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用“假藥”的馬獸醫們
2019年08月30日15:04

打針的馬兒
打針的馬兒

  2019年8月26日上午,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經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表決通過,將於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修訂後的藥品管理法共十二章155條,加大了對藥品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同時,這次的修訂也做出了一些重大的改變,其中進口未批的境外新藥不再按假藥論處,是最引人注目的改變。

  此次修訂草案,不僅擬對進口國內未批的境外合法新藥不再按假藥論處,同時還提出,未經批準進口少量境外已合法上市的藥品,情節較輕的,可以減輕處罰;沒有造成人身傷害後果或者延誤治療的,可以免予處罰。

  從去年熱映的電影《我不是藥神》及其原型陸勇,到今年的聊城假藥案,代購境外抗癌新藥被認定為假藥一度引發廣泛關注。聊城假藥案中的卡博替尼,陸勇案中的格列衛,這些在國外上市並取得一定療效的新藥因案發時沒有經過我國藥監部門的批準,進口都按假藥論處,其中主要的法理依據都是我國現行的《藥品管理法》。藥品管理法修訂後,監管部門在處置此類事件時將有更完備的法律依據。

  其實在獸醫界,尤其是馬獸醫界,使用這種“假藥”的情況可能更加嚴重。

  中國的獸藥管理有《獸藥管理條例》,這部條例為2004年4月9日國務院令第404號公佈,2014年7月29日國務院令第653號部分修訂,2016年2月6日國務院令第666號部分修訂。迄今已經14年。隨著國內獸醫環境的逐漸規範,這部法律也在不斷的進行修改。但是與馬獸醫最相關的一條仍然保留著。在該條例的第七章第四十七條中,明確標註“依照本條例規定應當經審查批準而未經審查批準即生產、進口的,或者依照本條例規定應當經抽查檢驗、審查核對而未經抽查檢驗、審查核對即銷售、進口的”獸藥,認定為假藥。

  筆者曾經跟國內一個資深馬獸醫聊天,他開玩笑說,“在中國評判一個馬獸醫專不專業,就看他藥房裡的藥夠他牢里蹲幾年”。這話雖然是玩笑,但也反映了馬獸醫行業存在的一些問題。

  國內的獸藥管理其實已經比較完善了,但無奈馬是一個特殊的領域。國內能接觸到的動物,大部分是經濟動物。獸藥的目的是為了保證利益最大化。不會有人去關心一頭豬跑的快不快,身體健康能長膘才行。基本的藥物就可以滿足需求了。寵物需要的藥物更多一些,不僅需要身體健康,還有一些附加的需求。比如給過於肥胖的喵主子減個肥,給不太好看的狗狗做個小整容。到這一步,國內已有的獸藥種類還能應付。雖然有一些國內也不生產,但是外國廠商一看有市場,還是會不辭辛苦地進口到國內。

  而到了馬這裏,情況就更複雜了。除了上面的兩個需求,馬還有運動屬性,是運動員。豬和貓我們不會去考慮怎麼讓他跑得更快點,跳得更高些,但是對於馬來說,這隻是最基本的需求。況且還有關節保護、筋腱治療、麻醉鎮靜等等,很多情況和藥物是馬獨有的,不在其他動物身上使用。

  所以,從簡單的驅蟲藥,到專業的麻醉藥品;從比賽必需的流感疫苗,到各種連中文名都沒有的新興藥品,很多馬獸醫接觸和使用的藥品中,都有進口未批的境外“假藥”。

  圖片說明:由於國產和市面上的保泰鬆劑型不太適合馬用,馬獸醫經常使用進口的保泰鬆。

  馬獸醫不想用“真藥”嗎?當然不是。

  現在想研究一種新藥或另起一條生產線,動輒上億的投資。國內運動馬市場還很小,投資得到回報基本無望,所以很多藥並非技術原因,而是市場規律決定了沒人去做。而在《獸藥管理條例》的第五章“獸藥進出口”中規定中,一種國外的藥要合法進入國內,需要大量的手續且限製很多,其中的時間成本和花費不容小覷,所以國外藥企也較少涉足馬獸藥進口中國。

  市場的規範會推動監管的完善,反過來監管的完善也會進一步推動市場的規範。這是一個良性的循環過程。此次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修訂,是人性化管理的絕好例子。希望我國的獸藥管理也能進一步完善,讓獸醫尤其是馬獸醫,能在“陽光下”發揮自己的能力。

  相關鏈接:

  1。藥品管理法正式通過:進口未批的境外新藥不再按假藥論處:

  https://view.inews.qq.com/a/20190826A04RSU00

  2。 獸 藥 管 理 條 例:

  http://www.moa.gov.cn/gk/zcfg/xzfg/201812/t20181214_6164972.htm

  (國際馬聯中文平台)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