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藝術人物|戈爾戈尼“告別”大地,赫斯特“回歸”蝴蝶
2019年09月23日07:39

原標題:一週藝術人物|戈爾戈尼“告別”大地,赫斯特“回歸”蝴蝶

在美國,曾記錄“大地藝術”與紐約先鋒派生活的攝影師詹弗蘭科·戈爾戈尼逝世,享年77歲;而女權主義藝術家兼作家的朱迪·芝加哥則在洛杉磯和華盛頓舉辦展覽,並探討著藝術史中的女性。

達明·赫斯特時隔7年再次在倫敦舉辦個展,並回歸了其著名的“蝴蝶系列”;出生於加拿大多倫多,並活躍於社交媒體Instagram的視覺藝術家“狂犬瓊斯”的首次作品展在日本東京舉行。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一週藝術人物”,報導並評析國內外的藝術人物及熱點事件。

美國|77歲的攝影師詹弗蘭科·戈爾戈尼去世

戈爾戈尼曾記錄“大地藝術”與紐約先鋒派的生活

近日,意大利攝影師詹弗蘭科·戈爾戈尼(Gianfranco Gorgoni)去世,享年77歲。戈爾戈尼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為大地藝術拍攝過一系列家喻戶曉的照片,其中包括羅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作於美國猶他州的“螺旋碼頭”(Spiral Jetty),當時高貢乘坐直升機俯拍了這一作品。

詹弗蘭科·戈爾戈尼

1968年,戈爾戈尼為了寫一篇攝影文章而前往紐約,原本計劃停留幾個月,但是在遇到羅伯特·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之後,他留在了美國,此後50年里,戈爾戈尼一直與諸多藝術家保持往來,其中包括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布魯斯·瑙曼(Bruce Nauman)等等。

20世紀70年代,憑藉為藝術家們所拍攝的自然而動人的肖像,戈爾戈尼開始為人所知,他還經常參與到藝術家的創作過程中。他的大多數攝影作品收錄於他的第一本書《新前衛派:七十年代的藝術議題》(The New Avant-Garde: Issues for the Art of the Seventies,1972)以及第二本書《畫布之外:七八十年代的藝術家》(1985)。

戈爾戈尼,《安迪·沃霍爾在床上》,1971

勞森伯格曾將戈爾戈尼引薦給當時著名的藝術經銷商里奧·卡斯特里(Leo Castelli),後者讚助他進行旅行和拍攝,並為他舉辦了四次展覽,讓他的作品走向國際。

2020年10月,內華達州藝術博物館將舉辦戈爾戈尼攝影個展,其中他的大地藝術照片將成為展覽的重點。2016年,該博物館的藝術與環境中心獲得了藝術家的檔案,其中包括2000餘張記錄大地藝術的照片。中心主任威廉‧福克斯(William Fox)曾表示,“大地藝術是讓我們得以更好地理解人與自然環境互動的重要運動之一。大多數人不會親自看到這些作品,許多作品本身也早已消失,”而戈爾戈尼的記錄無疑讓大地藝術得以傳播。(文/錢雪兒)

美國|女權主義藝術家兼作家的朱迪·芝加哥

朱迪·芝加哥在洛杉磯和華盛頓舉辦展覽,探討女性藝術家

女權主義藝術家兼作家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近期在洛杉磯和華盛頓均有展覽。

她在洛杉磯傑弗里·迪奇(Jeffrey Deitch)畫廊中展示了她的重要早期作品,同時,還呈現了一個用彩繪瓷器和玻璃製成的新系列“終結:對死亡和滅絕的沉思”。 在華盛頓的國家女性藝術博物(the National Museum of Women in the Arts )開幕的展覽中,展現了朱迪·芝加哥最著名的作品《晚宴(The Dinner Party)》,那是1979年的一部史詩裝置,呈現了39名重要的女性被曆史所包圍。

朱迪·芝加哥

最近,在她80歲生日慶上,她為自1996年以來一直居住的N.M.貝倫小鎮帶來了煙花表演。在展覽期間,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與《紐約時報》的撰稿人,《它對我說話:激發藝術家的藝術( It Speaks to Me: Art That Inspires Artists)》的作者喬里·芬克爾(Jori Finkel)進行了對談,談及了其自己作品的靈感來源,以及女性抽像繪畫的先驅,包括喬治亞·奧基夫(Georgia O'Keeffe),希爾瑪·阿芙·克林特(Hilma af Klint)和艾格尼絲·佩爾頓(Agnes Pelton)。

朱迪·芝加哥,《10 Part Cylinders》 1966/2019

在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看來,“直到抽像出現之後,女性藝術家才可以自由地直接傳達自己的經曆。 抽像為我們開闢了視覺形式,以傳達我們的內部現實。早些時候,像阿特米謝·簡特內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這樣的女藝術家不得不將其形式融入男人創造的藝術曆史傳統中。”

“現代藝術是由四位男性藝術家發明的。 不!”(文/小鹿)

倫敦|達明·赫斯特回歸的“蝴蝶系列”

白立方呈現達明·赫斯特的“蝴蝶系列“新作“曼陀羅”

