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龍港直接撤“鎮”設“市” 這條新聞如何解讀
2019年08月30日16:08

  原標題:龍港撤鎮設市:特大鎮破“級”限樣本

  8月30日下午3時許,浙江省人民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正式發佈:經國務院批準,同意撤銷蒼南縣龍港鎮,設立縣級龍港市,以原龍港鎮的行政區域為龍港市的行政區域,市政府駐地為鎮前路195號。龍港市由浙江省直轄,溫州市代管。

  溫州市蒼南縣,鼇江在這裏入海,一道白浪,成了分割鼇江鎮和龍港鎮的天然界限。位於鼇江南岸的龍港鎮,“衝”市的夢想可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這座被譽為“中國農民第一城”的浙南小鎮曆史上多次承擔了中國城鎮化改革的試點任務,探索新型城市化路徑,破解“資源配置與城市管理體製之間的矛盾”。

  撤鎮設市前夜,湧金君來到了龍港。就城市形態而言,龍港早已不是“小鎮”。在鼇江畔的外灘眺望,高樓林立、車水馬龍,龍港絲毫不比大城市遜色。雖是個鎮,龍港卻以城市的標準佈局來拉開框架——比如溫州首個鎮級體育館、汙水處理廠,全省首家鎮級行政審批服務中心、首家鎮級麥當勞餐廳,全國首條鎮級地下人防商業街……

  轄區面積183.99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7.87萬,2018年實現生產總值305億元,財政總收入達24.6億,龍港市,已超過中西部一些地級市的經濟體量。

龍港全景圖
龍港全景圖

  1

  龍港往事

  1984年,張獻藏在金鄉,還是16歲的小夥子。不知道從哪天開始,發現這個小漁村不一樣了:鄰居們紛紛收起漁網、出門跑“業務”;不少賺了錢的“萬元戶”陸續開始搬家,他們中的大部分都去了同一個地方:龍港。

  那個時候,龍港還只是鼇江江畔一個叫做方岩下的地方,5個小漁村,人口幾千人,一條坑坑窪窪的老街,幾十間泥屋和一片灘塗。

  那個時候,龍港鎮委書記陳定模帶著一批幹部組成“農民進城宣傳隊”,帶著手繪的規劃圖,到周邊到處動員,說是讓先富起來的農民到龍港集資建鎮、到城里落戶賺大錢……30天就收到了5000多戶農民的進城申請。

陳定模,1984年任龍港鎮委書記
陳定模,1984年任龍港鎮委書記

  農民進城,是因為那道“口子”打開了:自帶口糧進城、自建住宅落戶、自辦企業發展、自找門路就業——這些從未有人嚐試過的辦法,衝破了當時的戶籍製度、土地製度、經濟發展三大障礙。

  張獻藏跑去見過那熱鬧的場面:“歡迎農民進城辦公室”被堵得水洩不通,農民懷裡揣著自己的錢,層層圍著龍港規劃圖,用結著粗糙繭子的手指,尋找並確認著未來生活的落點。

  汽車滿載沙土水泥穿梭飛馳,新建的樓房迅速升高,新澆的道路快速延伸……昔日的漁村灘塗上,迅速長起了一座“農民城”。

  告別了鄉村,農民遷入自己建造的城市。龍港,開始上演從鄉村社會走向城市社會的全景。

  張獻藏喜歡龍港:這片神奇的土地,從誕生之初起就蘊藏著多麼大的生機和活力。在這裏,中國農民對城市的嚮往、追求和創造精神展現得淋漓盡致。

  2

  不停歇的城市夢

  龍港“衝市”的夙願持續近三十年。陳定模回憶,早在上世紀80年代,他就提出龍港周邊幾個鎮區進行重組,謀劃設市,但阻力很大。

  從上世紀90年代起,龍港經曆了二十多年“強鎮擴權”試驗。

  1995年的小城鎮綜合改革,使得龍港鎮在財政、戶籍管理等7個方面獲得了部分縣級管理權限,但是隨著試點期的結束,2000年前後大多權力被收回。

  2009年龍港鎮被列為溫州強鎮擴權試點。這次改革試點,龍港鎮主要是擴充了土地使用權、財政支配權、行政審批權和事務管理權等權限,建立了龍港城鎮綜合管理執法大隊、龍港行政審批服務中心等平台。

