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里的琴聲:安撫患者,愉悅自己
2019年08月30日19:17

原標題:醫院里的琴聲:安撫患者,愉悅自己

通過音樂,患者與誌願者建立了一條隱形的紐帶。

朝陽醫院的患者們常常能在就診期間聽見從大廳飄來的優美音樂。 新京報記者 馬玉佳 編導

老王第一次來朝陽醫院彈琴是2019年8月16日。那天,他一大早就帶上琴譜,從22.4千米外的清河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地鐵來到醫院。

老王只是這家醫院的音樂誌願者團隊其中一員。患者們常常能在就診期間,聽見從大廳飄來的優美音樂,有時是輕盈的鋼琴曲,有時是悠揚的小提琴音。

2014年,朝陽醫院嚐試成立一支音樂誌願者團隊,5年過去,隊伍壯大到36人,幾乎每天都有誌願者來到醫院演奏,他們中有退休老人、年輕學生、游泳教練,還有專業級的音樂家。

對他們來說,快樂是雙向的:他們的演奏為患者帶去樂趣,患者的傾聽與回應也令他們感到愉悅。

從清河而來

8月16日上午,朝陽醫院門診樓一樓大廳,響起了貝多芬的《G大調小步舞曲》。對於經常來醫院就診的患者,突然聽到音樂已經不是稀罕事。

大廳中部,一架黑色的鋼琴被放置在一個小舞台上,琴身被擦得光滑透亮。幾乎每天都會有誌願者前來,揭下防塵布、掀起琴蓋、擺上琴譜,向空中灑去音符。

誌願者們來自北京各個地方。

正在台上彈奏的誌願者老王,家住22.4公裡外的海澱區清河。一大早,他就帶上琴譜,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地鐵來到朝陽醫院。10號線呼家樓地鐵站下,之後步行十來分鍾,但是想到能夠彈琴,這樣的距離在他眼裡並不遠。

老王今年68歲,退休有一段時間了。年輕時,老王就對音樂情有獨鍾,但由於工作繁忙,沒有時間練習,退休後才“放飛”自我,開始了學琴之路。早先,老王在北京大學腫瘤醫院當過鋼琴誌願者,後來腫瘤醫院裝修改造,不再適合演奏,得知朝陽醫院也有自己的音樂團隊,老王便來報名。

2019年7月,他通過了朝陽醫院的考試,8月16日,是他的第一次正式演奏。他選擇了自己最熟悉的幾首曲子,除了《G大調小步舞曲》,還有《少女的祈禱》《黃水謠》《水草舞》:“都是比較舒緩的曲子,適合普通大眾欣賞。”

隨著演奏的進行,舞台周圍吸引了患者和患者家屬駐步。有人舉起手機,為演奏拍下視頻,幾位拎著檢查報告的患者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下,安靜享受著這放鬆的一刻。

時針指向中午12點,老王按下了最後一個琴鍵,準備打道回府。

這時,一直坐在一旁傾聽的一位患者家屬上前對老王說,自家老人經常來朝陽醫院看病,特別喜歡一位誌願者彈的曲子,但並不知道對方是誰。她這次來,想打聽打聽那位誌願者的情況、是否有固定的演奏時間。老王打開微信群,開始幫她尋找那位誌願者的信息。

“也是一個退休的老頭,之前也在腫瘤醫院彈過。”老王說,不過誌願者演奏並不固定,能否碰上得看緣分。

8月16日,朝陽醫院音樂誌願者王先生在彈琴。 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內心的觸動

“最早正式招募鋼琴誌願者,是從2014年7月份開始,這些年,隊伍不斷成長和擴充,到現在已經有36位成員。”朝陽醫院團委書記梁冠楠介紹,當年,北京市醫院管理局(現北京市醫院管理中心)在市屬醫院中啟動了誌願服務項目,朝陽醫院以此為契機,利用門診大廳的空間,開展了音樂誌願者的項目。

