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如約降息 全球寬鬆之後怎麼走
2019年09月20日01:02

  原標題:美聯儲如約降息 全球寬鬆之後怎麼走

  來源:北京商報

  投資者終於鬆了一口氣,在降還是不降這個問題上,美聯儲最終還是按照外界的期待選擇了前者,至此“超級星期四”定調降息。過去這段時間,從歐洲央行重啟QE,到美聯儲打頭陣掀起降息潮,全球大寬鬆已經正式拉開帷幕。眼下,經濟下行壓力越來越大,國際貿易形勢陰晴不定,地緣政治風險時隱時現,寬鬆之路似乎直奔負利率而去。然而負利率是解藥還是毒藥,寬鬆的盡頭究竟是什麼,誰也說不準。

  降息25個基點 鮑威爾老調重彈

  沒有爆冷,美聯儲乖乖走在預期之路上。當地時間18日,在經過分歧不斷的議息會議後,美聯儲的會議桌上終於有了結果。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OMC)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25個基點到1.75%-2%的水平。

  作為年內第二次降息,美聯儲使用的降息措辭與7月第一次降息時幾乎無二。無非都是“降息是對全球經濟疲軟和低通脹的回應”、“美國經濟面臨的不確定性仍然存在”云云。對於美國經濟的現狀,美聯儲同樣是先揚後抑。在議息會議後的聲明中,美聯儲表示,7月以來的數據顯示,美國經濟活動持續溫和增長,但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和出口有所減弱。

  儘管降息落定,但並非所有的結果都讓人放心,比如信號已經變得混亂。在美聯儲那張巨大的會議桌上,分歧仍然很大。最終的投票結果是,7人同意降息,3人反對。點陣圖也顯示,預計今年僅降息2次,且2020年、2021年將按兵不動,這意味著今年降息次數已耗盡,美聯儲的鷹派降息出乎市場預期。高盛預計,美聯儲10月會議上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為50%,降息50個基點的概率為10%,不降息的概率為40%;12月會議上,由於通脹預期大致達到2%的目標,美聯儲可能停止降息。

  但會後的新聞發佈會上,鮑威爾則延續了一貫的溫和理性風格:“對經濟增長前景的正面評估存在風險,如果經濟出現下行風險有可能需要更多降息。我們將會如往常一樣高度依賴數據。在每次會議上將會仔細研究經濟數據。”與此同時,鮑威爾再次拒絕給出承諾,堅持美聯儲沒有預設路徑的說法,並對美國經濟出現衰退問題矢口否認。

  “這種不和諧非常明顯,”牛津經濟諮詢社首席美國經濟學家格雷戈里·達科則表示,“如果觀察目前的經濟狀況,會發現經濟表現兩極分化,關鍵問題在於,這種疲軟是否會滲透到經濟中,是否會加劇。”

  鮑威爾選擇了中間派路數,這並不容易。路透社指出,最大的挑戰是,在美國家庭繼續消費、僱主整體大量增加就業崗位的情況下,經濟數據顯示美國製造業可能正在萎縮,通脹依然疲弱,需要搞清楚這些數據的意義何在。

  至於外界一直猜測的美聯儲的獨立性,鮑威爾再一次給予了否定的自白:“美聯儲的政策決定與政治無關。美國重回可持續的財政立場是很重要的。”有趣的是,在對整體經濟的影響上,鮑威爾把鍋甩給了特朗普,認為“從長期來看,財政政策能做的比貨幣政策更多”。

  經濟數據頻繁亮紅燈 美聯儲不得不低頭

  “美聯儲再一次失敗。”雖然如期降息,但25個基點的幅度明顯滿足不了特朗普的胃口。不過,這或許已經是鮑威爾所能給出的最好消息了,畢竟在降息之前,著實出了一段不小的插曲。

  在美聯儲揭曉最終答案的前一天,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美聯儲觀察”預計9月降息的概率一度腰斬,降息25個基點與按兵不動的可能性直接逼近五五開。而在一個月以前,這個數字直逼100%。

  插曲歸插曲,幸運的是降息還是如投資者所願地來了。畢竟在意外面前,已經頻繁亮起紅燈的重要數據、經濟下行的壓力乃至特朗普火力全開的敲打更為重要。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孫立鵬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目前美國經濟下行壓力較大,二季度投資和出口數據都出現衰退。最重要的是製造業也出現了問題,8月PMI已跌至49.1,出現了近三年來的首次萎縮。如果情況繼續惡化,將對美國就業產生實質影響。此外,貿易摩擦的“回火效應”也將對美國經濟產生壓力。

  對美國經濟來說,打擊一個接著一個。7月,二季度美國私人部門投資大幅下滑5.5%,出口也跟著下滑了5.2%。到了8月,危險更是層出不窮,先是美股創出2019最差紀錄,緊接著重要的十年期與兩年期美債收益率曲線出現倒掛,再然後就是製造業報警……

  兩個月前,白宮預計,美國今年GDP將增長3.2%,2020年將增長3.1%,接下來的四年每年增長3%。然而打臉來得太快。美媒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60位經濟學家平均預期,在經過通脹調整後,美國今年GDP增速將跌到2.2%,2020年將進一步放緩至1.7%,而2021年增幅則為1.9%。

  孫立鵬稱,當前特朗普面臨2020年大選,他要確保美國經濟不出現問題,首要任務就是把經濟增長週期延遲到大選之後。雖然美聯儲還保持獨立性,但能夠肯定的是貨幣政策的獨立性正在減弱。如今美國財政政策已經幾乎沒有空間,貨幣政策必然保持寬鬆,進而對美國經濟起到支撐作用。可以確切地講,美聯儲貨幣政策的拐點已經出現,寬鬆還會持續。

