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衛省將於2020年新設“宇宙作戰隊”
2019年08月26日05:00

原標題:日本防衛省將於2020年新設“宇宙作戰隊”

參考消息網8月26日報導 據日本共同社網站8月22日報導稱,共同社21日獲悉日本防衛省2020年度預算草案詳細內容,其中寫明新設“宇宙作戰隊”作為太空領域提升能力的舉措。

報導稱,為防止日本自衛隊行動所需軍用衛星信號受到敵軍干擾,導致艦艇等主戰武器裝備癱瘓,“宇宙作戰隊”的主要任務是對太空進行實時監控。該部隊除了從美國太空軍邀請指導教官外,還將向美太空軍派遣自衛隊員學習相關領域經驗。此外,“宇宙作戰隊”將推進開發新型太空光學望遠鏡,將來可能部署於地球軌道。

日媒稱,在太空領域,美國、俄羅斯等國正加快相關軍用化研究。日本也亟待採取對策。上述措施立足於2018年製定的日本防衛力建設指針《防衛計劃大綱》等。

“宇宙作戰隊”還將監控對日本軍、民用衛星構成威脅的太空垃圾以及其他國家的衛星動向,相關監控系統會與美軍互聯,共享情報。“宇宙作戰隊”司令部計劃設於航空自衛隊的府中基地(東京都府中市),成立之初時將由70人組成,最終將形成約100人的規模。

2016年2月17日,日本使用H2A運載火箭發射X射線天文衛星。(新華社)

此外,日本陸上自衛隊準備新設利用電磁波干擾敵方部隊活動的“電子戰部隊”,2020年度末其將在駐地(熊本市)組建,部隊規模約80人。

報導稱,2020年度預算申請中還寫明為阻止敵軍導彈發射,將研發可以從導彈射程外釋放干擾信號的、名為“防區外電子戰機”的新型軍機。日本防衛省判斷在各國遠程導彈性能提升的情況下,需要有效手段防止本土遭到攻擊。

關於太空部隊的命名,日防衛省此前提出的暫定名稱為“宇宙領域專門部隊”,在確定預算申請時改為“宇宙作戰隊”。

日媒稱,該預算申請總額預計將達5.3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518億元),創曆史新高。2012年安倍政府二度上台後,日本的防衛費連續7年增加。

【延伸閱讀】首次墜毀!日F-35部隊成立僅15天就摔機

據日本防衛省報導,4月9日晚7點27分,日本空自一架F-35A隱身戰機在青森市東北約135千米海面附近從雷達屏幕上消失。 4月10日,日本防衛大臣岩屋毅表示,搜救隊已在青森縣附近海面發現F-35A的垂尾殘骸,可確定戰機已墜毀。這是日本損失的首架F-35戰機,同時也是亞洲地區,F-35海外用戶中首個損失戰機的。圖為此次墜毀的F-35戰機“生前遺照”。

日本空自此次損失的首架F-35A戰機(紅圈標出其機號79-8705)為“生前”起飛及低空飛行動態圖。

4月10日,日本防衛大臣岩屋毅表示,搜救隊已在青森附近海面發現F-35A的垂尾殘骸,確定戰機已墜毀。此次日本損失的這架F-35A單機編號為79-8705, 是日本本土三菱公司組裝的首架F-35A,由一名40歲的三等空佐(少校軍銜,同時還是該F-35中隊的中隊長)駕駛,目前飛行員仍下落不明。圖為此次損失的F-35A出廠儀式現場圖。

當時這架F-35A擔任長機,正在進行四機夜間編隊飛行訓練。此次墜機事件距離日本空自宣佈駐三澤空軍基地的首支F-35A部隊“302飛行中隊”具備實戰能力(3月26日)僅過了15天。圖為美空軍F-35A進行4機編隊飛行資料圖。

