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以上》:少男少女“過家家”
2019年09月23日15:59

原標題:《友情以上》:少男少女“過家家”

2019年已經過去了四分之三,居然還沒有產生一部能夠讓觀眾記得住的愛情喜劇電影,實在不知道是該表揚這屆觀眾的欣賞水平在提高,還是該哀歎這屆愛情喜劇電影太不爭氣。這場蔓延數月的愛情喜劇電影“片荒”危機,沒想到要靠一部從泰國引進的《友情以上》,來填補市場空缺。

影片在泰國本土於2月14日情人節上映,其時中國大陸上映的正是由王大陸和林允主演的《一吻定情》。《一吻定情》最後拿下1.7億元的票房成績,但豆瓣評分只有4.6分。《友情以上》成為2019年到目前為止的泰國本土電影年度票房冠軍,6.7分的豆瓣評分談不上高,但總算在及格線上。這部泰國版的《我可能不會愛你》,故事雖然老套,勝在演員外形養眼,表演也算清新自然,適合對甜份有“剛需”的觀眾補糖,不適合有道德潔癖的觀眾去影院譴責“渣男”和“作女”。

《友情以上》海報

電影儘管不是翻拍,劇情設定與台灣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大同小異,都是在講默默守候在女主角身邊的男主角最終修成正果的故事。平采娜·樂維瑟派布恩飾演的女主角琴,因為曾目睹父親出軌,對建立起親密關係始終缺乏信心,在對曆任男友疑神疑鬼的同時,也對從高中開始維持友誼長達十年的好友、由奈哈·西貢索邦飾演的男主角潘,始終保持在友情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至於潘,從高中起就開始暗戀琴,儘管看著琴與男友們分分合合,卻只能默默承擔起陪伴和開導的角色。終於,在琴與男友又一次發生感情危機後,琴和潘的關係也走到了轉折的十字路口。

和每集90分鍾、一共13集的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不同,敘事體量只有120分鍾的《友情以上》,只專注於談情說愛,無暇顧及其他議題。《我可能不會愛你》創造出“初老”這一名詞,在言情之餘,也讓公眾留意和關心到三十歲年齡段女性的家庭、婚姻以及事業等上面臨的挑戰和困境。《友情以上》里的潘和琴,是二十多歲出頭的年輕人(男女演員在現實中的年齡也分別只有23歲與27歲),雖然也是職場人士,但潘是整日在天上飛來飛去的空少、琴是唱片公司的音樂助理——這樣的職業設定,方便電影淡化呈現兩人的職場工作狀態,也方便兩人可以隨時隨地“在一起”。而除了電影開頭出現了琴的父親,影片里也並沒有對兩人的原生家庭做過多交代。影片因此得以遠離開雞毛蒜皮的家庭瑣事,讓男女主角可以全身心地“感情大過天”。

《友情以上》劇照

《友情以上》的實質是拍給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看的“架空”電影和“過家家”電影,架空的不是時代背景而是社會背景,“過家家”也不需要關心柴米油鹽醬醋茶。影片沒有複雜的人物關係和戲劇性的情節,九曲百折全體現在少男少女對待男女感情時纖細敏感、有疑惑和猶豫,也有衝動和冒失的小心思上。從這點來看,《友情以上》雖然是部泰國電影,承襲的言情傳統,倒是與瓊瑤小說有若干契合之處。甚至影片可能激起當下觀眾針對“三觀不正”而發出的指責,也與瓊瑤小說一貫遭遇的道德批評,有著相近的觀眾心理基礎。

電影小心處理潘和琴在各自的感情經曆里顯得“渣”與“作”的表現,找到的處理方法是淡化潘的“渣”,以及讓琴的“作”具有正當性。潘交往過不少女友,但都以分手告終,原因是前女友們都不能忍受琴在潘的心目中佔據如此重要的地位,以及潘總是會不顧女友的感受甚至落下女友,只為在琴每次需要幫助的第一時間施以援手。電影虛化潘的女友,使其影影綽綽更像是只存在於對話裡的人物,避免觀眾將注意力從潘對琴的暗戀,移情到潘對正牌女友的不鹹不淡上。