  “雖然說特朗普或許不該對美聯儲一味地指責,但其實他有他的立場和想法。”孫傑坦言,“從美國現在的情況來看,市場的流動性的確有一些問題,從前兩天美聯儲的回購行為也能看出來,可能與之前過度縮表、加息有關。”

  “超級星期四”啟動 各國央行緊隨其後

  選定在北京時間19日進行議息的不止美聯儲,幾大主要央行都打算在這一天對貨幣政策進行調整。就在美聯儲宣佈降息25個基點之後,巴西央行也隨即宣佈將基準利率下調50個基點至5.5%,這也是巴西自1986年設置基準利率以來的曆史最低水平。

  根據巴西央行的說法,降息主要是因為當前巴西經濟複蘇緩慢,失業率居高不下,而目前較低的通脹率為實施降息以刺激經濟增長提供了條件。未來將會根據經濟活動、風險評估、通脹預期等因素對貨幣政策進行調整。

  與巴西同為新興經濟體的印尼,也選擇了降息。在9月19日下午,印尼央行宣佈,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5.25%,這也是印尼年內第三次降息。降息的原因同樣是因為經濟表現不太樂觀。印尼中央統計局8月初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印尼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5.05%,創兩年來最低季度增速。此外,世界銀行預計,印尼明年的經濟增速將下滑至5%以下,並警告稱,如果全球經濟惡化,印尼將出現“嚴重”的資本外流。

  海灣國家方面,除科威特央行按兵不動外,其他主要國家均緊跟美聯儲的步伐,降息25個基點。沙特阿拉伯貨幣管理局隔夜宣佈將回購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250個基點,將逆回購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200個基點,稱此舉符合“在全球金融市場不斷髮展的背景下保持貨幣穩定”的目標。此外,阿聯酋央行和約旦央行也雙雙宣佈,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

  各國亦步亦趨地加入降息的大潮中。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孫傑表示,這比較正常,在聲明中,鮑威爾就指出降息是因為國際形勢不太好,因此其他國家跟降也是在情理之中,主要起到一個協調的作用。

  降息之後或許就是量化寬鬆的大潮了,歐洲已經做出了表率。中秋前夜,歐洲央行宣佈將存款利率從-0.4%下調10個基點至-0.5%,同時重啟QE(量化寬鬆政策),雙管齊下。不過美聯儲依然在觀望。孫傑表示,雖然美聯儲再次降息,但還沒走到量化寬鬆這一步,鮑威爾的態度也是降息還有一定的空間,暫時不用啟動量化寬鬆的手段。

  不過,也有比較沉得住氣的國家。在19日的議息會議上,英國央行和日本央行就選擇了維持現狀。英國央行宣佈維持基準利率為0.75%及資產購買規模為4350億英鎊不變。日本央行同樣選擇保持政策利率不變,不過日本或許是因為無可再降了,畢竟其-0.1%的負利率狀態也鮮有再降的空間了。

  寬鬆已成定局 負利率會是最終歸宿嗎

  歐洲、日本的負利率,恰恰是特朗普最想要的。“鮑威爾沒有膽識、沒有常識、沒有遠見!是個糟糕的溝通者。”毫無意外地,與美聯儲降息一同到來的,還有特朗普的吐槽。事實上,對於鮑威爾而言,就算他把利率降至零,特朗普的抨擊或許也不會結束,畢竟零利率已經不能滿足現在的特朗普了。

  本月11日,特朗普還放話美聯儲應該將利率降至零或者更低,而在這之前,特朗普要求的也不過是降息一個百分點。美聯儲或許撐不了多久了。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就在宣佈降息的一天前,美聯儲剛剛執行了十年來的首次逆回購操作。孫立鵬認為,注入流動性的背景還是美國向寬鬆的政策發展,這是美聯儲轉向寬鬆的另一個微調措施。

  寬鬆已經成了主旋律,負利率或許就在不遠。得克薩斯州的前共和黨國會議員羅恩·保羅警告稱,就全球各國紛紛採用負利率政策的趨勢而言,美國不會是個例外。

  當下,除了歐央行、日本央行之外,丹麥、瑞士等國也已經有銀行開始實行存貸款負利率,8月初,丹麥日德蘭銀行宣佈推出世界首例負利率住房按揭貸款。8月末,德國首次發行收益率為負值的30年期國債。

  一直以來,負利率政策都是一種非常規貨幣政策工具,短期內可以鼓勵人們減少儲蓄,刺激信貸和消費,但這種被動的應對會造成多大程度的“反噬”也成了不少人擔心的問題。孫傑認為,不能說負利率不好,對這個問題各方有很多爭論,包括對銀行的影響。實際上,負利率的作用更多是一種姿態,日本也好、歐洲一些國家也好,負的程度並不是太多,因為負的太多會對銀行造成比較大的壓力。孫立鵬則稱,美國上一次出現實際負利率是在應對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如今美聯儲2%的降息空間意味著至多7或8次操作後就到頭了。如果利率降至0.25%,美聯儲再次推出量化寬鬆是大概率事件。但需要看到,2008年金融危機前,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為9870億美元,當前規模高達4萬億美元。如果未來進一步推出量化寬鬆政策,美聯儲直接購買更多國債、機構債,必然導致美聯儲資產負債表進一步膨脹,進而動搖美元霸權的基礎和聲譽。

  當然,鮑威爾也懂這一點,他也表示,利率越接近零,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的能力就越有限,這是央行面臨的最大挑戰。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