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謝源遇上吳璐!王菀之、吳鎮宇首次合演音樂劇 吳鎮宇揚言「即使我不是專業歌手都可以唱得很好」
2019年09月03日16:34

我以為,要見到王菀之跟吳鎮宇合作只會在大螢幕上,卻原來還有另一個可能─舞台劇,更令人驚訝的,是在一套音樂劇本內……「乜吳鎮宇識唱歌?」睇完他們合演的《First Date》,你自然會找到答案。 別以為小編有如此福分,可以率先欣賞吳鎮宇載歌載舞,因為他先旨聲明要將才華留待公演時展示。不過如果你看過電視劇《難兄難弟》,應會覺得王菀之好大膽,竟在一套百老匯音樂劇中請他出演;而這套《First Date》更要是圍繞愛情故事兼喜劇一齣,當嚴肅靜默的吳鎮宇遇上能量奇高(仲可以好搞笑)的王菀之,究竟當初是如何促成此事、合作過程又會否很困難?來聽聽他們怎樣說。 為何會有這次合作契機? 菀之:就純粹我很想跟鎮宇哥合作呀!一直以來都很仰慕他,有次便鼓起勇氣,拜託一位導演前輩兼鎮宇哥的朋友向他替出邀請,一起出演舞台劇。 鎮宇看起來很嚴肅呢,不知道促成的過程順利嗎? 鎮宇:當初那位導演朋友說菀之想和我合作,一聽到舞台劇便「耍手擰頭」,因為已經做過很多次了(20年前的《鬚根Show》),認為要是再做便一定要有挑戰性的,如音樂劇;後來知道那位導演朋友只是傳話而非劇的導演,我便更擔心了,覺得還是看過題材再算。記得當時有幾套音樂劇可選,一套要玩樂器,我斷言拒絕;見有另一套《First Date》,各方面看起來都很有趣,便決定試試。 為此有何準備嗎? 鎮宇: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需要作特別的事前準備,這也許是觀眾的福氣,亦有機會是團隊的災難,哈哈!我知道跟菀之合作過的都是頂尖音樂人、表演者,所以我也放心,而且知道她為了此劇下了很多功夫,籌備、翻譯劇本等都是一腳踢,並且有能力令事情成真,我更不能推辭吧。 香港版的《First Date》跟原著有何分別? 菀之:就是英語與廣東話的分別。由於是百老匯作品,對方很嚴謹,講求要按原著演出,還需要我先將英文版本翻譯成自己的語言後,再譯做英文及send回百老匯審查,確保沒有刪減情節或任意加減對白;而究竟如何翻譯準繩及保持「Broadway陣味」但聽起來卻很香港、很地道,才是難度所在,我將劇本譯了數遍才夠膽傳給演員看呢!」 鎮宇:於這類表演,隔多久出現一次笑聲、掌聲,統統有數得計。本來唱歌就能帶動觀眾情緒,但要在一個說廣東話的stage show重現Broadway效果的確很難。

百分百跟足原著

《First Date》值得期待的元素在哪? 菀之:本身對白好笑,而劇中主要得3個人:男女主角及bartender。鎮宇哥是一位金融才俊,身穿西裝;而我則喜歡藝術,脫下外衣便見低胸上衣,二人性格南轅北轍,卻要來一次約會;其他演員表面上是客人,實質是在演繹男女主角的內心世界,他們要一人分飾幾角,即時走出來演活主角的想法,故整套劇的timing好緊要,處理上滿有難度。 鎮宇:舞台劇的樂趣正正在此,演員不需要換衫,都可以即時變成另一個人,並以此完成一個故事,加上《First Date》的劇本由百老匯高手執筆,總有方法將情節推上高峰,娛樂效果好好。 菀之:其實音樂劇這三個字不是任誰都可以觸碰,是有一定standard,它可以帶動觀眾入戲,令觀眾不覺得你在唱一首歌,亦不介意某部分的劇情以唱代說……雖然很難但鎮宇哥都肯接,我真的很佩服。 鎮宇:所以我真的很擔心……但不得不承認我是很喜歡音樂劇的,亦喜歡看類似《La La Land》、《Les Misérables》等的電影。電影可以NG、事後「對嘴」,音樂劇卻是現場演出,要是有一個優秀的團隊合作,既好玩,亦可以為觀眾帶來一次高品質的體驗。 但其實面對這麼會唱的王菀之,演《First Date》時你不會感到擔心或壓力嗎? 鎮宇:想告訴大家,即使我不是專業歌手都可以唱得很好。我覺得只要唱到每個細節,然後把感情完完全全的投放進去,是很好玩的,亦是我很enjoy及陶醉的過程。 菀之:音樂就是有這樣的能量,於我,它有治療的作用,有時覺得音樂是美好的,有時又覺得只有它為伴很孤獨,所以它是我的依靠。

吳鎮宇:「我是怪人。」

合作過後,對對方的想法有何不同嗎? 菀之:我不再怕他了,哈哈,原來鎮宇哥好好人。 鎮宇:見到菀之本人,整件事即時變得立體起來。之前聽過她的歌、看過她的電影,已感覺她是一個能量很高的女生,這次親眼看到她的處事能力,發覺很少女生可以如此硬淨、清晰及有條理。 演出經驗豐富的你們,現在會按甚麼準則去挑選劇本? 菀之:我會視乎邀請我的人是個怎樣的人,我指的是其心地,就算有好的劇本,如涉及的主要人物品格不好,我都會婉拒。聽起來有點任性,但我太清楚自己的性格,不想臨場影響發揮累及團隊。如對方的人品很好,即使劇本稍遜,我也會珍惜機會,努力work on去令事情變好。 鎮宇:我比較怪,最初拍戲時覺得有電影就接,之後又會因遇上未合作過的導演、想去某個地方或片酬不錯等原因去接下劇本。現在想法有變,會按角色的新鮮感去決定,未試過的我會更樂意,如《逆流大叔》,希望給自己和觀眾驚喜;音樂劇亦一樣,未做過自然較投入,現在的我很需要劇本去刺激自己。 那對於「好演員」的理解都會有所不同嗎? 鎮宇:好演員是……例如人們見到發哥會叫他「Mark哥」,見到陳小春叫「山雞」,當見到演員本人還是想稱呼他的角色名字時,說明了他們創造出了一個人物,可以同觀眾溝通,而這就是「好演員」的最理想狀態。 Text: Daphne Wu Photography: Sze Chuen Makeup: Janice Tao @Zing make up school(王菀之)、Kargo Leung(吳鎮宇) Hair: Joe Kwong(吳鎮宇) Special thanks to 荃灣南豐紗廠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 延伸閱讀:王菀之與吳鎮宇首次合作,對對方的印象是怎樣?即刻睇他們的搞笑訪問。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