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萬億獎金”的搞笑諾貝爾獎,都給了誰?
2019年09月15日11:08

原標題:“10萬億獎金”的搞笑諾貝爾獎,都給了誰?

2019年10月7日,今年的諾貝爾獎獲獎名單將開始公佈。諾貝爾獎的頒發每年都是世界關注的焦點,隔了一個大西洋的哈佛大學桑德斯劇院,另一場“諾貝爾獎”頒獎典禮在笑聲中舉行完畢。

北京時間9月13日6時,第29個第一屆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在哈佛大學的桑德斯劇院如期舉行。今年的主題是“習慣”(Habits)。與往年一樣,今年共頒發了10個獎項——包括5個與諾貝爾獎相同的獎項,以及5個隨心所欲的隨機獎項。

今年組委會也為獲獎者準備了“豐厚”的獎品:紙做的獎盃、10萬億津巴布韋幣的“高額獎金”(相當於人民幣2毛錢,由於通貨膨脹,這種津巴布韋紙幣已不再流通),以及與三位諾獎得主握手的機會。你可能會問,這個搞笑諾貝爾獎是什麼?

搞笑諾貝爾獎獎盃

在你疑問“什麼”的時候,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的科學家們正在解決——為什麼全世界人們都會說“什麼”?

搞笑諾貝爾獎是對諾貝爾獎的有趣模仿,評委中有些是真正的諾貝爾獎得主。其目的是選出那些“乍看之下令人發笑,之後發人深省”的研究。

搞笑諾獎,不用第幾屆來證明自己的歷史。每年都是第一屆的搞笑諾貝爾獎,從1991年至今到了第29個年頭。

像是一群誤入科學界的段子手,這些嚴肅認真的科學家搞起笑來一點都不含糊。

披薩可以預防疾病;袋熊便便為什麼是方塊;自動尿布機什麼樣;哪個國家的貨幣,最容易傳播細菌;活小強和死小強,哪個更容易貼在冰箱上……

今年的搞笑諾貝爾獎看起來有點“不正經”,事實上卻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這群科學家用娛樂的方式來解構科學,用輕鬆和奇特的視角去對待自己的課題和生活,但是研究態度卻相當嚴肅。

無論研究題目看起來多麼無厘頭,事實上都是經過長時間的研究論證,得出來“有根有據”的研究結果。在讓人捧腹大笑的獲獎名單中,除了趣味,也能看到這些奇怪冷門研究的科學價值。

意大利人Silvano Gallus因研究“披薩能預防癌症嗎”獲得搞笑諾貝爾醫學獎

前段時間,研究生寫“屁”的畢業論文在網絡上引起熱議。偶然的背後都有必然的因素,荒誕的載體之下,都有著嚴肅的科學規律。看似“無厘頭”的內容,也是對科學本質嚴肅的追求。

搞笑諾貝爾獎,進入公眾視野更深一層的意義是:它給出了傳播科學精神、培養公眾科學素養的有效方案,既普及科學知識,又鼓勵科學精神。

在中國也有類似的趣味科學獎——菠蘿科學獎,往屆獲獎名單也極具趣味:果蠅的擇偶偏好、航天員的體味研究、五千年前的國產啤酒等,用“好笑又嚴肅”的研究結果“向好奇心致敬”。

科學需要門檻,科普素養的培養卻並非如此。當科學家走出實驗室,科學走近公眾,把晦澀難懂的科學以大眾喜聞樂見的形式介紹出來,寓教於樂,喚起了人們對科學的好奇心和熱情,讓科學走入大眾。

愛因斯坦說:“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想像力概括著世界上的一切,推動著進步,並且是知識進化的源泉。”

帕特麗夏·楊因研究“袋熊如何製造立方便便”獲得2019年搞笑諾貝爾物理學獎

笑聲之外,我們發現,科學精神和生活態度一樣,可以嚴肅、可以娛樂。科學並不遙遠、深奧、冷漠、晦澀,嚴肅科學展示出另一幅可愛的面孔:多元、有趣、包容,這將成為更多人認識科學的窗口。

當認識科學變成一種享受,感知科學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讓科學滲透進社會的角落,每個收穫科學素養的人都將是受益者。

可見,認認真真搞笑,笑出一定水平,也是門學問。

文字:斯遷

圖片:視覺中國 網絡

朗誦:王茜

責編:王子墨

編輯:常瑩 張雪瑜 邢妍妍

(原標題:《“10萬億獎金”的搞笑諾貝爾獎,都給了誰?》)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