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歡喜》揭家長教育焦慮?英國華人家長更拚
2019年08月28日11:02

原標題:《小歡喜》揭家長教育焦慮?英國華人家長更拚

  中新網8月28日電 據英國華聞週刊微信公眾號“華聞派”消息,近日,中國國內熱播的劇集《小歡喜》迎來了完結篇,這部暑期爆款國產劇通過三個高考家庭的故事,探討了當下中國家長在子女教育上的諸多問題。

  網友稱電視劇台詞真實還原了生活,一些面臨高考壓力的家長們和考生們也紛紛表示:這不是電視劇,就是他們生活的真實寫照。

(《小歡喜》電視劇截圖)

  在劇中,我們既看到了為高考在學校附近租房子的家庭,又看到了把工作放在一邊、全身心陪伴孩子的家長,也看到了坐擁五套學區房的“虎媽”。這些家長為了孩子,真是拚盡了全力。

  其實,在英國,孩子要考上好的文法學校或者是著名私校,進而進入一流大學學習,面對的競爭壓力絲毫不遜色於國內。因此,一些華人家長在面對孩子的教育時,也絲毫不敢鬆懈。華聞君採訪了兩位華人家長,聽了聽他們孩子在成長教育路上的故事。

  從哈囉全獎到哈佛經濟系:好孩子是哄出來的

  Moon,旅居英國20年。為了兒子教育,她28歲來英國留學。Moon在工作間隙堅持幫兒子補習功課,兒子先後考上哈囉公學和哈佛大學。Moon也辭去工作,創立 Moon Tuition培訓中心,專門幫助孩子補習功課。

  Moon對華聞君說的第一句話是,為了孩子的教育她“付出了很多,失去了很多,當然也得到了很多”。

  Moon是南京人,她高考第一誌願就是家旁邊的南京大學,她壓根兒沒想過去考外地大學。大學畢業後,在南京找個工作,成個家,生個孩子,就是她當時唯一的人生目標。

  Moon為了讓兒子將來能有個輕鬆的教育環境,順利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全家決定通過海外留學這樣“曲線救國”的方式,希望能讓貝貝早日到海外接受教育。家裡把留學的任務交給家裡學曆最高、英語最好的Moon。

  Moon說她永遠忘不了20年前的那個夏天,帶著對兒子無限不捨和全家的期望,她一個人踏上了來英國求學的路。

  來英國改學了通訊工程的Moon,碩士畢業後,很快在英國的摩托羅拉公司找了份工作。工作穩定大半年後,Moon順利地把兒子接到身邊了,貝貝就在她租的房子旁的一所普通公立學校上了小學。

  當時她整天忙於工作,對英國的教育體系完全不懂,況且他們當時居住的Swindon又是一個以白人為主、沒有文法學校的小城市,生活相當安逸。不過Moon很快發現,一直在南京上全托的兒子,五歲半來英國時,連3+2=5也不知道,英語更不用說了,完全是零基礎,這著實讓她大吃一驚。

  “當時我只是以為他沒有遺傳到我優秀的數學基因,也沒放心上,只好接受了這個現實。”Moon從教孩子認識數字開始,又教他加減法,慢慢提高他的數學水平。就這樣,Moon享受著團聚後的親子時光,她每天六點下班回來,一邊做晚飯,一邊用中西結合的教學方式,給兒子進行啟蒙教育。

  英國小學階段基本上沒有課本,也基本沒有作業。為了給兒子補習,Moon一口氣買了很多教材,不管學校教什麼內容,“我教我的”。

  “印象最深的是,我那時一天出十道兩位數的加減法,如果貝貝能做到100%的正確率,我就允許他看他心愛的遊戲書。”Moon說,貝貝的數學基礎和細心就是這樣慢慢打牢的。

  隨著兒子成績逐漸在班里出類拔萃,Moon開始意識到,在英國,如果小學生不選擇考文法學校或頂尖私立中學這條路,完全可以很輕鬆地度過小學。“但這樣的結果就是,到了初中,這些孩子還在用手指頭算乘法口訣,高中的A-levels就更無法選修數學等重要科目。”

  如果通過11+考取英國頂尖文法學校或私立學校,那麼他們進入英國甚至世界頂尖學府的幾率就大得多。“英國的華人家長肯定都不願孩子進比較差的大學,要想進好的中學,家長不是自己在家教,就是上課後補習班。”當時Moon就選擇了前者。

  “想要在11+的考試中考取頂尖的文法學校或私立學校,所經曆的競爭十分激烈。”Moon深有體會地說。“一般這些英國的頂尖學校,往往是幾千個考生爭取僅有的一百多個位置。”

  在Moon的眼裡,兒子最強的競爭對手不是那些同樣受到爸媽‘推’的華人小朋友,而是自己就酷愛學習的印度小朋友。所以Moon告誡華人家長們,在幫助孩子們備考11+的兩年里:心理上也必須做好準備,適當的時候要做自我調整,自我批評,自我讓步。

