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看點 央行時隔四年再出降準組合拳有何深意?
2019年09月07日07:49

  原標題:四大看點!央行時隔四年再出降準“組合拳”有何深意?

  降準“靴子”如期落地。

  9月16日降準0.5個百分點,全面降準加定向降準兩種形式,釋放長期資金9000億元

  降準“靴子”如期落地,且央行一次性祭出全面降準加定向降準兩種形式,上一次出現這種“組合拳”還是在2015年10月。

  央行9月6日公佈,決定於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此外,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於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的法定準備金率為6%,是金融機構中最低的,已處於較低水平,因此此次全面降準不包含這三類金融機構。

  本次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準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今年以來,央行已實施過兩輪降準。由於經濟存下行壓力,市場對貨幣寬鬆有一些呼聲,不過央行有關負責人6日明確表示,此次降準與9月中旬稅期形成對衝,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而且定向降準分兩次實施,也有利於穩妥有序釋放資金。因此,此次降準並非大水漫灌,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此次為何採取“全面降準+定向降準”?

  本次降準“組合拳”的方式,在9月4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曾有過“暗示”。國務院常務會議在貨幣政策表述上,強調要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的工具。

  央行有關負責人解釋稱,此次降準釋放資金約9000億元,有效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資金來源,還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以降低貸款實際利率。定向降準是完善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三檔兩優”政策框架的重要舉措,有利於促進服務基層的城市商業銀行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這些都有利於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此次採取全面降準加定向降準的形式,首先是解決銀行體系共性的需要,其次是有針對性地降低一些中小銀行存款準備金,因為中小銀行負債方面可能更加困難些。

  對此,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顏色分析稱,這次央行執行“全面降準+定向降準”相結合的政策,是對前期貨幣政策的微調。前期貨幣政策的思想是,如果要進行逆週期調節,主要靠公開市場操作即MLF和定向降準。這次執行了全面降準,是更加寬鬆的一個貨幣政策,是對經濟下行壓力的一個對衝措施。

  股市、樓市將如何走?

  9月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透露降準信號後,9月5日A股高開,當天滬指盤內一度衝破3000點,上一次站上這一關口還是在6月下旬。而截至6日收盤,滬指9月以來已經五連陽。從曆史來看,今年1月全面降準後,滬指開啟了上漲行情,從低點2440點,最高漲至3288點。不過也有過降準後股市下跌的情況。

  蘇寧金融研究院特約研究員江瀚認為,降準進一步利好中國股市。最近中國股市一片向好,在這樣的情況下,央行降準之後市場的流動性進一步增強,必然會讓上市的各家企業進一步獲得更多的資金支持,特別是其中的民營企業將會得到更多的幫助,那麼無疑將會有更好的業績向市場展現,從長期來看,降準將會有助於中國股市的進一步發展。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表示,投資者對於逆週期政策的出台有了更高的預期,市場的風險偏好進一步提升,“金九銀十”行情必將更加強勁。

  對樓市來說,經曆了上半年一輪“小陽春”後,近幾個月政策持續從嚴。尤其是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釋放出我國堅持房地產調控不動搖的明確信號,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

  諸葛找房副總裁苑承建表示,本次降準並非大水漫灌,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降準並不是針對房地產市場,房地產方面的調控在短期內並不會出現放鬆跡象。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分析稱,房貸利率上升幅度要小於預期。他表示,10月份要推行新的LPR貸款定價機製,所以部分城市可能基點是會有所上調,但是相對來說,銀行更有意願積極放貸。

  房價方面,嚴躍進認為,穩房價或轉向穩秩序,後續房地產市場依然會兩手抓,一手是積極鼓勵合理的住房消費需求釋放,另一手是強化對房地產交易秩序的穩定和管理。

  此外,對實體經濟而言,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博士後李義舉認為,降準為商業銀行支持實體經濟創造了條件。我國企業融資模式普遍屬於信貸依賴型,商業銀行成本降低的同時信貸成本也會下降,因此以降低存款準備金率為代表的逆週期調節政策增加了商業銀行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為經濟企穩創造了條件。

  未來是否還有降準空間?

  加上本次,央行已在年內進行過三輪降準,不過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我國還有降準空間。

  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表示,降低存款準備金率與利率LPR市場化改革一起成為央行進行調控的主要工具。比起傳統意義上的存貸款基準利率的下調這種降息,降低存準率更加直接和具有針對性。降準可能逐漸成為主要的貨幣政策對衝工具,為了應對複雜化的國際環境以及經濟潛在風險,預計未來降準仍有空間。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在全球央行重啟貨幣寬鬆的背景下,結合我國當前宏觀經濟運行、通脹水平和企業經營情況,政策利率仍有下調的空間和必要。

  連平同樣判斷未來還有降準空間,但從時點來看,如果國際形勢沒有大的變化,年內降準可能性不大。

  從調整空間來看,天風證券研究所孫彬彬團隊在8月下旬的一份報告中分析稱,目前美日歐整體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均在3%以下,我國平均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約為11%,遠高於發達國家,在發展中國家中也處於比較高的水平。如果從發展階段(主要是資本流動)來看降準空間,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應該可以降至6%以下,達到3%至4%的水平。

  近萬億資金鬆綁,貨幣政策轉向?

  央行有關負責人6日明確表示,此次降準並非大水漫灌,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付立春表示,逆週期調節、保持流動性充裕,降準並不意味著全面的貨幣政策寬鬆。央行表示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調控,兼顧內外平衡,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近萬億資金鬆綁,銀行流動性及利率壓力有望釋放。此次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準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以降低貸款實際利率。此次降準在趨勢上符合市場預期,在時點上略超出預期。這一定程度上印證了金融供給側改革和國際金融安全競爭中,資本市場更加重要的戰略地位。對資本市場此輪反彈及未來穩定發展升級的信心都有比較大的促進作用。

  新京報記者 程維妙 顧誌娟 潘亦純 張思源 侯潤芳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