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遊科技上演“兄弟鬩牆”兩大創始人內鬥真因漸顯
2019年09月16日16:11

  從章建偉董事長)訴袁旭(迅遊科技總裁)借款合同糾紛,到章、袁二人董事會上互提罷免對方職務,再到監管部門介入追問事件影響,8月下旬以來,迅遊科技兩大創始人展開的一出出“宮鬥戲”引發廣泛關注。相較於外界的猜測、質疑,上證報記者通過多方採訪以期還原事件的真相。

  “這件事不是臨時起意,也沒有任何個人情緒,就是一個正常的董事會人事調整和管理的升級迭代動作。”對於前期發生的“章、袁相互罷免事件”,袁旭日前在接受上證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其提議更換董事長的目的是為了讓董事會運作更高效,從而給廣大股東創造更多的價值與回報。

  在袁旭看來,任何事物的運轉都有一定規律,更新換代是必然結果。話雖輕巧,但卻無法掩蓋章、袁二人的意見分歧。作為共同創業十四載的昔日好兄弟,“老大哥”與“小兄弟”採用互相罷免對方職務的做法來完成更新換代,著實讓人錯愕。“其實,他們兩人的矛盾在2018年底就產生了,矛盾的焦點在於兩人在紓困等問題上的意見不統一。”有接近公司人士告訴記者。

  面對袁旭方面的說法,記者嚐試向另一當事人章建偉求證,但截至發稿,章建偉方面尚未做出回應。

  “老大哥”與“小兄弟”突反目

  “我們這個創業團隊已經存在了14個年頭,剛成立時,我還不到20歲,章總年紀稍大,作為老大哥把我們連接在一起,我是非常感激的。”回首往昔一幕幕,袁旭表示,雖然從2009年開始他便全面負責公司的運營,但時至今日,他仍舊認為章建偉為迅遊科技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而外界關注的是,既然是共同創業的好兄弟,又是一致行動人,袁旭為何又要罷免對方職務,提議自己做董事長?對此,袁旭認為這主要基於兩方面原因:一是章建偉曾做出“讓位”承諾;二是人事變更也能讓公司董事會運轉更為高效。

  “其實章總原來就提出過,公司上市之後,他有意願退出管理崗位,並且他現在已基本不管公司事務了。”袁旭強調,這件事不是臨時起意,在迅遊科技上市之前雙方就曾討論過。“在另一方面,我覺得董事長職位有很多職責,比如讓董事會發揮更大的能量,去引導公司往更好的方向走,讓公司給股東提供更好的回報。”

  袁旭的相關議案也獲得董事會多數股東認可。具體來看,在迅遊科技9月5日的董事會會議上,合計代表公司16.35%表決權的股東袁旭、陳俊共同提議免除章建偉的董事長職務及推舉袁旭為公司董事長候選人的兩項議案,均以4票同意,3票反對通過,但尚需提交公司股東大會審議。

  而由現任董事長章建偉提議的罷免袁旭總裁職務的議案,則因“1票讚成,6票反對”的表決結果未獲通過。

  雙方矛盾雖已公開化,但會場上並沒有外界想像的“火藥味”。袁旭承認雙方存在分歧,但會議現場非常平靜。另有接近公司人士也向記者證實了袁旭的說法,“話題雖尖銳,但雙方沒有任何衝突,只是各抒己見而已。”

  矛盾因紓困而起?

  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對於創業團隊而言,團結就是力量。

  出於對互聯網加速市場前景的一致認可,袁旭、章建偉、陳俊於2005年組建了四川藍月科技(迅遊科技前身),開啟了互聯網創業之路。其後,隨著網絡加速業務的高速發展,公司不斷壯大並於2015年成功登陸創業板,旗下“迅遊加速器”更是被廣大網遊玩家熟知。

  雖然公司業務不斷拓展,但去年以來受市場環境影響,公司主要股東股票質押情況不容樂觀。記者注意到,公司實控人團隊章建偉、袁旭、陳俊三人持股均高比例質押。同時,伴隨著股價的持續下滑,章建偉、袁旭、陳俊持股甚至存在潛在的平倉風險。

