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柔術在中國:從冷門武術到時尚運動
2019年09月12日17:23

  文/圓陣

  近年來,隨著運動健身理念在國內日益普及,在學習工作之餘進行體育鍛鍊逐漸成為了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在眾多運動項目中,一項名為“巴西柔術”的武術運動發展迅速,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青睞——其中不乏白領及高級知識分子。

  儘管在傳統觀念中,這些“讀書人”似乎不應與對抗激烈的武術運動產生關聯,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們現在每天下班後來到訓練館,穿上道服與小夥伴進行幾場激烈的實戰,在摔柔纏鬥中投入忘我。巴西柔術,究竟是怎樣一種存在呢?

  巴西柔術的第一戰

  讓我們先把時間撥回到2002年的一天。

  這一天,在北京的一家拳館內,還未成為“格鬥狂人”的徐曉冬與美籍華人畢思安進行了一場格鬥比賽。不同於當時國內主流的以踢打摔為對抗方式的散打比賽,這一次他們開放了地面規則——一方倒地後,裁判不會中止比賽,另一方仍可繼續進攻。

  徐曉冬(左)與畢思安(右側白道服)

  這種更大程度還原街頭一對一實戰的比賽方式,在當時的中國搏擊界還很新鮮,但在國外已經發展了十幾年,並擁有一個專屬名稱:綜合格鬥(Mixed Martial Arts,即女生A)。在這種比賽中,地面技術無疑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拳腳再犀利的人,一旦倒在地上,拳腳也無法施展,不會地面纏鬥技術就相當於老虎掉進了海里。

  雖然這場被一些人稱為“國內第一場女生A”的比賽在“第一”問題上存在爭議,但可以肯定的是,什刹海體校散打運動員出身的徐曉冬最終在倒地後敗給了業餘武術愛好者畢思安。畢思安正是用了巴西柔術中的經典技術“十字固”,降伏了身體素質遠超自己的徐曉冬。

  這一幕,宛然是9年前第一屆UFC賽場上的情景重現:名不見經傳的霍伊斯·格雷西,在幾乎沒有規則的情況下,憑藉地面技術接連戰勝各流派武術的世界級高手,登頂無限製格鬥冠軍——他的對手中不乏身體素質強於他的大級別選手。霍伊斯·格雷西的父親,就是巴西柔術創始人之一的艾里奧·格雷西(另一位創始人是艾里奧的哥哥卡洛斯·格雷西),霍伊斯所用的地面纏鬥技術,自然就是巴西柔術。

  霍伊斯·格雷西

  這項格鬥術是艾里奧、卡洛斯兄弟在日本傳統柔術的基礎上改良而來,更加註重地面的絞技和關節技,通過巧妙利用杠杆原理,使身體弱小的人戰勝體格強健者成為可能。因為最初只在格雷西家族內部傳播,所以也被稱為“格雷西柔術”。

  第一屆UFC比賽,是巴西柔術在世界範圍內的首戰,其驚豔的表現讓格鬥迷們記住了地球上還有這樣一種神奇的武術。

  徐曉冬和畢思安的比賽自然不能跟首屆UFC相提並論,但對於中國搏擊而言,這是一次非常有意義的嚐試,它讓更多人知道了綜合格鬥,也讓大家見識到了巴西柔術的神奇。

  從冷門武術到為人所知

  巴西柔術在當今的中國仍是一項小眾運動,但在十幾年前,則要用“冷門”來形容。

  在2000年初的中國,雖然有部分武術愛好者對巴西柔術產生興趣,但師資不足卻是最大的問題。當時想學柔術,通常是幾個愛好者湊到一起,找一塊場地,均攤租金,對著從國外弄來的教學光盤,一邊研究一邊練,或者互相分享各自掌握的新技術——在這個過程中,在國外有過柔術訓練經曆的國際友人和“海歸”發揮了重要作用。時至今日,這種被稱為“柔術小組”的訓練組織方式,仍存在於國內一些柔術資源相對匱乏的地區。

  與此同時,在世界範圍內,柔術作為一項獨立的競技體育運動迅速發展,在特定規則的限定下,發展出了很多基於賽場需求的新技術,比如berimbolo、deep half guard等,因為競技柔術比賽不允許擊打,所以這些技術有了施展的空間,加上得分判定規則的使用,又催生了一些如蠕蟲防守的、以用道服控製對手為目的的新玩法,柔術的定位已經從最初的武術悄然發生了改變。

  目前,國際上的柔術比賽主要由兩大組織舉辦,一個是老牌的IBJJF,另一個是由阿聯酋舉辦的UAEJJF。而ADCC巴西柔術無道服纏鬥比賽同樣大受歡迎,而與兩者不同的是,ADCC還吸引了大量摔跤、柔道等非柔術選手參加,為柔術與其他纏鬥武術交流和互相學習創造了條件。競技化的巴西柔術與以街頭防身為目的的格雷西柔術逐漸分離,走上了一條不同的路。

  2005年,美國人切特·昆特(Che Quint)移居北京,開設了中國第一家專業的格雷西柔術學院,他也由此成為了第一個在中國教授柔術的格雷西柔術黑帶。

  切特·昆特(右一)與老師Pedro Saure(中)

