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教授黃亞生:中美經濟脫鉤將影響兩國科技發展
2019年09月09日11:13

  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中美經濟脫鉤將影響兩國科技發展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中國經濟新聞網

  本報記者 陳姝含

  9月6日—9月7日,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的2019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在北京召開,在第八單元以“全球創新合作:挑戰與對策”為主題的討論會上,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教授、曾任斯隆管理學院副院長黃亞生表示,中美經濟脫鉤將影響兩國科技發展,若政治家和公眾對這個問題沒有清醒的認識,作為學者應該更加理智,維護中美兩國關係。

  黃亞生從以下四個角度分析中美經濟脫鉤可能會對美國科技界的影響。

  首先,在美國科技企業的營業模式方面,黃亞生表示,科技企業之間的關係從來都是既有競爭又有合作。美國和中國科技企業之間的關係也是如此。根據美國投行傑弗瑞集團2018年發佈的報告,美國科技公司每年會從中國獲得1000億—1500億美元的營業收入,在中國的營業收入相當於中國科技公司的23%。

  以美國高通公司和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為例,高通是美國企業中唯一有能力可能做5G的企業,該業務板塊與華為是競爭關係,但高通的大客戶恰恰也是華為。數據顯示,2018年高通是華為在美國第三大供應商,銷售達到15.8億人民幣。因此,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意味著美國企業不可以和華為有任何的接觸和交流,也就意味著高通不可以參與任何有關5G發展的過程和標準的製定,這將打擊高通自己開發5G的能力。

  其次,在兩個國家對科技支出的結構方面,黃亞生表示,考慮到美國的通貨膨脹率,過去幾十年美國聯邦政府的科研經費實際都在縮水。在聯邦經費總額沒有增加的情況下,美國科研的開支結構越來越單一,很多經費被集中在生物醫藥領域和幾個單獨的領域,其他領域的科研經費受到了擠壓。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政府在生物醫藥領域和工程學科開發的經費差不多,但2018年美國在生物醫藥方面的研究經費是工程領域的2倍多。

  “從科研經費的投入領域來看,中美科研經費投入可以形成一種互補的機製。”黃亞生表示,2016年美國的科研經費約5000億美元,中國是4500億美元,遠超其他國家科研經費的投入。美國聯邦政府科研經費分配十分不平均,而中國的科研經費行業分配非常平均,這可以和美國政府的科研投入形成一種互補。

  另外一種互補性來自於科研經費所關注的研究類型,根據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組織的數據,中國大部分的經費聚焦於實驗類型的研究,更少聚焦基礎和應用的研究,而美國實驗類型的研究經費比較低。“因此,中美科研投入已經形成有機合作的創新生態,切斷兩個國家的科研合作對兩國都是很大的危害。”

  第三,在科研成果應用的角度方面,黃亞生認為,美國科技領域的一些科研成果在美國國內應用很有限,特別是材料、再生能源等,但是這些領域在中國有更多更廣泛的應用。例如,有些新藥在美國沒有很大的病人群體,但中國在這方面有很大的病人群體。

  中國給美國企業提供了應用市場,中國的應用發展也會進一步啟發美國的創新。黃亞生又以AI為例,他表示中國AI的發達因為中國有AI大規模的應用。根據美國智庫數據創新中心的報告,與歐盟和美國相比,中國在人工智能研發上雖有差距,但是在人工智能科研成果落地應用上遙遙領先於美國和歐洲,有更多的企業應用人工智能現有的技術。“美國人工智能的研發需要中國的應用市場,而美國人工智能應用也可以從中國的實驗中獲得啟發。”

  最後,從人力資本的視角來看,美國科技領域的發展離不開美國頂尖科研和學術人才,其中華人學者和人才對美國學術科研成果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尤其在硬科學的領域。數據顯示,今年4月30日美國科學院公佈了125名新院士、100名本土院士、25名外籍院士,其中2名中國籍科學家入選外籍院士,2名美籍華裔入選本土院士。截至2019年,曆史上共有107名華人科學家當選美國科學院本土院士或者外籍院士,其中26名有中國內地背景。

  中美高校學者在科學工程學術領域一直合作撰寫論文。數據顯示,1995年在科學工程學術領域里中美合作撰寫的論文數量僅為1000多篇,2015年為1萬多篇,約占美國工程科學學術論文合作撰寫論文的14%,占中國科學院和工程學術領域合作撰寫論文的45%。“對於美國科學和工程學術領域脫鉤策略,勢必會影響美國學術人才的力量。中國學生可能會減少,選擇留美的中國科學和工程博士也可能會減少,甚至在美華人學者也會被波及,這些對美國的科研都存在著極大的破壞性。”

  黃亞生表示,對美國科技的破壞實際就是對世界科技的破壞。美國現在還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科技體製,破壞了最強大的科技體製就是在壓抑全球的科技發展速度,美國發明的新藥同樣會幫助中國的病人,美國發明新的算法同樣受益於中國的企業和消費,美國引力波的發現同樣讓中國人認識到宇宙的神奇。此外,中美脫鉤政策也會嚴重影響中國科技發展,破壞美國的科技發展又會對中國的科技發展形成進一步破壞。科學是站在巨人肩膀上,而不是站在侏儒肩膀上,如果中國超越了一個科技水平下降的美國絕對毫無意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