大感意外,他一直想不通殺人動機。而即使是在第一次檢察院不起訴,楊誌才被釋放後,他還是依然保持著每年過年回去看望沈眷父母的習慣。

  作為案件的關鍵證人,劉樂芳已經換了電話,根據警方補充偵查意見書顯示,劉樂芳舉報後,2013年警方補充偵查時,她多次以身在外地為由,沒有配合警方。

  案件的另一位嫌疑人,案發時才16歲的王夫偉,在第二次被捕後,他的父母曾輾轉聯繫過梅麗這邊的家屬,想要爭取原諒。這時的他,已經是一雙兒女的父親。

發現梅麗屍體的地方▲
發現梅麗屍體的地方▲

  似乎,梅麗的影子深深刻入了這些人的生命,可回憶起來,卻終歸只有些微淡漠的記憶。

  唯有趙集鎮的幾位老人,還依稀記得,那是個打扮時尚,有點頭腦簡單的年輕女人,個性倒是開朗,但就是有點太不通人情世故了,懵里懵懂的。

  對於梅家人而言,他們期待著,開庭後能把女兒安放在界首市殯儀館的骨灰領走,那是她留在世上的最後一點東西。

  1999年3月12日

  安徽省界首市發現一具無名女屍,警方認定他殺。因無法確定死者身份,不久後,屍體被火化。

  2009年11月19日

  劉樂芳向界首公安局報案舉報二姑夫楊誌才在十年前,以去“界首要賬”的名義,將同行女子梅麗殺害。接到舉報後,警方結合案發時間,受害人年齡體貌特徵,認為梅麗就是99年的無名女屍。

  2012年8月

  警方向梅麗前夫確認照片,他認出照片上的前妻。

  2012年9月

  楊誌才在無錫被警方抓獲 據瞭解 在接受無錫警方審問時 兩人承認在1999年殺害梅麗,此時的楊誌才已經是信陽市家喻戶曉的“億萬富商”,和妻子共同經營著當地美容行業的龍頭“金霞美容院”。

  2013年10月21日

  阜陽市檢察院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對其作出不起訴決定。

  2018年10月11日

  警方獲取關鍵性證據,從保存的案發地泥土的殘留血液中重新提取出DNA,證實梅麗身份。

  2018年11月9日

  界首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

  2019年8月29日

  安徽界首無名女屍案將開庭審理 案件重新回到大眾視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