琴對男朋友各種疑神疑鬼和偵察盯梢,影片給出的解釋是由於琴目睹過父親出軌,在親密關係里缺乏安全感,因此對各種蛛絲馬跡都會無限放大,但影片也讓琴的猜疑和“作”並非全無理由,並且坐實了琴男友的背叛行為。《友情以上》完成男女主角從友情到愛情的關係遞進,需要一個契機,這個契機在電影里先是表現為琴男友對琴的背叛,繼而則借由琴和潘在酒店關於兩人感情關係界定所展開的激烈爭吵而實現。影片竭力完成對人物弧光的塑造,可以看到角色在戀愛心智和情商上的成長。

《友情以上》劇照

《友情以上》里的潘和琴或許並不能得到所有觀眾的認同和喜歡,原因既出在角色本身在感情問題上的一開始“拎不清”,也要“歸功”於當下的觀眾對感情和道德越來越“拎得清”。“十年修得柯景騰,百年修得王小賤,千年修得李大仁”云云,不過是影視作品的營銷團隊迎合部分女性觀眾的“公主夢”心理炮製出的粉紅泡泡。觀眾在成長,度過“公主夢”的階段後,大部分女性觀眾已不再將自己代入為影視作品里萬千寵愛集一身的“瑪麗蘇”主角,反而更容易同情那些在電影和電視劇里,為主角的愛情讓路的平凡而又不起眼的配角。而男觀眾即使自嘲“舔狗”,《友情以上》的備胎“轉正”故事,也未必能換來共情心。《友情以上》在男女主角關係設定上註定沒法討好所有的觀眾。

《友情以上》宣傳劇照

然而感情題材的影視作品是否一定要“三觀正確”呢?且不論“三觀正確”本身可能是個偽命題;對於同樣身處《友情以上》里男女主角年齡層次的青年人而言,戀愛本就可能充滿了各種矛盾、迂迴、曖昧不清以及進退兩難。從日劇《凪的新生活》、韓劇《春夜》,再到我國台灣地區電視劇《我們不能是朋友》,2019年的小螢屏上已經出現若干對在感情上首鼠兩端、徘徊未定的男女主角。觀眾如能理解人物的情感困境,對《友情以上》里這對本質上是情竇初開、還在懵懵懂懂階段,而非“渣”或者“作”的歡喜冤家,也會多一點寬容,而帶著“姨母笑”的心態看兩人在影片里渾然不覺地向彼此“發糖”。

拋開“三觀”問題不談,《友情以上》的優點是表演風格上清新自然,幽默小橋段接地氣又不爛俗,還能通過頻繁更換外景地給觀眾以新鮮感。泰國電影里特別盛產適合出演小清新校園題材的男女演員。女演員往往漂亮又沒有攻擊性,嘴角掛笑甜而不膩;男演員則往往臉上帶著陽光,帥氣清爽,身材能看出練過的痕跡,但又不是肌肉型男。中國觀眾熟悉的《暹羅之戀》、《天才槍手》、《初戀這件小事》等泰國電影里,都不乏這樣款式的男女演員。

而藉著影片里潘是“空少”的職業身份設定,《友情以上》在泰國本土、中國香港、緬甸和馬來西亞等多地取景,幽默橋段的設計也能做到因地製宜、就地取材。觀眾即使對影片里糾結癡纏的男女“過家家”無感,把影片當作東南亞旅遊風光片來看,也未嚐不可。當然,這部電影除了適合情侶觀影,也適合演慣了傻白甜和霸道總裁的青年演員學習取經,畢竟,月是故鄉圓,糖是國產甜。愛情電影的市場龐大,不能老靠進口電影來“救急”。

“摸頭殺”快成愛情電影的標配了,但《友情以上》里的這一橋段,甜而不膩,可供演員們學習取經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