  切特師承格雷西柔術紅黑帶大師Pedro Saure,後者正是艾里奧·格雷西的第三個兒子、被稱為“柔術之神”的雷克森·格雷西(Rickson Gracie)的得意弟子。切特的柔術水平同樣獲得了雷克森的高度認可。作為正統格雷西柔術的傳承者,切特將他的柔術學院命名為“格雷西中國”(Gracie China)。一些人開始學習格雷西柔術,並將其作為綜合格鬥的補充。

  在中國,很多武術為人所知不是因為賽事,而是通過電影,巴西柔術也是如此。國人對巴西柔術的最初瞭解,是來自甄子丹等人的動作電影。這些電影里的一個共同點,就是巴西柔術從未獨立存在,而是作為綜合格鬥的一部分。最終,人們看到了地面纏鬥技術,卻只記住了綜合格鬥,聽到“巴西柔術”後的第一反應仍是聯想到雜技團里的軟功柔術。

  甄子丹在電影《導火線》中使用巴西柔術控製對手

  作為一項沒有體製背景的運動,巴西柔術在國內從出現到發展,靠的都是民間力量自發推動。得益於柔術愛好者的堅持,以及互聯網在這一時代的迅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巴西柔術的存在。更多柔術館開始在中國各地湧現,而不再僅限於北京、上海這樣的國際化大城市,很多高水平的外籍黑帶也開始來到中國執教授課。巴西柔術在中國迎來了一個新時代。

  巴西柔術在中國的新發展

  2013年以後,中國的巴西柔術迎來了一個較為快速的發展時期。除了移動互聯網與智能手機的普及,使巴西柔術的視頻資源能夠方便獲取外,各項柔術賽事的出現也帶動了廣大柔術愛好者的參與熱情。

  柔陣(曾用名“鬥陣”)、GCJJF、海馬杯等賽事的舉辦,為全國各地的柔術館和柔術愛好者提供了互相交流和學習的機會。巴西柔術走出了訓練館,有了發展的新出口,以競技體育的方式在民間普及推廣。

  柔術的博弈性也逐漸為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沒有拳打腳踢的重擊,只有對人體關節的巧妙運用,你拆我擋之間,練柔術更像是一種腦力運動,所以也被喻為“人體象棋”。對於身體素質不佳、對挨打懷有恐懼的人而言,柔術是一項極為友好的對抗性運動,因而受到廣大辦公室白領的歡迎,併成為了一種象徵流行與時尚的符號。

  但是,部分柔術愛好者也產生了這樣一個疑問:越發競技化的巴西柔術,是否還能算是一門武術?因為對柔術遊戲性和競技性的喜愛,很多人對於柔術防身功能相對並不重視,國內大多數柔術館都是以教授競技柔術為主,防身功能幾乎完全省略。

  在競技柔術成為主流的背景下,“格雷西中國”是國內依然保持教授防身內容的少數柔術館之一。如今,創始人切特早已返回美國,“格雷西中國”由他的弟子、黑帶一段的史蒂芬·萬德(Stephan Wanderer)擔任首席教練。防身術依然是每節課必修的環節。

  史蒂芬·萬德(上)

  只是比之很多老一輩格雷西柔術價對現代競技柔術的不屑,史蒂芬的態度明顯包容得多,他並不排斥柔術比賽,並且支持學生參加。

  同樣是美國人的史蒂芬生於美國西雅圖,自幼喜歡武術,青少年時練過拳擊、空手道、柔道等,大學時開始接觸柔術,並將之作為自己主修的項目。

  跟他後來的老師切特一樣,史蒂芬的啟蒙老師同樣是Pedro Saure。

  從開始學習柔術到2014年拿到黑帶,史蒂芬在12年的時間里一直在正統的格雷西體系下訓練柔術,並且從白帶開始就頻繁參加比賽,直到幾年前在備賽期間肋骨骨折,才停止了比賽,不過最近他已經決定付出:“比賽並不可怕,我很快就會去參加。”在保留格雷西柔術防身功能的同時,也廣泛學習競技柔術的技術,是史蒂芬所倡導的教學理念。

  相比於其他國家,巴西柔術在中國起步晚、師資相對缺乏,至今仍處於留後水平。但是隨著愛好者的增多、賽事的增加,還是讓我們看到了柔術發展的希望。每年都會有很多中國柔術選手出現在國際大賽的賽場上,而一些國際賽事也在被引進中國:2013年,第10屆ADCC在北京地壇體育館舉辦;2018年,UAEJJF太原柔術國際冠軍賽在太原紅燈籠體育場舉辦……我們有理由相信,巴西柔術在中國必然會發展得越來越好。

  如今,柔術已經成為亞運會的正式競技項目之一,2022年的杭州亞運會上,中國柔術運動員將與亞洲其他國家的選手同場競技。與此同時,阿聯酋柔術聯盟也正在努力將柔術納入2024年的巴黎奧運會。可以預見,有了亞運會與奧運會的帶動,中國的柔術必將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