  為了兒子有資格參加英國頂尖文法學校——雷丁中學(Reading School)的入學考試,Moon也經曆了“孟母三遷”。她辭去在Swindon舒適的工作,搬到有“英國矽谷”之稱的雷丁,還換了份工作,進入位於離Reading較近的Slough的移動網絡通訊公司O2工作。

  但搬家只是千里之行的第一步,直到現在她還清楚地記得,都快考試了,有好幾次Moon半夜起來,發現貝貝偷偷躲在客廳帶著耳機打遊戲。“我當時都要崩潰了,但是強忍住沒有高聲喊他,更沒有罵他,只是默默地把遊戲機收起來,讓貝貝回屋睡覺。”

  貝貝很快睡著了,可是Moon卻徹夜難眠,甚至暗自流淚,她躺在床上想:“為什麼上天給了我這樣的一個不懂事的孩子,為什麼總讓我這麼辛苦?”

  Moon自從在O2工作後,工作壓力也增加了。“我是最早負責蘋果公司第一代2G iPhone進入英國網絡的通訊工程師之一。每天晩上,我都要和在美國的蘋果公司進行電話會議,由於時差的關係,會議結束時已經是晚上九、十點。第二天早上八點,我又要參加O2自己的電話會議,這個會議連O2的CEO都參加。”所以當時Moon的工作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在巨大的工作壓力下,Moon還要和貝貝鬥智鬥勇備戰11+考試,真是有苦難言。沒辦法,她說她只能不斷調整自己的心態。

  為了改正貝貝偷偷玩遊戲這個毛病,她想出來一個毛病轉移法。Moon虛構了一個鄰居孩子的故事,她給貝貝講這個孩子的壞毛病。“我說這個孩子總是偷偷地玩遊戲,不愛學習,不愛寫作業,而貝貝就很乖,都是寫完作業才玩遊戲,所以貝貝真是個懂事的好孩子。”Moon把這招總結為“哄娃功”。

  效果超出她的想像,貝貝聽話了很多。在之後的11+ 電腦NVR考試中,貝貝做題的速度相當快,很多是滿分,“這也許跟他總打遊戲,熟悉電腦操作有關。”Moon笑道。

  為了繼續準備11+考試,Moon把兒子堅持多年的中文和游泳課停了,鋼琴和小提琴也從每天各練習半小時,到鋼琴或小提琴每天半小時,隔天輪換。“這樣貝貝就不用那麼忙了,多出來的時間也可以打打他心愛的遊戲。”在Moon的超前教育下,貝貝十歲的時候,已經學到了GCSE的內容。

  Moon一直堅持哄到貝貝考取了所有報考的英國頂尖文法學校的11+考試,並獲得著名的哈囉公學11+Peter Beckwith獎學金,這時,她才終於可以稍微喘口氣。

  後來Moon才知道,像哈囉公學這些頂尖私校,錄取的華人學生都是有一定比例限製的,華人學生能拿到獎學金更是少之又少。

  貝貝拿了哈囉公學11+的獎學金之後,在入讀哈囉公學前兩年,學習上有所鬆懈。看到孩子懈怠,Moon的心又提起來了,她希望貝貝能再接再厲多拿幾個獎學金,“這樣未來申請大學時才能有把握。”

  貝貝七年級和八年級時,正是叛逆的時候,把家搬到了哈囉的Moon,沒讓孩子住校,而是在家住,她說這樣才能更好地督促孩子的學習。之後貝貝又獲得了哈囉公學13+學術獎學金、13+音樂獎學金和13+Deno Leventis 古典文學獎學金。

  因為哈囉公學的學習氣氛完全和他所去的幾個公立小學不一樣,同學們也都很優秀。自從貝貝13歲進入哈囉後,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學習基本不怎麼用Moon再操心。但有時貝貝在學校里遇到不懂的數學題,還是會把題目拍下來發給Moon,Moon再通過Skype來給兒子講解題目。

  “後來貝貝準備GCSE、A-levels以及哈佛大學和劍橋大學的入學考試時,都是他自己查資料,有不懂的地方,才會主動來請教我。”快到哈佛、劍橋面試的關鍵日子,貝貝又主動懇請Moon減少她的工作時間,來幫他準備面試考題。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憑藉著優異的成績和表現,貝貝分別被哈佛大學數學與經濟學系和劍橋大學彭布羅科學院經濟系錄取,最終貝貝選擇到哈佛大學深造。

  Moon堅信每個孩子都會有懂事的那一天,只是時間不同。“父母一定要對自己的孩子有信心,耐心地幫助孩子進入一個適合自己的中學。道路一定是曲折的,但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為了兼顧孩子和事業,她辭職創業成伴讀媽媽

  未來,英國微信公眾號“英國養娃那些事兒”創始人之一,為了女兒上學特地從東南倫敦搬到了西南倫敦。創業後,她擁有了較靈活的工作時間,也投入了更多精力在女兒的伴讀上,並總結出一套提高孩子閱讀技能的方法。

