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鳴驚人楚莊王
2019年09月20日03:17

原標題:一鳴驚人楚莊王

  楚莊王即位的這一年,一顆彗星劃過長空,直衝北鬥。這是公元前613年,天下大亂。

  此時,秦康公碌碌無為,晉靈公殘忍荒唐,齊懿公荒淫暴虐。楚莊王呢,即位三年來,整日縱情聲色,不問國事,甚至下命令說:“有敢諫者死無赦。”他左手抱著鄭國的美女,右手摟著越國的美女,四周排列著奢華的樂器。殿堂之上,歡聲笑語,一片狼藉。

  大臣伍舉給楚莊王獻上一個謎語。謎語是楚莊王喜歡的,於是回過頭來,興致勃勃地讓伍舉快講。伍舉說:“山上有一隻大鳥,三年了,不飛也不鳴叫,請問是什麼鳥?”楚莊王聽完之後,想了想說:“三年不飛,飛將衝天;三年不鳴,鳴將驚人。你退下吧,我知道了。”

  事實上,楚莊王這不飛不鳴的三年,是身處險境的三年。他不是不想飛,而是不能飛。楚莊王剛剛即位,他的老師子儀和公子燮,因為沒得到重用,就發動叛亂劫持了他,打算從郢都跑到商密去。經過廬地,兩個人被戢梨誘殺,楚莊王才得救。

  此時的楚國國內,貴族勢力強大,特別是若敖一族,數代擔任令尹一職,權勢熏天,族中的私有軍隊,也是楚國最有戰鬥力的部隊。貴族與貴族之間,貴族與王族公室之間,矛盾重重。楚莊王縛手縛腳,稍有不慎,就有性命之憂,只好韜光養晦,不問國事。

  到了楚莊王即位後第三年,楚國遭遇大饑荒,四方敵國趁機向楚國發起攻擊。戎人進攻到西南的阜山、大林;東南的陽丘也受到圍攻;麇國率領著百濮的軍隊,聚集在選,伺機而動;而最大的敵人是西面的庸國。

  楚國上上下下,人心惶惶,又擔心中原諸侯趁機從北方進攻,於是把申、息二地的城門也關閉了。郢都的王公大臣慌做一團,紛紛要求楚王把都城遷往北方的阪高,以躲避敵軍的鋒芒。

  大臣蔿賈說:“不能遷都。我們能跑,敵人也能追,不如去攻打庸國。麇國和百濮,認為我們遇到饑荒,不能打仗。現在我們出兵了,他們一定會撤回去。”在這生死關頭,楚莊王終於走到了前台。危機同時也是機遇,楚莊王下令:立即出兵,攻打庸國。

  楚莊王坐驛站的快車趕到前線,下令把大部隊分成兩隊,左右夾攻,同時聯合巴國、秦國的軍隊,讓他們從背後進攻。大軍突然殺到,庸國卒不及防,一下子被攻破。楚、巴、秦三國愉快地瓜分了庸國的土地。楚國外部的危機完全解除。

  楚莊王潛伏三年,終於一飛衝天、一鳴驚人。在這三年中,他明著是荒淫享樂,暗地裡培養勢力,辨別朝中大臣的忠奸賢愚,等到大權在握,才淩厲出手。《史記》上說他:“於是乃罷淫樂,聽政,所誅者數百人,所進者數百人。”楚國人心大悅,國勢為之一振。

  經過幾年的操練,楚莊王自覺有了底氣,於是親率大軍,討伐居住在洛陽西南的陸渾之戎。陸渾之戎從未得罪楚國,楚莊王前往討伐,名義是尊王攘夷,實則是想試探中原諸侯的深淺。

  此時的周天子是周定王,他派王孫滿到楚國軍營慰勞楚莊王。所謂慰勞,也是探聽楚莊王的來意。

  楚莊王的態度相當傲慢,他問王孫滿:“聽說周天子有九鼎,不知道這九鼎大小怎樣,輕重如何啊?”這話問得十分無禮,毫不掩飾地露出了他的勃勃野心。王孫滿大有深意地回答道:“在德不在鼎。”鼎的輕重在於君主的道德,而不在於鼎本身,問它本身的輕重是沒有意義的。

  楚莊王怒氣衝衝地說:“九鼎算什麼?楚國只要從士兵們的長戟上摺下小尖鉤,就能鑄成九鼎。”但王孫滿的說法還是觸動了楚莊王,只有仁德,才能讓天下人信服。仁德不修,霸業不成,楚莊王於是領兵回國。

  就在楚莊王回師不久,楚國國內就發生了叛亂。這次叛亂非同小可,叛軍的首領是令尹子越,楚國最大的宗族若敖族全部捲入其中。楚莊王擔心打不過子越,提出和談,以文王、成王、穆王的子孫作為人質,保證不傷害子越。子越不答應,於是兩軍在皋滸擺下戰陣。