“我們的初衷,是通過音樂來疏解患者就醫和等待中的心理壓力。”梁冠楠說,前來醫院的患者受到病痛的折磨,往往情緒不佳,排隊過程中也會焦慮。而音樂是一種世界通用的語言,能直接帶來感官上的影響,具備一定的治療效果。

一開始,醫院從內部挖潛,第一批加入的,基本是醫院里有才藝的醫務人員。隨著音樂演奏成為常態,越來越多的社會力量融入,有的是看病中聽到音樂的患者,有的是藝校的大學生,還有體育教練、鋼琴老師,甚至專業的音樂演奏家,演奏的樂器也由鋼琴擴充到小提琴、黑管等等。成立半年後,這些自發加入的社會力量,已經取代原先的醫護人員,成為誌願團隊的主力。

5年中,有不少感人的畫面。

有時,碰上小朋友看病不安分,誌願者們就帶上糖果,讓小朋友一邊聽音樂一邊吃糖果,舒緩情緒;有時,碰上同樣會彈鋼琴的患者,走上台和誌願者一起四指連彈;有些孩子受到音樂的觸動,會跟著琴聲一起跳舞……

“音樂的感染力非常大。在這樣的場景下,不管是演奏者還是傾聽者,內心都會受到觸動。”梁冠楠說。這些年來,他們也試著有所創新。2019年,朝陽醫院在門診樓舉辦了新春音樂會,不少患者聚集起來觀看、鼓掌。他們也在考慮2020年春節繼續舉辦音樂會,為患者帶去一些歡樂。

8月16日,朝陽醫院音樂誌願者王先生在和一名女士交流。 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分享與共鳴

發生在誌願者和患者間的“奇妙緣分”,不止一段。

54歲的楊學鬆是一名游泳教練。2016年初,她加入了朝陽醫院的音樂誌願者團隊,現在已經是一位“老人”了。三年多來,她保持一週演奏一次的頻率,發生了不少令她感動的事。

一次,楊學鬆在醫院彈奏一首純古典作品,這首曲子不是特別大眾化,普通人知道的不多。但是一曲終了,一直在旁邊坐著傾聽的一位環衛工人上前,對她說,這首曲子我二十年前聽過,是李斯特的,特別喜歡,能不能再彈一次,楊學鬆很驚訝,又為他彈了一遍。

兩人認識之後,有過一些簡單的交流,這位患者是一位60後,得了尿毒症,在醫院四樓住院,情緒一直低落,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他喜歡音樂,很多次,楊學鬆在台上彈琴,他就在一邊默默地聽,並不多說話。這種安靜的相處,讓楊學鬆有種遇到知音的感動。

還有一次,楊學鬆彈奏《聖母頌》,這是由巴赫一首樂曲改編而來,可以彈、可以拉、也可以演唱。在她彈奏的過程中,旁邊一位老人家合著琴聲一起歌唱,這種奇妙的默契令她十分感動。

彈奏什麼樣的曲子,誌願者們有自己的考慮。

老王喜歡彈奏舒緩輕柔的音樂,希望借此起到安撫的作用;楊學鬆認為共情本身就是一種治癒,因此除了舒緩的音樂,也會偶爾彈奏帶點兒傷感的樂曲,幫助患者抒發情感。他們迴避激烈吵鬧的音樂。

通過音樂,患者與誌願者建立了一條隱形的紐帶。這種與他人分享和共鳴的機會,讓誌願者們也心存感激。

“我喜歡音樂,也希望向更多人傳遞這種感動。”楊學鬆說。誌願者進行無償演奏,是一種善意的表達,但與此同時,自己也收穫良多,這並不是一場單方面的付出。

老王也表達了同樣的感受:“我喜歡這個環境。有些人來醫院看病,本來心情沉重,能過來放鬆放鬆,挺好。自己在家彈,也沒有聽眾,來這兒有人聽,樂趣更大。”

新京報記者 戴軒

編輯 郭琛

校對 柳寶慶

推薦身邊“追夢人”

郵箱:xjbgandong@126.com

熱線:010-67106710

發微博@新京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