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農村留守兒童能去哪兒
2019年08月26日05:41

原標題:暑假,農村留守兒童能去哪兒

  2016年7月,湖北省孝昌縣險峰中學的孩子們在操場上玩耍。險峰中學位於大悟山南麓,四面環山,是一所農村寄宿製學校,有小學四年級至初三年級學生近400人。(資料圖片)視覺中國供圖

  《中國青年報》教育圓桌版8月5日刊發了《暑假小縣城的學生去哪兒了》一文,對於該文所說“小縣城的學生暑假不是在輔導班就是在去輔導班的路上”,筆者深以為然,這就是當下小縣城學生真實的暑期生活狀態。但是,文末提到小縣城的學生“倒是羨慕那些留守兒童——假期他們被送到大城市了”,對此說法,筆者不以為然——農村留守兒童假期被送去大城市,肯定是有的。但是,這樣幸運的孩子在這個群體中能占幾成?

  筆者做了一項調查,在一個59人的農村學校班級里,留守兒童有52人,暑假能夠到父母身邊團聚的為20人,占比不足四成。這20人當中,有一部分去的並不是大城市,還有一部分是不足一週時間的短期探親。真正能去到大城市並且能在大城市里長期居留、學習和觀光旅遊的,則少之又少。畢竟那些農村留守兒童的父母,即便是打拚在大城市,他們當中的大部分,也會由於種種現實的無奈,不能將孩子接到身邊長時間照顧和陪伴。

  去不了大城市的農村留守兒童,究竟去了哪裡?

  回想過去的年代,農村孩子放暑假,絕對沒有上輔導班的說法。但農村本來就是一片廣闊的天地——有山有水,有魚有蝦,有蟬鳴蛙叫,有成群的牛羊,有大片的莊稼。除了學校留下的少量暑假作業,農村孩子主要是和父母一起參加農業生產勞動。比如在我們這個地方這個季節,正是繁忙的“雙搶”時節——搶收夏糧,搶種秋糧。勞動自然是繁重而艱苦的。不管願不願意,是農村孩子都得參加。雖然勞累,但的確能從中學到勞動知識,體會到生活的艱辛。當然,勞動之餘的釣魚撈蝦捉知了捕青蛙,也是另一種常見的假期生活體驗。

  如今,農村這種田園牧歌式的暑假早就一去不複返了。因為不少農村留守兒童的父輩就已經放棄了農業生產,早就不種田地了。爺爺奶奶雖然還在種田地,那也只是種點口糧和蔬菜,他們也捨不得讓孫輩去幹本就不多的農活兒。

  不參加勞動,農村留守兒童大多隻能宅在家裡看電視玩手機打遊戲,這是他們打發漫長暑期時光的最好方式。因為如果孩子到野外玩耍或者游泳,在當下人煙稀少的農村,具有許多潛在的危險,比如摔傷、被蛇蟲咬傷、溺水事故等。這樣的責任是爺爺奶奶承受不起的。把孩子圈在家裡,管吃管喝隨便玩,對爺爺奶奶來說,安全就好。

  前幾天,筆者剛好去了一趟鄉下親戚家。這是一個標準的留守兒童家庭:爺爺奶奶帶著3個孩子。去的時候,兩歲的幼兒和6歲的姐姐正一邊玩手機一邊看電視,12歲的哥哥坐在電腦桌前玩槍戰遊戲。爺爺說,孩子除了吃飯睡覺,基本就泡在這上面,過去還能管管,現在說什麼都不聽了,也不願意和我們交流了。

  網絡和電子遊戲在豐富了農村留守兒童暑期生活的同時,也對他們造成了難以逆轉的傷害——視力、骨骼等受到損傷,性格變得內向孤僻,網癮也無力自拔。

  沒有父母的陪伴,由爺爺奶奶帶的農村留守兒童,無論是放養還是圈養,都可能存在某種傷害。在這種無奈之下,他們的暑假去向還有一種極大可能,就是去附近縣城或鎮上開辦的輔導班補課。

  進輔導班補課,對大城市的孩子來說,可能是一種追求卓越的需要,但是對農村留守兒童而言,卻是一種避免傷害的需要。這種需要,近些年正在農村地區漸漸成長為一種“剛需”。這一點,從農村附近的鄉鎮和縣城補習機構的繁榮可窺見一斑。

  對那些打工的父母而言,花點錢送孩子去補課,能學點東西固然好,即使什麼都學不到也不虧,因為把孩子交給輔導班的老師看管,至少孩子沒有機會去玩水,也能把孩子與網絡、電子遊戲暫時隔離開,花錢買個心安;對那些農村留守兒童來說,自己進了輔導班,既省去了一家人的擔心和嘮叨,又能結交新的朋友,也好打發漫長而無聊的假期。如果農村留守兒童不去參加補課,是否還有更好的去處?據筆者所知,有的地方設立留守兒童中心,中心有空調、茶水供應,還提供基本的作業輔導、閱讀、益智類遊戲、心理輔導講座等。有的地方開放當地學校“補課”,通過專業培訓機構向留守兒童提供“琴棋書畫”等素質培訓服務,費用由政府埋單。還有公益機構和其他社會團體為留守兒童提供研學旅行、探親旅行、夏令營等社會實踐活動。

  筆者真希望這樣的選擇更多一些,讓更多的留守兒童假期有地方可去。

  (作者為湖北省麻城市第二中學教師)

龔知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8月26日 06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