  大概是在四年前,未來一家從東南倫敦搬入了西南倫敦一片以優質教育著稱的學區房。她和丈夫順理成章地讓女兒Emily進入家附近一所公立小學的幼兒園學習,之後又在同一所學校的學前班就讀。

  Emily在公校的這一年,未來一是因為遇到事業“天花板”,二是希望能有更多時間花在女兒身上,因此選擇了辭職在家創業。

  從朝九晚五的坐班,到創業後擁有較為靈活的時間,未來加入到學校的誌願家長中,每週去女兒的班級陪孩子們讀書。也通過這個機會,她能更直接地瞭解到孩子們在學校里的日常。

  “其實孩子的學習成績,尤其是年齡比較小的孩子,很大程度上還是和家長上心程度有關。”未來告訴華聞君,在周圍的華人家長中,她雖不算是對孩子的學習抓得很緊的,但北京語言大學對外漢語專業畢業的她,對孩子的語言和閱讀能力的培養尤其重視。

  在Emily入讀學前班時,每天三點半放學後,她會和女兒在家先讀學校發的分級閱讀和親子共讀書目。此外,她每週還會和孩子一起到圖書館借閱10本左右課外讀物,擴充閱讀面。未來說,這部分屬於泛讀。

  她還會和女兒討論讀物的封面、情節和人物心理,甚至引申科普類書籍的知識點等等,這部分是精讀。可以說,未來的伴讀更多的是在精讀這部分。

  雖然,未來女兒所就讀的公校是她家周邊最大的一所被Ofsted評級為優秀(Outstanding)的小學(2019年降級為good),但由於英國公校普遍面臨著資金短缺、人手不足的情況,加上生源家庭背景的差異。在班級里做孩子誌願家長的未來發現,僅僅在一到三年的時間里,一個班30個孩子的學習程度千差萬別。

  “學校老師有時分身無術,無暇顧及每一個孩子,造成一些問題處理欠妥當,與家長的溝通也有些滯後。”於是,在春季學期末,他們下決心讓女兒轉到一所私校小學就讀。

  “讀公校時每週女兒要閱讀兩本分級閱讀,到了私立學校後,增加到每週四本。”但未來還是保持了每週去圖書館給女兒借書閱讀的習慣,並且堅持每天閱讀。

  由於學校里對閱讀課程抓緊了,Emily課外閱讀量相對降低了不少。未來在伴讀時也不像學前班那麼精細了,“除了不認識的詞有在Google上查發音和意思,很多細節沒有抓。”就這樣,在度過了英國學校最長的秋季學期之後,Emily已經超過半年在閱讀上沒有升過一級。

  在聖誕假期後,未來發現,女兒除了可以默讀,朗讀時的整體語速語流也稍微提高了。到了春季學期開學,學校老師給Emily的閱讀升了一級,老師在給Emily的評語中希望她繼續保持朗讀,並且希望她能提高朗讀的表現力。

  未來說,她被老師負責的態度深深感動了,“老師都已經提出要求了,那麼我們做家長就應該全力配合老師的要求。”未來說,她決定要重新回到認真伴讀的崗位,不能偷懶任由孩子默讀。

  未來又開始實施她精細伴讀的“大計”,她不僅堅持每天陪孩子閱讀,還注重閱讀質量。“我會給她讀一些故事或詩歌,在朗讀時,注重朗讀的表現力、節奏感,甚至連文章中的標點、停頓和語氣都要注意;一些科普類的書籍本身自帶詞彙表,我就會讓女兒自己查找對應單詞的意思;如果是沒有詞彙表的單詞,就教她學自己查字典。”

  此外,遇到不懂的問題,她還鼓勵女兒主動提問,和大人討論,加深理解對文章的理解。她一直堅持讓女兒拓展校外閱讀,並由閱讀引發創作,進而促進更多閱讀。“我們還‘投其所好’,比如女兒喜歡小馬寶莉,我們就堅持從學前班開始訂閱這個雜誌,基本上期期不落。”

  就這樣,在未來精細伴讀下,女兒的閱讀有了很大的進步。到了今年復活節假期,Emily已經開始英文詩歌了,除了讀一些圖書館里自己借閱詩集里的短詩之外,“其中還有幾首是她自己創作的。”未來高興地說。

  其中,Emily創作的一首詩還在超過2萬首詩歌中脫穎而出,獲得了一項旨在獎勵英國青少年創作詩歌的“Talent for Writing”獎,並且要收錄到今年9月出版的一本詩歌合集里。

  老師在得知Emily的“新技能”之後,還在午餐休息時給全班播放了Emily在Youtube Channel里讀詩的視頻,這讓Emily在閱讀上的表現力更強了。

  未來深有感觸地說:“伴讀的過程,是孩子閱讀進階的過程,也是作為伴讀人的家長自我修煉成長的過程。”她覺得家長應該珍惜這段寶貴的時光,多花點時間和孩子一同進步。

責任編輯:史詞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