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製造》:美國傳統製造業衰落帶來的啟示
2019年09月09日15:20

  原標題:《先進製造》:美國傳統製造業衰落帶來的啟示

  9月6日,由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所、上海社科院出版社共同主辦的“創新政策與製造業發展學術研討會暨《先進製造:美國的新創新政策》新書發佈會”在上海社會科學院舉行。

  21世紀的頭十年,美國的製造業經曆了重大的破壞。2007—2008年的大衰退加速了這些變化,但這些結構性問題不僅僅是經濟危機造成的,在就業、資本投資、產出、生產率和貿易方面,美國都遭遇了麻煩。

  今年3月,《先進製造:美國的新創新政策》一書由上海社科院出版社出版。在這本書中,麻省理工學院華盛頓辦公室前任主任威廉姆•邦維利安和麻省理工學院華盛頓辦公室政策顧問彼得•辛格探討了如何重構創新和再次激活美國製造業的方法。他們提出“生產與創新是相互聯繫的。生產是創新的關鍵方面。把生產階段整合到整體創新系統中,是美國製造業曆史的核心啟示。”

  9月6日,由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所、上海社科院出版社共同主辦的“創新政策與製造業發展學術研討會暨《先進製造:美國的新創新政策》新書發佈會”在上海社會科學院舉行。會上,參與本書翻譯、編寫工作的學者研究員就相關內容進行了主題分享與觀點交流。

  創新是製造業的新篇章

  從2008年的爆發的金融危機開始,美國的製造業開始大量顯現問題,並衰落至今。美國社會各行各業、聯邦政府、州政府以及大學一直在為重振製造業尋找“藥方”。

  如何重振美國製造業?就這個問題,威廉姆•邦維利安和彼得•辛格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一直以來,美國的創新體系是圍繞著創造業以外的技術挑戰而組織起來的。尤其在戰爭結束後,美國製造業的領先地位已經確立,此後便將重點放在了如何建立一個強大的“前端”研發體繫上。“傳統部門彷彿是一頭巨獸,而我們卻一直忽略這頭在我們房間里的巨獸。”

  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沈開豔表示,提到創新,人們習慣性將目光落到信息產業、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新經濟領域上,卻對傳統製造業的發展問題視而不見。

  “如果我們傾向於將創新,尤其是顛覆性創新,限製在前沿行業,並將其從傳統製造業中剝離出來,那將限製我們的經濟增長。如果美國未能充分重視以製造業為主導的創新,那必將削弱美國的整體創新體系。”

  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國鋒認為:“當前美國製造業面臨的問題有兩個:第一,過去許多經濟學家都鼓吹美國應該放棄低端製造業,用高端高附加值產品來補償損失,但2015年,美國製造業產品的貿易赤字高達8000億美元,重要的是,其中高科技產品的貿易逆差達到了920億美元。因此,這個標準答案現在看來頗有誤導性。第二,美國默許自己長期以來的‘生產領先地位’下滑,危及了美國在重要技術領域的創新能力。”

  《先進製造:美國的新創新政策》書封

  對中國有哪些借鑒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經濟法律編輯部主任應韶荃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先進製造》中不僅對美國製造業的曆史、現狀與未來進行了全景式描繪。其創新研究所網絡、學徒製等勞動力技能培養模式、製造業初創企業孵化和規模化模式對中國的製造業發展亦有借鑒。”

  上海社科院黨委宣傳部部長、研究員湯蘊懿指出,科技創新應更關注“創新經濟中的生產”問題。第一,要避免中小企業在孱弱的產業生態系統內“獨自在家”,防止中小企業因融資難問題而對新技術規模化力不從心;第二,政府在新的產業生態系統內應精明“當家”,面對全球技術的巨大變革,政府要以有效“干預”解決創新生產中技能勞動力短缺問題;第三,大力推進製造創新研究所,並開展相關教育與培訓。第四,將服務和生產整合為新的“價值”模式,使之成為未來經濟的核心。

  除此之外,書中還分析了美國勞動力培訓體系不能適應製造業發展的原因:僱主們時常擔心競爭對手挖走這些接受過培訓的員工,而放棄培訓自己的員工,或只圍繞對本公司而言更有價值的“特定”技能進行培訓,致使教育培訓水平不足以支撐製造業發展。

  “這本書建議的德國的雙重教育體系非常有借鑒意義。”上海社科院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員王瀅波介紹:“在德國,學徒製度是大學教育的主要替代選項。學徒們每週一至兩天或全職參加基礎教育和職業技能培訓,政府全額支付學費。作為接受職業學校培訓和現場培訓的成本,學徒的工資僅為正常工資的五分之一,但具有強大競爭力的證書和技能將在日後為他們帶來豐厚回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