  2011年,龍港再一次擴大行政版圖,蒼南縣撤舥艚鎮、蘆浦鎮、雲岩鄉建製,其行政區域併入龍港。

  2012年,龍港新城開發建設管委會正式掛牌,城市發展框架進一步拉開。

  從2013年初開始,龍港“衝市”進程加快。12月12日,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要在各省(市、區)選擇若幹個建製鎮開展全國新型城鎮化試點。

2017年12月28日,龍港大橋(鼇江一橋)正式投入使用。大橋的開通,標誌著平蒼兩縣的鼇江、龍港兩地的行車難得到解決。
2017年12月28日,龍港大橋(鼇江一橋)正式投入使用。大橋的開通,標誌著平蒼兩縣的鼇江、龍港兩地的行車難得到解決。

  1年後,在2014年12月29日,國家發改委、中央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公安部、民政部等11個部委發佈了《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總體實施方案》。

  納入該方案的建製鎮有“一南一北”兩個試點:龍港鎮和吉林省安圖縣二道白河鎮。

  作為全國第一批國家新型城鎮化兩個鎮級試點之一,龍港開啟了新一輪的“擴權”改革。試點地區承擔5項主要任務,分別是建立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擔機製、建立多元化可持續的城鎮化投融資機製、改革完善農村宅基地製度、探索建立行政管理創新和行政成本降低的新型管理模式、綜合推進體製機製改革創新。

  3

  鎮改市樣本

今日龍港街景
今日龍港街景

  龍港撤鎮設市,是特大鎮破“級”限的一個樣本。

  在我國,像龍港一樣的特大鎮還有很多。這些城鎮大多擁有優勢產業,具有一定的人口、工業和商業聚集規模,已經具備了城市的體量和特徵。

  從各城鎮的實踐經驗來看,他們所遇到的問題十分相似——機構設置和社會管理中只擁有鎮一級的權限,政府服務體系沒有與其規模相適應,在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配套上都難以同步。體製機製的製約逐漸成為特大鎮發展的“天花板”,“小馬拉大車”“大腳穿小鞋”成為對這些地方發展處境最常見的形容。

  而與此相對的是,我國城鎮化率正在以每年一個多百分點的速度迅速提高,但城市數量卻幾乎沒有增長,小城市的數量反而在下降。“因為小城市長大了,但是新的小城市沒有出現。”有專家稱。

龍港新地標-龍騰之印和體育館
龍港新地標-龍騰之印和體育館

  從鎮到市,自主權和資源配置權是關鍵。

  湧金君從龍港鎮區一路向東跨過時代大道,“叮咣”的施工聲從四周聳立的高大建築傳來,龍港新城正在一片有序的忙碌中拔節“生長”。

  農民造城時最流行的“通天樓”不再適宜居住,交通、教育、醫療、文體等基礎設施和公共配套的供需矛盾越來越突出,龍港人將城市轉型的目光重新聚焦於大海,再造一座“新城”的夢想應運而生。新城以二線城市、未來吸引50萬人口的標準進行規劃設計,對標鼇江流域中等城市。

  站在龍港新城規劃館的露台上,向東遠望,新城就在一片遼闊的土地上——3年時間圍墾造地3.2萬畝,相當於再造了一個“海上新龍港”。

  新城的區域形似一搜航空母艦,緊鄰老區,從鼇江口延伸至東海。“艦頭”是中央商務區,承接並拓展老區行政、金融、商務居住、文化等城市職能;“艦身”是現代農業綜合區,發展休閑觀光農業,與中心湖一起構成新城的綠心和綠肺;“艦尾”是產業集聚區和港口經濟區,佈局臨港產業、新興產業和高科技產業,築巢引鳳促進產業轉型升級。

夜幕下的龍港體育館 攝影:池長峰
夜幕下的龍港體育館 攝影:池長峰

  記憶依稀又來到2003年,那一年的春寒料峭中,龍港人主動砸掉了聳立在104國道旁10年之久的“中國農民第一城”招牌。

  破舊立新,是勇氣,更是決心。

  龍港市來了!你期待嗎?

  來源:陳文文/浙江日報全媒體經濟新聞部微信公號“ 湧金樓”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