  兩軍大戰,混戰之中,子越被神箭手養由基一箭射死。若敖全軍大敗,全族被滅。只跑了子越的兒子苗賁皇。楚莊王就此消除了楚國最大的隱患,避免了被貴族分裂肢解的危險。內亂平定後,楚莊王重用孫叔敖治理內政,楚國很快國富兵強。

  楚莊王先是攻打陳國,隨後進攻鄭國。鄭國向晉國求救,但晉軍也許是想等到楚、鄭兩敗俱傷,坐享漁翁之利,所以姍姍來遲。鄭國投降之時,晉軍才剛剛到達黃河邊上。晉軍主帥荀林父探聽到前方戰爭已經結束,決定退兵回國,另一位主將士會也讚同退兵,可是輔佐他的將領先縠堅決反對。

  這位先縠是先軫的後代,先軫曾經指揮晉軍打贏了城濮之戰和殽之戰,是晉國赫赫有名的戰神。然而先縠絲毫沒有先軫的謀略,反而自恃名門之後,狂妄自大。他平日就看不上主帥荀林父,現在覺得他不敢與楚軍作戰,更是心懷鄙視,於是不管不顧,私自率領手下的部隊渡過黃河,去進攻楚軍。由於擔心先縠的部隊失敗,荀林父只得指揮大軍跟著渡河。

  楚莊王一邊派出使臣與晉軍和談,一邊又派出一輛戰車向晉軍挑戰。兩軍大戰前,雙方會派出勇將到敵方那裡去挑戰,又叫致師。楚國這輛戰車上有三個人,駕車的是許伯,車上的旌旗迎著風,獵獵作響,他把車子驅馳得如離弦之箭,直衝晉陣。

  等到了晉軍面前,許伯一拉韁繩,車子停了下來。車左樂伯張弓搭箭,一箭一個,射得晉軍連連後退;車右攝叔孤身闖入晉軍之中,奮勇砍殺。這時候,駕車的許伯跳下車,一副淡定從容的樣子,不慌不忙地整理馬具、梳弄馬鬃,等待攝叔返回。

  晉軍的將軍趙旃大怒,請求帶兵去向楚國挑戰。趙旃來到楚營外面,鋪下蓆子,橫躺在上面破口大罵,勢必要與楚軍一決死戰。趙旃的辱罵,氣得楚莊王怒發衝冠,他不顧一切地領了三十輛戰車,親自從大軍之中衝殺出來。

  趙旃一看楚軍騷動,趕緊逃跑。楚莊王緊追不放,趙旃慌不擇路,丟下戰車,逃進了一片樹林。楚莊王的車右屈蕩下車緊緊追趕,在樹林之中,兩個人一番搏鬥。趙旃不是對手,連衣甲都被屈蕩搶奪過來,光溜溜地一個人往回跑。還好晉軍擔心趙旃被俘,派了戰車前來接應。

  孫叔敖一看戰場上塵土飛揚,害怕楚莊王陷入晉軍包圍,立即擊鼓,命令全軍發起衝鋒。晉軍措手不及,一觸即潰。主帥荀林父手足無措,下令讓晉軍渡河撤退,楚軍跟在後面瘋狂追殺。

  晉軍被殺得七零八落,蜂擁到黃河邊上,可是河邊根本沒有那麼多可供撤退的船隻。士兵們爭相攀著船舷逃命,眼看船隻就要傾覆,船上的士兵們拔出刀來,亂砍他們的手指。等船開動,船艙里被砍下的手指,多得都能用手捧起來了。

  黃昏時分,楚莊王到達邲地。晉軍潰敗的部隊,擁擠在黃河岸邊,搶著渡河的吵嚷之聲響了一夜。楚莊王說,這是我與晉君的衝突,何必過多殺傷呢,於是下令停止追殺。

  邲之戰之後,楚莊王依然沒得到天下諸侯的臣服與擁戴,談不上真正稱霸中原。於是,他又向宋國發動進攻。

  楚軍包圍了宋都,這一仗從秋天一直打到春天,宋國全力堅守,同時派人向晉國求救。宋國被包圍了大半年,都城內已經可怕到了什麼程度呢?交換孩子,殺了作為食物,拆開屍骨,以當柴燒。終於,宋國投降了,而此時的楚軍也只剩下二日之糧。楚莊王與宋國結盟而歸。

  楚、宋兩國的盟誓很有意思:“我無爾詐,爾無我虞。”我不欺騙你,你不欺騙我。之所以如此立誓,說明周禮已經崩潰,爾虞我詐已成常態。不過經過這次盟誓,楚宋兩國真還保持了數十年的和平。

  經此一戰,楚莊王威震天下。陳、鄭、宋、魯都歸附了楚國,晉人不敢南進,齊人不敢西進,秦人不敢東進,中原諸侯,唯楚國馬首是瞻。楚莊王終於成就了他唸唸不忘的霸業。

  然而,霸業只維持了三年。三年之後,楚莊王去世。

申賦漁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20日 04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