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這條崎嶇回家路,李矛走了21年
2019年09月05日19:35

原標題:特寫|這條崎嶇回家路,李矛走了21年

9月5日,中國羽協對外宣佈,為了更好地備戰東京奧運會,已聘請原韓國國家隊主教練薑京珍以及韓國前男雙名將柳鏞成來中國羽毛球隊,協助雙打訓練。

但更關鍵的一句話是——聘請國內資深教練李矛協助男單訓練。

兜兜轉轉21年,李矛終於回到了一切開始的地方。漂泊半生,年過花甲的李矛再次為國效力,將攜中國男單向東京奧運會發起全力衝擊。

在中國羽協的官方通稿中,張軍表示,李矛是一位經驗豐富、有獨到訓練方法的資深教練,具有很強的事業心。李矛回來協助男單訓練,可以進一步加強男單教練團隊的力量,幫助年輕運動員及年輕教練盡快提升綜合能力。

李矛離開中國後為馬來西亞培養出了李宗偉。

“一山不容二李”

說起李矛,就離不開另一個名字,李永波。

21年前,1998年的曼穀亞運會結束,董炯獲得男單冠軍,作為男單主教練的李矛卻選擇辭職。這成為李矛和李永波關係的分水嶺。二李的勢不兩立,不僅被公開,更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

在這之前,發生了眾所周知的“彈劾”事件。

當時,亞特蘭大奧運會後,國羽的獎金長時間未發放,部分教練員和隊員開始懷疑隊中存在經濟問題,再加上教練和隊員對李永波在工作中的作風不滿,1998年3月,包括李矛在內的多名教練和近20名隊員聯名上書有關領導。

都說,打江山易,守江山難。在這之前,二李也曾經曆了一段艱苦卓絕的創業年代。

1993年底,中國羽毛球界大換血,李永波、李矛、李玲蔚、田秉毅等少壯派入主中國羽毛球隊,李永波時任國家隊副總教練,李矛是男單主教練。

當時的中國羽壇正處於青黃不接之際,新組建的中國羽毛球隊的首項大賽是1994年廣島亞運會,中國隊收穫7枚銅牌。

“反正底褲都輸光了,再怎麼練也無所謂了,於是我們大膽嚐試,用新的訓練方法來折騰。當時中國隊員多,收穫很大。”

李矛曾回憶說。

1995年在瑞士洛桑,中國隊在非常弱勢的情況下首奪蘇迪曼杯,李永波與李矛相擁而泣。李矛的弟子董炯、孫俊開始輪流排名世界第一,羅毅剛排名第四。李矛還為中國隊培養出了陳剛、吉新鵬、夏煊澤、陳宏等後備梯隊,中國男單開始了稱霸世界的步伐。

但就在中國羽毛球隊如日中天時,1998年曼穀亞運會後,李矛宣佈離開中國國家隊,此時,李永波已是國家隊總教練。

1999年4月12日,新華社的一篇報導以“中國羽毛球隊官方說法,李永波沒有貪汙”為題,對此事給出了最終結論

李矛曾在韓國隊任教。

輝煌的海外之旅

從國家隊憤而出走後,李矛拿出了一份相當輝煌的履曆。

他先是執教韓國隊,培養出李炫一、孫升模等高手。作為對“李永波的回報”,李矛回送給對方的是2002年釜山亞運會韓國隊的四枚金牌,還有2003年蘇迪曼杯擊敗劍指五連霸的中國隊捧杯。其中孫升模還獲得了2004年雅典奧運會男單銀牌。

雅典奧運會後,李矛與馬來西亞隊簽約兩年,在此期間,將原本默默無聞的李宗偉帶上世界排名第一的寶座。

2007年3月,李矛重返韓國執教,幫助樸成煥迅速成長。2010年的尤伯杯,李矛率領韓國女隊3比1擊敗中國隊,曆史上第一次捧起尤伯杯。

李矛在海外收穫了足夠的尊重。

此後,李矛又輾轉印尼。在說起與李矛教練16個月的短暫相處時,印尼名將索尼感慨道:

“這一年(2010-2011年)是我運動生涯中最愉快的一年,他就像是我的父親、兄弟、朋友。”

2012年,李矛向印尼羽協提交了辭呈,卸任單打組主教練一職。

回國後的李矛,為人低調一直在杭州深居簡出。但他放不下羽毛球。

自2014年起,李矛紮根深圳,打造川崎羽毛球國際訓練營,不但接納全球的職業球員,也培養和指導業餘高手。

身懷絕技,卻流落海外,是圈內對李矛這些年的一聲歎息。雖然每當媒體問起李矛回國執教的可能性,他都會回答“那是不可能的”。

但妻子吳海麗透露:“他最大的願望是回國執教,但看起來相當遙遠。”妻子也曾不止一次地勸他:“冤家宜解不宜結,鬥來鬥去有什麼意思,好像真成了一生的冤家。

李矛和林丹在場邊發生衝突。

李矛,他終於回家了

2017年,李永波從他執掌24年的中國羽毛球隊卸任。李矛重回國家隊的聲音,又再次出現。但此時,僅比李永波還大四歲的李矛,也已59歲。

兩人做了半輩子的“死對頭”,種種恩怨甚至一度波及到雙方弟子。但當年殺到眼紅的林丹和李宗偉,早就成了彼此惺惺相惜的另一個自己, 二李心中的冰山也隨著時間推移,在逐漸消融。

“說到底,他們更多是脾氣性格、工作方式的不同。”一位親曆當年事件的媒體人曾這樣評價,“都是業務能力極強,又有各自堅持的人。”

2008年韓國公開賽決賽曾與李矛劍拔弩張的林丹也早就表示,李矛一直是他十分尊敬的教練。

林丹在自傳中提到:“李矛是一位很優秀的教練員,這毫無疑問,至少我覺得他的效率很高。之前他帶過我的前輩孫俊、董炯,他們是當時中國男單最頂尖的兩位選手。他還帶過曾經比較低迷的韓國男單孫升模、李炫一,孫升模還獲得了雅典奧運會的亞軍。再到後來,他又去了馬來西亞執教李宗偉。”

“你會發現,他在有限的時間里,都幫助這些運動員提高了一截,讓當地的男單水平有了突飛猛進的變化。”

李矛當年離開,夏煊澤還只是隊中的毛頭小夥。歸來時,夏煊澤已是中國羽協副主席、國羽單打主教練。而李矛的回歸,離不開中國羽協的推動。

巧合的是,夏煊澤是李矛當年的弟子,還同是溫州老鄉。

有消息稱,李矛回歸後,將把主要精力放在里約奧運會冠軍諶龍身上。

兩天后的9月8日,李矛將赴京履新。迎接他的首個挑戰,是9月17日在常州開拍的中國公開賽。

與其說,這是李矛的再次出山,不如說,這是李矛的回家路。

雖然這條路,走得崎嶇、漫長,又艱辛。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