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太最大島國與台“斷交”或將是一塊多米諾骨牌
2019年09月17日22:22

  原標題:南太最大島國與台灣意料中的“斷交”:或將是一塊多米諾骨牌

  9月16日,所羅門群島議會以27:0的票數作出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同台灣當局斷絕所謂“外交關係”,並同中國建交的決定。

  這是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自2016年上台以來,遭遇到的與台灣斷絕所謂“外交關係”的第六個國家。此前,已有布基納法索、多米尼加共和國、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馬和薩爾瓦多等國宣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7日表示,中方對所羅門群島政府做出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同台灣當局斷絕所謂“外交關係”,並同中國建交的決定表示高度讚賞。我們支持所羅門群島作為主權獨立國家自主作出的這一重要決定。

  華春瑩還進一步表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是一個基本事實,也是國際社會的普遍共識。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中國已經同世界上的178個國家建立了正式的外交關係。所羅門群島議會的決定,再次充分地證明,“一個中國”原則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勢不可擋。

  “整體來說,這是我國在南太地區外交的又一次勝利,而且在該地區可能引發連鎖反應。”北京外國語學院澳州中心副主任胡丹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同時,作為一個產業類型單一、自然災害頻發、經濟比較脆弱的島國,該國在政治上存在的黨派及其人員流動變數大,政黨忠誠度低,政府更替頻繁的問題也值得我們注意。”

  台官員剛抵達就要“撤離”

  據台灣“中央社”報導,所羅門群島政府16日內閣會議決定,與台灣結束36年的所謂“邦交關係”。

  這一消息傳出後,台灣地區“外事部門”負責人吳釗燮隨後宣佈,所羅門群島與台灣“斷交”,台當局對所羅門群島方面的決定“感到遺憾”,自即日起終止與所羅門群島的所謂“雙邊合作關係”,要求所羅門群島“駐台”人員立即撤離。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當天在社交媒體上也表示,將於17日關閉台灣駐所羅門群島代表機構,並召回駐紮在那裡的所有技術和醫務人員。

  尷尬的是,據“中央社”稍早消息,一批台灣“外事部門”官員16日剛剛抵達所羅門群島,原計劃代表台當局宣佈對所羅門群島的“新援助計劃”,以“鞏固台所關係”。

  這是自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2016年5月就職三年多以來,第六個宣佈與台灣當局“斷交”的國家,目前在與台灣當局尚有所謂“外交關係”的16個國家中,南太國家占到了三分之一。

  “(此前)與台灣地區尚有 ‘建交關係’的南太平洋國家中,所羅門群島是最大的一個,因此所羅門群島與台灣地區‘斷交’無疑將對該地區其他國家產生直接的衝擊。此舉很有可能激發其他國家也轉向(拋棄台灣當局)。”胡丹指出。

  所羅門群島位於澳州東北方,巴布亞新幾內亞東方,全國由超過990個島嶼組成,陸地總面積共有28450平方公里,總人口64萬。按照聯合國標準,是全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該國2017年的人類發展指數為0.546。

  儘管所羅門群島森林、漁業資源豐富,但火山、地震和龍捲風等自然災害亦非常頻繁,森林和漁業也存在過度利用的問題。2000年前後發生的政局動盪幾乎摧毀了該國經濟。目前,該國主要出口產品是棕櫚油等植物作物的提取物,主要進口商品為機械、燃料、製成品和糧食。中國、澳州、新加坡是該國最主要的進出口貿易夥伴國。

  “斷交”早有跡象

  所羅門群島的“鬆動”其實早有跡象。

  今年4月,所羅門群島舉行大選。與台灣地區和中國(大陸)之間的關係,再度成為此次選舉的焦點之一。

  大選結果出爐後,現任總理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連任。新政府上台後推出“百日優先新政”,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即是對外交政策的全面分析。

  5月17日,所羅門當地媒體《所羅門時報》的一篇報導在島內引起熱議。當日的頭版頭條上以黑色粗體字寫著“總理注意”,報導稱,所羅門兩位來自最大省份的國會議員要求總理索加瓦雷在六個月內與台灣地區“斷交”,否則他們將會向總理投下不信任投票。

  6月5日,《所羅門時報》報導稱,所羅門群島外交部長耶利米 ·馬涅勒(Jeremiah Manele)指出,將在接下來的100天內決定是否將與台灣當局“斷交”。澳州媒體《澳州人》報導也援引前澳駐所羅門群島援助團負責人貝特利 (James Batley)的話稱,所羅門群島與中國建交的可能性是新的所國政府必須面對處理的。他還說,“所羅門群島在這個地區地位舉足輕重”,若與中國建交,“意義十分重大”。

  在上述新施政綱領的指引下,所羅門群島的官員們開始忙碌起來。據路透社的報導,新政府成立了一個特別工作組來評估與台灣地區的關係。該工作組訪問了瓦努阿圖、斐濟、薩摩亞等多個與中國建交的國家,聽取各方意見。