此次展覽是達明·赫斯特(Damien Hirst)在白立方的最新作品展覽,也是他七年來在倫敦的第一次大型展覽,展出了其最近的大型同心畫作品。

達明·赫斯特

達明·赫斯特於1965年出生於英國布里斯托,是二十世紀以來最有爭議的當代藝術家之一。他在作品經常被動物保護協會的人抗議,例如,他曾用數以萬計的蝴蝶做成的藝術品、以及有名的被鋸成三段的鯊魚,被切成兩半的羊……

此次展覽作品回歸到了他最著名的主題中——“蝴蝶”。赫斯特的新作從曼陀羅中汲取了靈感:圖案鮮明的宗教形象代表了印度教,佛教,耆那教或神道教中的宇宙。

達明·赫斯特,《baptist》2019

它們主要是圓形的,其特徵是精美的彩色蝴蝶翅膀置於家用光澤漆上,並被排列成錯綜複雜的同心圓圖案。作品構圖是以一隻蝴蝶在中央分解,形成複雜而躁動不安的情緒,這是視覺和精神上的焦點, 精神上或能量上的聯繫。

在藝術評論家喬納森·瓊斯看來,“這些明亮的‘輪子’里似乎有光,它們有著霓虹燈般的燈心。展廳中的光正是這樣從蝴蝶的翅翼上反射出來的。 群青,火橙,烏木黑,突顯出自然界的奇妙漆皮,具有催眠和誘人的效果。”而這股狂熱和衝動,正提醒著你這是赫斯特成為如此特別的藝術家的原因。(文/小鹿)

東京|視覺藝術 家“狂犬瓊斯”

全球首次個展正在東京涉谷DIESEL畫廊舉行

出生於加拿大多倫多的視覺藝術家“狂犬瓊斯”(MAD DOG JONES,真名、年齡未公佈)的首次作品展“AFTERL-IFE WORLD”正在位於日本東京涉谷區的DIESEL畫廊舉行,展出將持續到11月14日。

狂犬瓊斯

本次作品展的標題“AFTERL-IFE”是“狂犬瓊斯”生造的詞語,連字符“-”的位置偏離了正常認知,象徵著忙碌的日常生活中不期而至的短暫閑暇。主辦方表示,“這次展出提供了一個觀察過去與未來、獲得短暫休閑、檢驗藝術與日常生活世界的機會——這一切都打開了通向另一個世界的大門,那裡有著人們熟悉的因素、同時又富於異域風情”。

“狂犬瓊斯”自2017年起使用同名賬號在Instagram上發表數字藝術插畫作品。他以故鄉加拿大的自然風光為創作源泉,又從日本動畫、科幻電影和賽博朋克中獲得靈感,將這兩種截然相反的藝術要素巧妙融合。他運用蘊含暖意的橘黃色系及絢麗妖豔的霓虹色彩,將人造的、冰冷無機質的物體變得含有人情味,也善於呈現數字世界中仍然生生不息的自然之美。

狂犬瓊斯作品

“狂犬瓊斯”的作品是拚貼與插畫的結合,而且完全是面向社交媒體進行的創作。他使用明亮色彩和精緻線條創作生動的圖像,將忙碌的生活與靜默的人像組合在一起,“AKIRA機車”(著名科幻漫畫家大優克洋的名作《AKIRA》中主人公金田駕駛的機車)和高達戰機同東京所代表的東亞都市景觀和諧共存。對於其作品中為何充滿日本元素的疑問,“狂犬瓊斯”解釋說是因為日文的“奇特性”。日文的難解為他和觀眾們增添了創作、欣賞作品的樂趣,同時也可以被審美性地理解為是賽博朋克主題的一種延續。

“狂犬瓊斯”迄今為止只在Instagram上公開作品,這是他首次舉辦個人作品展。展出內容不僅包含了15件以上的未公開新作,還有他設計的頭盔、腰帶等裝置,可供觀展者合影留念並將照片上傳至社交平台。(文/陸穎瑤)

上海|藝術家厲檳源

厲檳源個展,展現社會變化與個人內在的關係

近日,藝術家厲檳源的首次上海個展在仁廬畫廊舉行,展覽集中展出厲檳源的近期創作。厲檳源的最新作品體現了當下社會劇變對個人人格的塑造關係,正如在其行為與雕塑作品《自然史》中,其形態是由內力與外力相互作用產生的結果。而他的裝置作品《謠言》描繪了一個令人不安的事實,所呈現的是關於當下網絡環境中社會群像的思考。《房間》則是對於一種日常空間中隱秘力量的發掘和提示,具有強烈的浪漫主義傾向。

厲檳源

通過他的藝術實踐,可以揭示我們與週遭事物之間的一些潛在關係。如他自己所言:“我所在的處境就是我進身的階梯,內心動作是我的第一現場。‘經驗’是我可以無限延伸的一個丈量事物的直尺,試圖去抵達著我想要去觸及的方向。當動作放大,很多時候身體只是受訓於意誌的道具,道具(介質)也可以是我物化了的身體。”

厲檳源,《房間 Room, 2019》, 行為紀錄,單頻錄像

厲檳源1985年生於中國湖南永州,2011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他通過行動、錄像和行為藝術表演介入日常中國社會的不同領域,探索身體、物質、觀念認知和社會價值。其藝術實踐佔據了城市和農村空間,包括公共空間,自然環境或偏遠的後工業區。(整理/錢雪兒)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