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學人類學系本科開班,為大陸第四個獨立人類學本科專業
2019年09月12日09:17

原標題:北京大學人類學系本科開班,為大陸第四個獨立人類學本科專業

今年9月,北京大學正式設立人類學本科專業,開始人類學本科教育,此前只有中山大學,廈門大學和山東大學在本科階段開設人類學專業。

人類學是北大社會學系繼社會學、社會工作後的第三個本科專業。在此之前,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只招收人類學學科碩士生和博士生。據朱曉陽教授介紹,第一批北大人類學系本科學生共有9人,他們是來自北大17級和18級社會學系、元培學院、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外國語學院等院系的本科生,通過了材料審核和麵試,他們接下來將在人類學系一起學習三年。

9月7日和8日,北京大學人類學繫在校內舉辦了開班典禮及一系列相關學術活動。

為什麼人類學“是一門強國之學”

7日下午,中山大學教授周大鳴,雲南大學教授何明等分別為此次開班典禮做了主題演講。

周大鳴首先給人類學系本科新生們普及了人類學的學科特色,研究方法,人類學的學科起源和知識主幹等。周大鳴提出了“人類學是一門強國之學”的論點:首先,只有強大的國家才會有人類學學科,如英、法、德、美等,而我國要成為世界強國,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就需要發展人類學。

周大鳴認為“強國”本身已經成為了我國在世界的存在狀態,那就必須要有卓越的社會與人文學科研究來幫助國家處理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加強與其他國際的合作與競爭;在這樣的背景下,新一代的人類學者就不能再守在國門內,關起門來做學問。因此,人類學的畢業生們也不需要擔心未來的職業生涯,因為人類學已然成為國家、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的重要需求。

周大鳴指出人類學是“強校”的學科,周大鳴作過統計,在QS世界排名前300的著名高校里,除了少數專門學校,80%以上的名校都開設有人類學專業,甚至包括麻省理工學院這樣的工科名校。

何明的發言同樣聚焦於中國人類學家如何走出去的話題,他以雲南大學近年來的東南亞研究為例,指出雲大民族學社會學學院對東南亞族群和文化的研究曆經三個階段:遠眺鄰國,跨國邊境,走入中心。

由於雲南大學自身的地理位置,雲大師生在邊境地區進行社會調查時,經常遭遇來自鄰國各式各樣的人群和文化的“文化震撼”。在跨境研究之初,雲南大學主要研究的是從雲南遷徙到泰國、緬甸、越南等國家的少數民族,主題是少數民族和國家之間的關係;從2012年開始,雲南大學開始聚焦東南亞各國的主體民族,走入中心,討論的問題也更多元化,如社會結構、村落政治等等。

何明接著分享了他從東南亞研究得到幾點啟示,其中包括通過比較的視角,從他者的眼光認識中國。

9月7日晚,北大人類學系還舉辦了由雲南大學和北京大學師生們拍攝的民族誌電影放映、鑒賞活動,北京大學朱曉陽、張帆,雲南大學陳學禮、李偉華等參與了映後討論。

人類學教育應更多重視當代性議題,還是繼承和翻新已有的傳統知識?

8日上午,北大人類學系正式舉辦人類學本科開班典禮,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周飛舟、劉能,中央民族大學副校長麻國慶分別緻辭,人類學專業主任王銘銘介紹北大人類學本科培養方案,人類學系本科新生代表張真豪發言。

上午的上半場活動,是由三位兄弟院校教授介紹各自的人類學系本科培養理念和方案。其中,美國威斯康星大學人類學系教授周永明講述了美國人類學的發展,並以威斯康星大學為例,介紹了美國大學中常見的三種人類學教育,它們分別是:必修的、以種族多樣性為主題的通識教育;學分要求不高,培養學生興趣為主的本科生教育;通過大量閱讀和嚴格訓練,培養中上水平研究者為目標的博士生教育。

廈門大學的張先清回顧了人類學專業在廈大30年來的變遷,目前廈大人類學系堅持本科生學術導師製度和集體田野,以人類學實驗室推動人類學本科生的跨學科研究。周大鳴也介紹了強調學生田野訓練的中山大學人類學本科培養。

上午的第二場活動,由上海大學教授張江華對於人類學研究的反思開始。張江華髮現,現代西方的人類學研究越來越傾向於專題研究,研究者先是對某個現代性的議題有了反思,再去選擇田野和研究對象。在這一過程中,田野本身則似乎成了現代性的註腳,研究者對於研究對象本身興趣不足,不關心其特質和內涵,而是只選擇觀察和記錄和自己研究有關的部分。其導致的後果就是,學者們各自擁有各自的研究領域,相互對話的空間逐漸消失。

