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芭蕾、潑水節 ,一場亞美尼亞風情之旅
2019年09月11日12:08

原標題:晚風、芭蕾、潑水節 ,一場亞美尼亞風情之旅

它是《聖經》中諾亞方舟最後停靠的地方,也是美國真人秀節目明星卡戴珊的故鄉,它曾在傳統絲綢之路上締造過輝煌,也在近百年來飽嚐了苦難與風霜。

今年七月,藉著去俄羅斯和格魯吉亞轉一轉的機會,我們撥出了三天兩夜給了亞美尼亞。在踏入這個國家之前,我對它所知甚少,甚至具體在哪兒也不知道。但沒想到,這個印象中存在感頗低的國家地方帶來的驚喜實在太多。

在埃里溫階梯上吹吹晚風

亞美尼亞,是一個位於亞洲與歐洲交界處的外高加索地區的國家。在首都埃里溫市,市中心的建築大多是飽和度比較低的香芋紫,火烈鳥粉或者橙黃,整座城市的氣質宛如一位溫文爾雅的紳士。

夜幕降臨是埃里溫最迷人的時分。街道旁的餐廳和小酒館亮起了燈,昏黃一片,隨便走進一家餐廳,品嚐當地的美食。由於高山和草原的獨特地理環境,亞美尼亞人偏愛牛羊肉,烹調手法以煎烤為主,喜愛肉食的朋友可以在這裏大快朵頤。

當地餐廳的烤牛肉 本文均由

王安迪 供圖

金黃的南瓜包裹著雜糧和葡萄乾以及碎果仁,清甜可口

晚餐過後,氣溫不再如白天一般炎熱,涼風輕拂,是步行瀏覽這座城市最好的時候。位於市中心的Cascade被叫做“社會主義大階梯”,是埃里溫的一大城市街景。不論是本地人還是遊客,總喜歡在夜晚來這裏納涼。整個階梯可以分為五個平台,每個平台的牆面都雕刻著精美的壁畫,顯得藝術感十足。

從下往上拍埃里溫階梯

登到頂端需要不少體力,但是從上俯瞰全城的景象會讓你覺得這份辛苦值得。天氣晴好的時候可以看到亞美尼亞民族的“聖山”亞特特拉山,傳說中那就是諾亞方舟停靠的地方。“上帝說,要有光。於是便有了光。”

山頂拍攝,大概當地時間8點半左右

真正入夜以後,城市霓虹亮起,變成暖橙色的海洋。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菲茨傑拉德的小說《Tender is the night》,夜色溫柔,人也溫柔。

在國家歌劇院看一場芭蕾

亞美尼亞共和國的前身是1936年成立亞美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她繼承了蘇聯時期的的文藝基因與蘇俄一脈相承。因此,來到這裏不可錯過的便是一場芭蕾舞表演。

亞美尼亞歌劇劇院坐落在埃里溫市中心,毗鄰埃里溫階梯,是由亞美尼亞建築師Alexander Tamanian設計的,包含Aram Khatchaturian音樂廳和Alexander Spendiarian國家歌劇芭蕾舞劇院。古羅馬劇場似的圓形結構及其石頭材質抑製了不必要的噪音反射,形成了天然的聲音傳輸條件。

國家歌劇院側面

我們到的那個週末,亞美尼亞國家歌劇院正在上演芭蕾舞劇《吉賽爾》。這部浪漫主義芭蕾舞劇的代表作擁有"芭蕾之冠"的美譽。

相比起中國或是俄羅斯國家劇院的演出票價,這裏的芭蕾舞票價十分親民,而演出質量卻絲毫不減價扣。演出在七點半開始,不同於俄羅斯劇場里穿著小禮服的嘉賓或是成群的國外旅行團,亞美尼亞劇院里最常見的是一家幾口人穿著整潔又不過於誇張的衣服來觀看演出。“藝術融進生活”,是在這裏看戲最深的感觸。

加入夏日狂歡的潑水節

7月28日是來到埃里溫的第二天,這一天可謂是豔陽高照,金色的陽光灑在當地人們小麥色的皮膚上顯得格外富有活力。我和同伴計劃著這天去位於共和廣場旁邊的埃里溫曆史博物館參觀,在街上剛走沒幾步,只見不遠處的四層陽台有人將一盆涼水從空中倒下,走在我們前面不遠的一位老大爺霎時間成了“落湯雞”,樓上陽台傳來一陣“哈哈哈”大笑。奇怪的是這位老大爺也沒惱,衝著樓上陽台喊了句話,也跟著一起樂了起來。

我納悶這是在做什麼?一邊心裡想這裏人脾氣也太好了,一邊轉過一個街角,只見一處噴泉,旁邊圍著三三兩兩的路人,每人手裡都拿著一隻水桶。就在我毫無防備的時候,走來一位小夥子,樂嗬嗬衝我一笑,然後一桶水就猝不及防地潑在了我的背上!

一陣透心涼讓我的腦子瞬間清醒。我突然意識到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上網一搜原來我們是趕上了亞美尼亞一年一度的“Vardavar潑水節”.

Vardavar潑水節的共和廣場

Vardavar潑水節是在每年復活節後的第98天(即復活節以後的第十四周)舉行。一般來說都在七月中下旬,也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這一天,家家戶戶的男女老少都會拿著水桶互相往對方身上潑水,噴泉的廣場往往會成為酣戰的“主戰場”。

雖然現在Vardavar節已經成為了基督教傳統,但Vardavar節的曆史可以追溯到異教時代。 這個古老的節日傳統上與女神Astghik有關,她是水,美,愛和生育的女神。與Astghik宗教儀式相關的慶祝活動被命名為“Vartavar”。每逢佳節,亞美尼亞人會向她獻上玫瑰(“vart”在亞美尼亞語中意為“玫瑰”,“var”意為“升起”)。

如今的年輕人更是將這個節日變為一場夏日的狂歡,畢竟這一天每個人都可以搞一場惡作劇而不受譴責,一桶清冽的涼水潑出,送上祝福的同時,帶走一個夏天的燥熱。

在亞美尼亞的行程雖然短促,卻讓我詫異地看到文藝與風情、古老與活力、內斂與奔放能在這裏如此奇妙地交織在一起。看著在共和廣場噴泉旁戲水的白鴿,彷彿感覺到上帝之光穿透曆史的雲靄,一直照耀到現在。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