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機器人真的來搶飯碗了?
2019年08月26日05:41

原標題:這一次,機器人真的來搶飯碗了?

  機器人大會現場,一名小朋友體驗放飛仿生鳥。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張茜/攝

  如果你仍然認為,人類的很多職業,在短時間內尚不能被機器人所取代,那麼可以來2019世界機器人大會逛逛。或許,原有的念頭很快就會被打消。

  走進這個有著機器人界“達沃斯”“奧運會”之稱的大會,仿若置身於一個充滿童話色彩的機器人王國:仿生鳥在展廳上空“自由翱翔”,智能協作機器人在“搖頭晃腦”揮舞“三爪六臂”,手術機器人則在一旁安靜地 “穿針引線”主刀手術。在這個約5.2萬平方米的世界,700多件機器人正在輪番上演著人類的種種舉動:助殘養老、清潔掃地、寫春聯、送快遞、做翻譯、彈鋼琴、游泳、打拳……似乎,沒有哪只“飯碗”是它們搶不走的。

  兩年前,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理事長、新鬆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曲道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完全可以用新的技術手段和機器人,置換掉大批工作崗位上的人工,這是“毋庸置疑”的。如今,他則給出一組更為明確的數字:過去40年,機器人對人類勞動力的替代率不到1%,而未來5到10年,這一比例將增加到30%。他說,機器人市場真正爆發的時間已經來臨。

  “搶飯碗”,這一次機器人來真的了?

  那些已經或即將被搶走的“飯碗”

  “在我正式演講之前,請先將‘話筒’交給機器人。”

  作為受邀大會主論壇的演講嘉賓,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夥人、亞洲運營諮詢業務及物聯網負責人艾家瑞說完這句話,便向大會播放了一段視頻——機器人UMI正在意大利一家歌劇院扮演樂隊指揮,整個表演惟妙惟肖。他以此來說明,機器人科技和產業日漸成熟。

  艾家瑞說,儘管各方數據都在表明,過去一年,機器人產業增速有所放緩,但真正走進機器人的世界就會發現,機器人技術還在不斷進步,機器人家族的成員也在不斷“繁衍”,這其中就有一些原本存在,但如今日益成熟的成員。

  比如機器人指揮,機器人樂隊。

  在工業機器人展區,人們可以一邊喝咖啡一邊欣賞美妙的音樂,而後者就是由機器人樂隊演奏的。

  這正是參加2019年央視春晚並與鋼琴家郎朗合奏的“網紅”樂隊。整個樂隊由13台格力工業機器人組成,囊括了鋼琴手、吉他手、貝斯手、鼓手等各種“樂手”,能現場演奏民族風、流行風等6支曲目。據樂隊相關負責人介紹,這些機器人通過借助夾具,憑藉高速、高穩定性的特點,進行樂器演奏。

  普通保安的工作,也有可能被機器人部分“承包”。在機器人大會的現場,既有來自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12所的智能安防機器人,也有優必選公司的智能巡檢機器人安巡士。

  這其中,智能安防機器人已經“就職”於雄安市民服務中心、重慶前衛集團示範區等多個社區和工業園區,智能巡檢機器人安巡士也將在中關村(首鋼)人工智能創新應用產業園提供安防支持。

  據智能巡檢機器人現場負責人介紹,該機器人有許多優於人的性能,比如“不知疲倦”,可以24小時提供標準化的服務,“它不會完全取代人,但可以讓人更輕鬆一點”。

  該負責人表示,在人機協作的場景下,露天巡邏的工作可以移交給機器人,而人主要是進行後台監測和遠程處置。

  儘管科技的進步非常可喜,但這位負責人坦言,這種人機協作的場景依舊屬於“弱人工智能”的範疇。

  他告訴記者,機器人的功能是“聚焦而專業”,但“泛用性”不如人,比如,人類保安能做一些“幫人指路”等隨機發生的事情,但“尚未輸入此指令”的機器人就做不到這一點。他相信,科技的進步需要一個過程,這種“弱人工智能”的協作方式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人類的安全便利或許更為重要

  事實上,不只是人的“飯碗”,就連鳥、魚、狗等動物的“崗位”,也面臨著被仿生機器人取代的風險。

  比如一款在現場引發多次圍觀的白色仿生鳥,翼展約兩米,體重卻僅有450克。它拍打翅膀,就能自主起飛降落,並實現可以靈活轉向的空中飛行或滑翔。

  “它的功耗僅為25瓦,是一種高性能、超輕型飛行模型。”費斯托(中國)有限公司汽車行業大客戶經理白洋介紹,該仿生鳥成功地將高能效的技術與自然模型相結合,其實用價值在於,智能飛鳥用於直線和旋轉動作的耦合驅動技術,可用於水力發電機以及過程自動化中的新型驅動器。