張江華進一步提問,當今人類學是不是越來越失去對具體的文化和族群的研究興趣,是否還存在人類學的核心領域一說,當今的人類學教育是應該更多重視當代性議題,還是應該繼承和翻新已有的傳統的人類學知識。

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院長丁宏談到了經常被忽略的海外少數民族華人研究。目前海外華人研究很多,但海外華人經常被等同為海外漢人。推進海外少數民族華人研究可以彌補海外漢人研究的單一視角,還可以補充費孝通先生的“多元一體”的理論,推進與世界的關聯。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王建民演講的題目是反思人類學學科建設的局限性。王建民認為我國人類學學科建設主要面臨著四大局限,首先是學科劃分和學科歸屬的問題,人類學、民族學、社會學的學科劃分長期以來非常混亂;其次是學科地位和發展空間的限製,學術機構發展帶來的各種“山頭”和派系;王建民同時指出,人類學對自身學科的純潔性也充滿焦慮,人類學是科學還是藝術,研究者如何處理研究中的理性與情感等等;最後是研究對象與任務的局限,他認為人類學的發展要進入“一帶一路”、和人類學命運共同體的建設。

下午是一場“關於中國人類學的基本陳述2.0”的工作坊,由北京大學高丙中主持,其他多位人類學教授輪流評議。高丙中希望討論稿可以通過網絡收集儘可能多的意見,形成共識。

附:郭金華、高丙中執筆起草的《關於中國人類學的基本陳述2.0(討論稿)》

一、人類學是一門現代學科,通過參與觀察的田野作業、社區民族誌和文化比較,追求對個人、社會和人類文明的完整性理解。

人類學是全球社會形成過程的伴生體,它感應這一過程的需要,提供與異文化、多元文化相處的觀念和思想方法,發揮了這一過程的助推者、反思者的曆史作用。

人類學尊重個體生命和社群文化的多樣性,同時也珍視社會團結的價值,嗬護人類共同體理念,生產普遍性知識;在個體與社會之間、不同社群之間搭建互動橋樑,構造交流平台,增進平等、理解與尊重。

二、人類學興起於西方社會,而非西方國家人類學的崛起創生了複數的世界人類學。中國人類學者的百年努力和貢獻使得中國人類學成為世界人類學的一個重要部分。

三、中國人類學參與中國社會的現代化發展,幫助建立現代國家的文化主體性,現在也越來越主動地在世界範圍開展專業活動,謀求人類共同的福祉。

中國人類學從自己的文化傳統獲得靈感和養料,吸收全人類的文明成果和各國人類學的學術成就。中國人類學是中華民族追求文化自覺的學術工具,為中國文化與世界各國文化的交流互鑒提供專業服務。

四、中國人類學致力於建設完整的人類學,在繼承聚焦鄉土社會、民族地區的研究傳統的同時,回應新的時勢,開拓移民社區、海外社會和網絡世界等的調查研究;不只偏重社會文化人類學,鼓勵發展各分支學科和專門領域,鼓勵各個層次的貫通與整合。

五、中國人類學的世界社會研究需要跨學科的交流與合作。區域國別研究在中國的興起正在重塑以世界為對象的中國社會科學,人類學的社區研究和整體觀念將在其中發揮關鍵作用,促使人類學成為新生的中國社會科學的獨立學科。

六、作為一個學術共同體,中國人類學者在人才培養和學術實踐中應遵守相應的學術規範:

1)儘可能地學習研究對象的語言和文化;

2)儘可能地與作為研究對象的人群友好相處,並儘可能入鄉隨俗地生活在其間;

3)儘可能地在當地生活足夠長的時間,最起碼生活一個從當地角度來看的完整週期;

4)儘可能地全面蒐集資料,並有義務在使用資料時避免斷章取義,恰當處理不支持自己觀點的資料。

七、中國人類學從業人員充分認識到自己對研究對象、相關群體以及社會擔負的責任,遵守相應的職業倫理:

1)尊重相關人士的文化、人格和隱私;

2)尊重相關人士的知識產權;

3)不以自己工作的所謂積極的價值為藉口傷害作為研究對象的個人、社群;

4)不利用自己的信息優勢或社會關係優勢損害調查研究涉及的個人、社群;

5)慎重對待不可替代、不可複製的實物資料;

6)不破壞同行後續調查研究的條件。

八、中國人類學承擔國民教育的責任,積極參與生產現代國家的公民常識,為個人能夠善意處理自然的、社會的、文化的多樣性提供知識和經驗,利用正式教育渠道讓公民常識進課本、課堂,利用大眾媒體和博物館、圖書館等公共資源傳播公民常識。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