  相關公告顯示,截至8月6日,章建偉及其一致行動人袁旭、陳俊以及袁旭之一致行動人廈門允能天成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廈門允能天宇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合計持有迅遊科技6959.3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31.16%。前述股東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計被質押5820.9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6.06%。

  值得一提的是,為緩解實控人團隊潛存的質押平倉風險,章建偉、袁旭、陳俊也想策應對,以求降低風險。

  回查公告,章建偉、袁旭、陳俊及股東胡歡曾於今年6月21日分別與浙數文化(9.180, 0.03, 0.33%)簽署了《股份轉讓意向協議》,擬向浙數文化或其指定主體轉讓合計持有的公司2380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10.66%。

  其中,章建偉擬轉讓200萬股,袁旭擬轉讓550萬股,陳俊擬轉讓1430萬股,胡歡擬轉讓200萬股。然而,公司8月12日突發公告稱,鑒於市場環境等發生變化,經慎重考慮,前述四方決定終止與浙數文化分別簽署的《股份轉讓意向協議》。

  雖未與浙數文化“結緣”,但迅遊科技同日宣告引進成都高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高投集團”),且目的就是通過紓困來化解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股權質押平倉風險。

  公告顯示,高投集團或其指定主體擬受讓章建偉持有的316.24萬股股份、袁旭持有的512.62萬股股份,以及陳俊持有的287.88萬股股份,合計1116.74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

  但就在高投集團向迅遊科技伸出援手之際,袁旭與章建偉的關係出現了微妙變化。具體來看,公司8月23日公告稱,袁旭所持公司2185.39萬股被司法凍結。具體原因是章建偉在2017年向袁旭出借5000萬元借款,因該借款到期未清償,章建偉遂於今年8月22日申請法院對袁旭採取了訴前財產保全措施,依法凍結了袁旭持有公司全部股份並查封了袁旭的相關房產和銀行賬戶。

  “僅僅是巧合而已,與罷免事宜沒有必然聯繫和關係。”袁旭向記者表示,由於時間關係,他與章建偉並未做過多交流。袁旭同時稱,雖然董事會決議已罷免了章建偉董事長職務,但不影響其繼續行使董事的職權。

  “股東負債情況各不相同,大家都有需求。”另有接近公司人士告訴記者,袁旭與章建偉的矛盾在2018年底就產生了,矛盾的焦點應在於章、袁兩人在紓困等問題上的意見不統一。“畢竟,股東們的質押還款壓力都很大。”

  “罷免事件”會否影響紓困事項?

  “其實所有的人的角度都是一樣的,都是為公司好,讓公司的未來能有更好的發展。”對於罷免章建偉董事長職務,袁旭稱上述事件並不會對公司團隊穩定產生不利影響。

  迅遊科技創始人“內鬥”也引發了監管關注。深交所此前發出的關注函指出,2011年12月30日,章建偉、袁旭、陳俊簽署《一致行動協議》,並於2017年6月18日簽署《一致行動協議之補充協議》,目前三人一致行動關係尚未解除。對此,深交所要求結合相關法律法規、公司章程以及一致行動協議,核實說明控股股東的一致行動關係是否仍舊成立,公司控製權是否發生變更。

  對此,迅遊科技9月9日回函稱,章建偉、袁旭、陳俊之間的一致行動關係仍舊成立。不過,公司也認為,儘管一致行動協議及補充協議目前仍然有效,但是鑒於一致行動人之間相互罷免,在公司治理方面出現重大分歧,並且分歧信息公開化,因此對一致行動的基礎和一致行動關係的穩定性均構成了實質性不利影響。

  此外,關於控股股東的糾紛是否對公司經營產生不利影響,是否會影響公司紓困事項的推進的問題。公司方面坦承,控股股東間的糾紛目前暫未對公司生產經營產生直接不利影響,公司目前經營正常,各項業務正在推進。同時,公司表示,實控人紓困事項目前正在推進中,但若糾紛不及時得以解決,將可能會影響紓困事項的推進。

  “創業難,守業更不易。還是希望股東們能冷靜思考,妥善處理好存在的問題。”迅遊科技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5G時代對於深耕互聯網業務多年的迅遊科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在內部團結的基礎上,公司若能借勢發力,相信未來定會以良好業績表現回饋廣大投資者。

  來源:上海證券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