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紮堆請年假 攜娃出遊變“受累”——假期“惡補式旅遊”為哪般?
2019年09月01日11:35

原標題:暑期紮堆請年假 攜娃出遊變“受累”——假期“惡補式旅遊”為哪般?

  新華社蘭州9月1日電 題:暑期紮堆請年假 攜娃出遊變“受累”——假期“惡補式旅遊”為哪般?

  新華社記者任衛東、白麗萍、劉能靜

  隨著暑期結束,攜娃出遊的家庭已陸續回到家中,但暑期旅遊遭遇的種種窘境卻依然記憶猶新。學生放假帶動家庭出行,致使部分熱點景區紛紛“爆棚”,酒店漲價入住難,飛機高鐵一票難求,紮堆休假讓“休閑遊”變“受累遊”,假期“惡補式旅遊”如何解?

  景區“人山人海”成暑期主風景

  今年暑期,景區爆滿的新聞佔據不少媒體頭條。遊人爆滿,梵淨山景區連續9天門票售罄;麗江玉龍雪山連續幾天達到最大承載量,景區為此發佈公告採取限流措施;在7月31日之前,八達嶺長城景區已接待遊人超223萬人次,發佈紅色預警4次……

  到敦煌旅遊的四川遊客孫麗說:“長假只有春節和十一,其他小長假都沒法出遠門旅遊,春節還要回家探親也不適合外出。”部分網友調侃道:這邊廂,景區里人山人海;那邊廂,遊樂場排成長龍。要麼啟程時,酒店機票高得離譜;抑或歸程時,高鐵火車一票難求,旅行體驗大減價扣。

  事實上,為了引導、控製客流,不少景區已推出相應政策。有的景區通過網站、廣播、手機短信和景區顯示屏,告知遊客擁擠程度、景區的承載空間甚至採取限流售票措施。然而暑期長達一個多月,積蓄已久的旅遊需求正是集中釋放期,這些措施能起到的作用也十分有限。

  文旅部門工作人員表示,景區的承載量是有限的,暴增的遊客給景區管理帶來極大挑戰。據甘肅敦煌鳴沙山景區工作人員介紹,七八月學生放假期間,景區一天最多接待超過4萬人。

  眼下,隨著暑期結束,許多景區的“紅火期”逐漸降溫,有的城市和景區甚至在短短幾天內,酒店房價從暑期的上千元跌至兩三百元,住客也變得寥寥無幾。

  假期“惡補式旅遊”皆因孩子

  明知景區“人山人海”,為何依舊“偏向虎山行”?萬千擁擠和所有疲憊,都是因為孩子。記者在幾個熱點景區觀察後發現,攜學生出遊的家庭和高校學生,是寒暑假期出行的主體。

  孩子平時要上課,舍掉五一、十一可攜子同遊的公共假期外,家長能夠帶著孩子“放風”的時間,就只剩下炎熱的暑假和寒冷的寒假了。

  蘭州文理學院教授高亞芳認為,旅遊熱潮基本與孩子們的寒暑假重疊,只要孩子們有空閑旅遊,家長們就會想方設法把自己寶貴的年休假拿出來。

  因此,請年假帶娃出遊成了不少家長在假期的必做之事。紮堆請年假,批還是不批?讓不少單位企業陷入“兩頭難”的境地。一些單位和企業負責人表示,一方面,對於部分特殊行業,暑期是最忙碌的時段,工作任務繁重;另一方面,職工確實有休年假的現實需求,這種矛盾很難平衡。

  費盡心思爭取到年假,帶孩子暑期出遊卻身心俱疲。“我的孩子上一年級,體驗了一把爆滿的暑期檔。”蘭州市民王炎無奈地說,“本來想去雲南旅遊,機票酒店價格高,高鐵不是站票就是沒票,直接放棄了。我們選擇去了西安,天氣炎熱,走哪都是人挨人,這個暑期就是這樣度過的。”

  動態調整假期,豐盈孩子體驗

  西北師範大學旅遊學院院長把多勳分析認為,旅遊業要駛上“快車道”,首先要保證國民“有假可度”。集中放假必然會導致遊客紮堆出行、熱點景區“壓力山大”,若針對中小學假期實現動態調整,不僅能一定程度為景區降溫,還能延長旅遊資源的“適遊期”。

  事實上,2014年8月9日國務院發佈的《關於促進旅遊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就鼓勵高校和中小學調休、增加春假。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的《關於進一步激發文化和旅遊消費潛力的意見》也提出,落實帶薪休假製度,鼓勵單位與職工結合工作安排和個人需要分段靈活安排帶薪年休假、錯峰休假。

  假期本來是工作和學習之餘對身心健康的有效調節,並不是一場“衝鋒陷陣”的苦戰。“讓家長根據學生放假時間來選擇自己帶薪休假的時間,這樣既能為景區‘減負’,也能使家庭遊成為一種真正的享受。”高亞芳說。

  “可以考慮從暑寒假中掐頭去尾各拿5天,分別設立春假和秋假。”蘭州市第十四中學校長姚富榮說,“寒暑假設立的初衷不是為了旅遊出行,而是避開炎熱和嚴寒的天氣,讓學生有個放鬆調節的時間。如果設立春秋假,對於中小學師生而言,並不會大幅度增減假日天數,還可適當規避寒暑假這樣並不十分適宜出遊的時節,家長可自行選擇春假或秋假帶孩子出遊。”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