日本於2018年1月28日在三澤基地部署該國首架F-35A隱身戰機(單機編號79-8706),也成為了東亞地區除美軍外,首個裝備F-35戰機的海外用戶。按空自計劃,“302飛行中隊”將在未來裝備20架F-35A戰機,併成為日本首支具備實戰能力的F-35部隊。圖為當時的現場紀念照。

2018年1月28日,日本三澤基地部署首架F-35A慶祝儀式動態圖,可見F-35A穿越水門。

日本共計劃採購147架F-35系列戰機(其中38架由日本三菱公司組裝),還包括42架F-35B短垂艦載型。此次墜機事件,無疑會給日本裝備F-35戰機帶來不利影響,後續進展仍需持續關注。圖為參加2018年10月閱兵式的空自F-35A戰機編隊。

日本空自於2016年11月28日,在位於美國亞利桑那州的盧克空軍基地,接收了首架F-35A(單機編號69-8701,由美國洛馬公司製造),將用於培訓空自人員。

此次損失的日本首架本土製造F-35A飛行資料圖。

圖為三澤基地部署的首架F-35A地面滑行資料圖。

三澤基地部署的首架F-35A戰機與富士山合影。

(2019-04-11 08:32:30)

【延伸閱讀】死灰複燃!日欲購F-35B配出雲級航母

據《讀賣新聞》近日報導,日本防衛省正爭取在2019年防務預算中加入從美引進F-35B隱身短垂戰機的相關經費,並正研究將出雲級直升機航母改裝後,搭載F-35B作為輕型攻擊航母使用,頗有軍國主義“死灰複燃“的節奏,本文就此解讀。圖為外國軍迷製作的出雲級航母搭載F-35B想像圖,注意還將艦艏的“密集陣”近防炮挪到了舷側,防止干擾F-35B起飛。

首先瞭解下F-35B。F-35B(海軍陸戰隊型)是F-35系列三型號中噸位最小的,外形尺寸與F-35A相當,全機長15.4米,翼展10.7米,機高4.3米,最大起飛重量27噸。本圖展示了同一俯拍角度的F-35三型號外形對比,F-35A的識別特徵是有固定航炮,F-35B是看座艙後部的升力風扇,F-35C的整體尺寸(特別是翼展)均大於前兩者,比較容易識別。

這張對比圖詳細列舉了F-35系列三型號的作戰性能,其中F-35A(空軍型)是唯一配備固定航炮的型號,F-35B則是三型中唯一具備短垂起降能力的,而F-35C(海軍艦載型)是三種型號中尺寸最大的,其作戰半徑也是三型中最大的,三種型號的最大平飛速度均為1.6馬赫。

日本航空自衛隊此前已從美國購買了38架F-35J(F-35A的日本出口型),其中37架將由三菱重工負責組裝。但空軍型的F-35J不具備上艦能力。圖為2017年6月,由日本三菱重工自行組裝的AX-5號F-35J隱身戰機首飛資料圖。

如果說日本引進F-35J的目的主要是為練手和積累隱身戰機使用經驗的話,那麼引進具備短垂起降上艦能力的F-35B才是他們最主要的目標。圖為F-35B短垂著艦動態圖。

從洛馬公司官方公開的F-35B作戰性能看(如圖所示),單架F-35B在執行空中遮斷任務,攜帶2枚454千克級JDAM衛星製導炸彈和2枚AIM-120空空導彈(只使用內置彈艙)時,最大作戰半徑可達876千米,要遠超採用同等載彈量的AV-8B和F-18C戰機。

本圖展示了F-35C(海軍)艦載型能(計劃)搭載的各種對空、對地武器彈藥,F-35B也能掛載其中的大部分。

1下面再來看日本F-35B的未來母艦,出雲級直升機航母(國內一些媒體稱其為“準航母”其實並不準確)。2017年3月22日,出雲級2號艦“加賀”號的服役曾引起國內媒體的高度關注,因其直接沿用了已被擊沉的二戰日本海軍航母“加賀”號,軍國主義複興意味十分明顯。圖為“加賀”號(DDH-184)出港海試資料圖。

