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感支付、ETC、刷臉支付,你分得清嗎?
2019年09月12日19:29

原標題:無感支付、ETC、刷臉支付,你分得清嗎?

刷臉引發的話題,其實離我們並不遠。

停車領域正吹起一陣“無感支付”風。9月10日,工商銀行(下稱“工行”)正式發佈“工銀無感支付”產品體系。記者發現,一些人並不能區分開無感支付、ETC和刷臉支付;此外,無感支付已落地兩年,也有多家銀行參與,但是卻沒有像ETC這樣“火”,原因何在?

據工行總行網絡金融部相關人士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目前“工銀無感支付”產品體系推廣中的應用場景為交通出行,介質主體為交通出行場景中的車牌。工行版“無感支付”的場景有望拓展至醫療健康、教育培訓和文化旅遊等。

關於車牌出現“套牌”問題,目前工行的解決方案是,如有發生則先行賠付。“‘套牌’這個問題,其實目前交管部門管控也是比較嚴格的;另外,我們有地區鎖,控製異地套牌”,工行總行網絡金融部相關人士這樣介紹道。但是他也表示在產品上單純拿車牌信息是不夠,需要獲取其他信息,完成一些風險模型。“例如,對出行地點等信息的數據分析,其實我們也是在探索中。”該位人士表示。

據悉,北京地區首都機場T1、T2、T3所有停車樓,均增“工銀無感支付”服務。用戶在工行手機銀行綁定車牌號與銀行卡(包括非工行的其他銀行卡)後,駕車離場時即可自動扣款。“工銀無感支付”在全國各地的合作項目近400個,合作領域除機場外,還包括高速公路、大型商業中心、加油站和市區路側停車等。

無感支付 = ETC = 刷臉支付

“無感支付是刷臉嗎?”一位朋友這樣給記者留言。她告訴記者,她會體驗“無感支付”。事實上,很多有車族現在也經常會收到ETC優惠的推廣短信。新奇之餘,一些人並不能界定區分開無感支付、ETC、刷臉支付。

“ETC、無感支付以及刷臉支付並非新業務,例如,在2015年時就已經有刷臉支付概念的產品了。”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員車寧告訴新京報記者。

據工行相關人士介紹,ETC目前主要是高速通行場景;而“工銀無感支付”中“車牌付”則主要是應用在停車場、加油站這些地方。

“無感支付,其實也是包括ETC。無感支付不僅是用戶從停車場出來掃車牌這一無感支付的場景。無感支付重點在於‘無感’,即讓用戶沒有感知、沒有停下來交費的這個動作。ETC廣義上來看,也是滿足了‘無感’的要求。”車寧如是說。

而對於三者之間的界定,車寧分別解釋道,ETC(Electronic Toll Collection)即所謂的電子收費系統,但更準確描述是“電子不停車快捷收費系統”。“我們對這個系統一般理解為,車綁設備即那個小黑盒子”,但實際上,一套標準的ETC系統並非如此簡單,車寧告訴記者,“黑盒子以及與其進行信息交互的收費站,共同構成了ETC的前端系統。這個系統還包括一些後台結算系統以及與銀行進行賬務交互的系統。它們整體組合起來才是完整的ETC。”

“如果從後台來看,無感支付這個業務,本質其實很簡單。它相當於銀行原本已有的預約扣款、代扣代繳的服務。即客戶、銀行以及第三方締結一個三方合同,客戶允許第三方在特定情況下、滿足一定條件之後,由銀行代扣客戶綁定賬戶內的資金。”

在車寧看來,無感支付的場景不止於停車場。未來在其他民生、消費場景,例如,醫院等公共服務場景,無感支付都會有擴展空間。在這一點,無感支付與刷臉支付出現差別。

“刷臉支付,這個概念其實是比較含混的,因為刷臉支付整體而言是掃人體面部的生物特徵。有可能是測虹膜、也有可能是面部特徵。刷臉支付,實際上就是基於生物識別一項安全技術。”他說。

車寧指出目前可能影響到刷臉支付場景拓展的兩個客觀現實,“一是,出現整容的情況比較多,俗稱換臉,它的成本相對比較低;二是,臉部信息屬於個人隱私信息,也是大家比較重視的生物特徵。因此,刷臉支付還能不能做到更加精細,甚至還能不能大規模去應用,這在合規上確實存在很大疑慮。”

刷臉引發的話題,其實離我們並不遠。前不久陌陌“ZAO事件”,大家在“體驗、擁抱”熱情之中還包含著警惕。

事實上,包括工行在內,對刷臉支付也是出言謹慎的。據工行總行網絡金融部相關人士的情況介紹,“‘無感支付’這個產品體繫在我們總行層面目前沒有加‘刷臉’功能。後續是否納入刷臉,我們明確後會對外說明的”。

多家銀行佈局、無感支付落地兩年,節奏是否偏慢?

在銀行代表隊中,工行並非第一家無感支付參與者,而且無感支付至今也走過了兩年的時間。

公開信息顯示,在2017年9月,深圳機場停車場首開將停車場車牌識別技術與銀行卡捆綁的“無感支付”服務,銀聯、農行、建行、民生等金融機構曾相繼加入其中。

據工行官方介紹,2019年初“工銀無感支付”產品體系推向市場、開始試點。目前在首都機場以及未來的大興國際機場,用戶在停車樓均可以增加工行版無感支付服務。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除了工行、建行、農行等大行外,部分地方銀行也開始佈局無感支付,例如,廣州銀行、金華成泰農商行等。據深圳特區報報導,2018年8月1日深圳市銀行業協會還曾組織各成員單位,就推進銀行業落地無感支付,展開過深入交流。

無感支付兩年多的發展時間看,是否屬於節奏偏慢?

“實際上已經不慢了”,車寧對此向記者解釋道,“無感支付這個概念最早是由支付寶提出的。從2017年深圳機場開始推,到現在全國很多參與方都有推無感支付這個業務。”

“如果有慢的感覺,我認為,原因主要在於大家會把無感支付僅等同於停車場掃車牌的這個概念。其次,無感支付戰略意義不像ETC目前這麼大,因此也就造成感覺上無感支付發展比較緩慢。”

車寧表述中的ETC的戰略意義,可以從今年6月4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交通運輸部會同有關部門共同製定下發的《加快推進高速公路電子不停車快捷收費應用服務實施方案》,找到答案。為了增加ETC通道,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委要求,加大ETC基礎服務設施建設投入力度,提升收費站ETC專用車道比例。

據交通運輸部官網消息,8月19日,交通運輸部發佈了《關於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重點工作進展情況的通報》。據通報顯示,截至8月14日,全國ETC用戶累計達到10696.74萬,其中,2019年新增ETC用戶3041.04萬,同比增長了39.72%。

但由於場景的可擴展性,無感支付未來是否會在刷臉支付、ETC大熱後“彎道超車”,拭目以待。

新京報記者 黃鑫宇 陳鵬

編輯 王宇 校對 李項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