  現場還來了一條仿生狗,全稱是智能四足機器人。與人們經常看到的仿人化的機器人不同,它並不依靠輪子走路,而是通過其身下的四條“鐵腿”,外形更像“機器狗”。

  該仿生狗由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總體設計部研製。技術人員李強告訴記者,這款“機器狗”能負重5公斤,在地震、泥石流等極端危險、人不宜進入的環境中,它可以獨立代替人執行複雜而危險的救災任務,還可以應用於航天發射場監測等任務。

  “有危險,讓機器人上!”這一點,在特種機器人展區體現得更為淋漓盡致。

  操作員站在遠處的遙控台上,遙控履帶式的“小黃人”消防機器人爬坡、越障、下台階。在特種機器人中信重工開誠智能裝備有限公司展區,這一場景引來眾人圍觀。

  “我們的消防機器人目前已列裝全國30多個省市消防單位及石油石化系統,並已參與數百次消防滅火實戰。”據該公司企劃部經理王誌江介紹,他們研發了近20餘款應用於不同滅火場景的消防應急救援機器人,一旦遇到火情,消防人員可遠程遙控機器人進入火災腹地,後者將火情參數傳回消防中心,消防人員再對現場火情進行分析,並操控機器人滅火。

  談及消防滅火機器人的造價時,王誌說:“現在有句流行話,‘不要問我落地價,因為生命無價’!”

  在世界機器人大會特種機器人區的一角,擺放著多種外觀頗具機械感的機器人,它們的應用場景也多是危險行業,比如礦井、化工廠等。

  這是安徽延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所在的展區。該公司技術總監張馳告訴記者,人機結合是未來工作的大趨勢,以礦井工作場景為例,預計未來3到5年內,煤礦可基本實現采煤、掘進、噴漿、運輸等作業“無人化”。

  “為什麼大家說起機器人就會很激動?就是因為它們可以帶來價值、降低成本、提高質量、增加勞動生產率。”艾家瑞告訴記者,更為重要的是,它們能夠做一些人類想做而很難完成的事情。對人類來說,相比一些崗位,顯然安全、便利的未來更為重要。

  機器人和年輕的人類誰會成長更快

  不過艾家瑞也坦言,雖然談及技術創新人們總是很激動,但如果實地前往一家製造企業就會發現,它們的成功往往只有30%的因素是依賴於技術,而70%的成功因素則依然需要人來實現,“所以我們不能忘記人,這個世界更離不開人類!”

  按照他的說法,留給人類世界的難題,更多的是如何提升自身技能,提高生產質量、勞動生產效率等,相比之下,留給機器人世界的難題,則是如何變得更加智能。

  這像是人類與機器人之間的一場“賽跑”。

  事實上,從波士頓動力的人形機器人阿特拉斯,到諾基亞“未來工廠”的智能監控,再到手術機器人、腦控外骨骼機器人等在臨床醫學和康複領域大顯身手……智能機器人時代正加速到來。

  以色列機器人協會主席茲維·席勒在主論壇上說,未來的機器人,不再是單獨工作的個體,而可以做到機器人之間、機器人與人類之間的交流和互動,是人工智能技術和機械學的多元融合。“是智能機器人,更是‘與人協作’的智能機器人”。

  以煤礦作業的“無人化”為例,無人化並不意味著機器人和人類“搶飯碗”,而是機器人代替人類去完成那些不適合人類完成的工作。張馳告訴記者,機器人代替人類在危險環境中作業,人類就可以從危險及重複性的工作中“解放”出來,再遠程監控和操作機器人。

  相應地,人類丟掉一些“飯碗”的同時,也會生出一些新的“飯碗”來。張馳說,正如汽車代替馬車之後,催生了一批汽車相關的新崗位一樣,未來的人機結合工作場景,同樣會催生大量新興人才。

  機器人在不斷進步: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新型機器人可以自主學習問題的最佳處理辦法,完成更為高級的作業。

  那人類呢?或許可以在屬於機器人的大會里“遇見”未來,找出哪些崗位註定會消失、被淘汰,哪些又是將引領人機共融社會的蛛絲馬跡。

  至於是不斷吸收前沿科技的機器人學得更快,還是移動互聯網和5G時代的00後、10後成長得更快?我們拭目以待。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邱晨輝 張茜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8月26日 08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