  從上個月起,所羅門群島打算與台當局“斷交”的消息更加頻繁。

  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所羅門群島的議員彼得·沙內爾·阿戈瓦卡(Peter Shanel Agovaka)向議會的一個委員會通報了與台灣地區“斷交”的計劃。根據路透社公開的一份會議記錄,阿戈瓦卡說,“該是結交新朋友的時候了——我們應該向前看”。

  《澳州人報》9月11日也發表了題為《太平洋島國將與台灣(地區)“斷交”》的報導,稱該國總理索加瓦雷在與澳州國立大學學者史密斯(Graeme Smith )的私下對話中,已經對與台灣地區曆時36年的“外交關係”給出了相當糟糕的評價。

  “老實說,談到經濟和政治,台灣對我們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在報導中披露的一段音頻中,索加瓦雷說道。

  所羅門群島的經濟長年因政局動盪及落後的基礎建設而發展滯後,目前所羅門群島大約只有50%的人口有電可用,長期以來一直依賴他國援助。

  儘管曾是台灣地區在太平洋的6個所謂“邦交國”之一,但所羅門群島最大的貿易夥伴卻是中國大陸,近年來雙方在商業合作上的發展如火如荼。

  勝選以來,索加瓦雷已經要求就與中國建交一事進行多次評估。所羅門群島政府的部分官員認為,轉換陣營是雙贏局面,與中國建交有助於這個島國的發展,而現有的來自澳州和新西蘭的資助也會繼續存在。

  眾目所矚的南太島國

  位於南太平洋的所羅門群島雖然人口稀少,卻擁有豐富的海洋資源、具有地緣戰略意義的港口,也是美洲與亞洲之間的一道海上邊界。

  在二戰期間,這裏曾是太平洋戰爭的轉折點。美國軍隊為了與日本士兵爭奪現在所羅門群島的首都霍尼亞拉所在地瓜達爾卡納爾島曾展開血戰。如今,這裏正在重新成為大國地緣戰略競爭前沿。對該地區長期關注的澳州智庫羅伊研究所上個月的一份報告中指出,美國和澳州均對所羅門群島可能與中國建交非常關切。

  胡丹指出,由於所羅門特殊的地理位置(巴布亞新幾內亞東側,隔著所羅門海與巴新相望)和戰略意義,該國一直在澳州的外交版圖中具有重要的意義。2000年所羅門群島政變後是澳州和新西蘭軍隊到達所國,直至和平協議的簽署。2003年澳州霍華德政府應要求向所羅門群島部署2000多人的維和部隊,是二戰後南太平洋出現的最大規模軍事部署,直至2017年底。

  “無論是今年四月的總理選舉,還是中企在所羅門群島投資建設的增長,澳州一直都在進行緊密的觀察,這也反映出澳在其中所涉利益。”胡丹表示。

  太平洋島國經濟規模小,用於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短缺。近年來,由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用於經濟發展對於太平洋島國頗具吸引力。《澳州人》去年就曾報導,所羅門群島的政界人士和澳州商業集團已經與中國投資者接洽,以求在當地建造新的機場和維修設施。這些動向也引起了澳州等西方國家的關注。

  今年5月澳州大選後,當選的澳州總理莫里森就任後首次出訪目的地就是所羅門群島,這也是2008年以來澳州總理首次出訪所羅門群島。

  在莫里森出訪前夕,他就澳州的國家戰略利益與太平洋地區的關係發表聲明強調稱,“太平洋地區是澳州戰略前瞻的中心和前沿。”此次他選擇在連任後將首次出訪目標定為所羅門群島,也凸顯了在現今日益變化的太平洋局勢中,澳當局將太平洋島國視為其外交戰略中心之一的重要性。澳州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在5月27日為莫里森出訪鋪路時說,“總理訪問所羅門群島絕對是對澳州提升太平洋地區重要性的進一步鞏固。”

  據《金融時報》報導,莫里森在訪問所羅門群島期間宣佈,澳州將向這個太平洋島國提供逾1.73億美元資金用於一系列項目的實施,為期10年。該筆資金用於所羅門群島當局投資最為必要的基礎設施項目。此外,澳州還將幫助該國居民在澳找工作。此前,澳州還為所羅門群島網絡電纜的鋪設提供資金。

  多年來,澳州一直保持其對所羅門群島的“經濟援助”。對太平洋島國的援助在澳今年的預算中增加了18%,躍升至9.6億美元。澳州近三分之一的對外援助預算都撥給了太平洋島國。

  胡丹認為,所羅門群島無疑在南太區域具有較重要的戰略價值,同時也是一些國家提出的所謂“印太”戰略的重要部分:2018年12月,美國將所羅門群島納入對外援助 ‘千年挑戰公司’(MILLENNIUM CHANLLENGE CORPORATION簡稱MCC)入門計劃體系。試圖借此強調所羅門同區域內其他“民主國家”(澳州、新西蘭、日本)的夥伴關係。

  “從戰略意義來說,美國和澳州一直在試圖拉攏所羅門,是他們籌劃中‘印太’的一部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所建交是對它們的當頭一擊。”胡丹說。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