出雲級的開發代號稱為22DDH(平成22年,即2010年,DDH:直升機驅逐艦縮寫),實為日向級直升機航母的放大版,與後者相比,增強了兩棲運輸能力。出雲級共建2艘(“出雲”號及“加賀”號),每艘全長248米,全寬38米,吃水7.5米,滿載排水量2.7萬噸,最大航速大於30節。每艘最多可搭載28架艦載機。圖為出雲級直升機航母兩視圖,除直升機外,在艦艉甲板可見F-35B短垂戰機。

圖為日本海自“出雲”號(中)、“日向”號(右)直升機航母與美軍尼米茲級核航母編隊航行,可見三者的尺寸差距。

儘管日本官方在極力淡化出雲級直升機航母的潛在進攻性用途,稱其只會用於反潛和奪島作戰,但敏銳的日本模型廠商在推銷模型時並未避諱這點,甚至連出雲級改裝後增加的滑躍飛行甲板都已表現出來,注意滑躍甲板的位置類似英國無敵級,無需移除艦艏的“密集陣”近防炮,還能看到甲板上的2架F-35B模型,但圖中的舷號181(實為“日向”號)標註錯誤,應為183或184。

F-35B可以利用滑躍甲板實現滿掛彈起飛。圖為F-35B短垂滑躍起飛動態圖。

根據西方軍事專家分析,每艘出雲級最多可搭載10至12架F-35B短垂戰機。圖為日本模型廠商2017年推出的“加賀”號航母模型,注意圖中出現的F-35B短垂戰機模型。

如果按每艘出雲級搭載12架F-35B戰機(每架搭載2枚454公斤級JDAM炸彈)計算,理論上一艘出雲級搭載的F-35機群可向半徑876千米範圍內的任意目標投彈10.8噸。這張示意圖標出了F-35B從日本本土的岩國基地起飛,所能覆蓋的作戰半徑(876千米),可打擊包括半島、中國東海以及沖繩附近的大部分區域,就此推算,如果將F-35B部署到出雲級航母上,可將這個打擊圈進一步前移,例如從沖繩或者黃海附近起飛,理論上可威脅到中國內地地區。

當然出雲級在進行輕型航母改裝時,也會面臨一些技術性難題,但都可以按由美海軍目前研究出的方案加以解決。難題之一就是F-35B在短垂起降時,下折的F-135渦扇發動機噴口噴出的高溫熱流對飛行甲板會產生嚴重的燒蝕現象,美海軍黃蜂級及美國級兩棲攻擊艦為此都進行了專門改裝。圖中可見F-35B降落式,甲板上的燒蝕痕跡。

最直接的解決方案是直接在甲板上鋪設“熱噴塗防滑塗層”,經試驗測試,能大幅緩解F-35B尾噴管在起降階段對飛行甲板的燒蝕現象。圖為美海軍使用專用設備在甲板上鋪設“熱噴塗防滑塗層”資料圖。

儘管從表面上看,2艘能搭載10至12架F-35B的出雲級輕型航母並不能對亞太地區軍力平衡產生大幅影響,但其產生的潛在影響是十分惡劣的,意味著日本已突破了戰後日本憲法第九條對其發展進攻性軍力的限製,或許近幾年內,人們就能看到日本推出更大噸位的,能夠搭載更多F-35B戰機的中型或大型航母,已沉寂70多年的日本軍國主義亡靈或將死灰複燃,這才是周邊國家應當高度警惕的。圖為出雲級首艦“出雲”號海試資料圖。

圖為“加賀”號(左)服役當天,與“出雲”號(右)並排停靠航拍圖。

圖為“加賀”號與“出雲”號並排停靠資料圖。

(2017-12-28 08:51:38)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