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經理人“弄潮兒”孔鵬: 從技術創新探索美好人居
2019年09月23日12:10

原標題:職業經理人“弄潮兒”孔鵬: 從技術創新探索美好人居

孔鵬這二十年的職業生涯,也是中國房地產職業經理人“黃金時代”的一個縮影。孔鵬說:“選擇當職業經理人,必須要學會獨立思考。有所為,有所不為。在考慮客戶和用戶的利益之外,還需要思考對人、對城市帶來的影響。”

《城·跡——新中國成立70週年居住變遷史》之對話孔鵬。新京報房產新聞部出品

作為曾經的房地產職業經理人,孔鵬見證了中國房地產行業最近20年的風雲變幻。去年底從旭輝離職後,孔鵬踏上“智慧與更新”的新賽道,圍繞數字人居領域,做自己認為的更有意義的事。

年少時,上下求索汲取知識;三十而立,逐夢房地產行業;四十不惑,思索未來的人居環境及其背後的使命與職責。一路走來,孔鵬表示,這緣於秉持著同一份人文情懷——為創造美好生活付出“聚沙成塔”式的努力。

見證行業從萌芽到野蠻成長再到逐步成熟

“我們處在一個無跡可循的時代,也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時代。”這是早年孔鵬說過的一句感言,因為擊中了很多行業中人的內心,流傳甚廣。

1976年,孔鵬出生於山西大同。兩年後的1978年,中國步入改革開放的曆史新時期,無數人的命運被時代的轉折所徹底改變。不過這時候,孔鵬還小。5歲時,他隨父母來到北京,按部就班地開始上小學、中學,一直到考入清華大學建築學院。

清華校訓有云:“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獨立精神,自由思想。”這其中,“獨立精神,自由思想”八個字,令孔鵬對人生和世界,對自己的內心都有了更多思考與探究。

1998年7月3日,國務院頒發《關於進一步深化城鎮住房製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設的通知》,“市場化”很快成為住房建設的主題詞。也是這一年,孔鵬離開學校,步入社會。

“意氣風發的年輕人,總希望做個時代的弄潮兒。”孔鵬說。40年間,中國的房地產行業從萌芽階段到野蠻成長,再到逐步成熟,孔鵬恰巧趕上了中國經濟、房地產行業快速發展的大潮。

從清華大學畢業後,孔鵬投入到了蓬勃發展的房地產行業中,先後在海航、金地、龍湖任職。2013年,孔鵬加入旭輝集團,負責北京區域事業部。在他的帶領下,旭輝北京的銷售規模在5年間從20多億提升到了百億級別。同時,孔鵬在業內開創性地打造了房地產+互聯網的營銷與支付平台。

而除了企業家身份,孔鵬還兼任北京市青聯委員、中國房地產經理人聯盟輪值主席、北京支持雄安產業發展促進會副會長等職務。

孔鵬這二十年的職業生涯,也是中國房地產職業經理人“黃金時代”的一個縮影。在孔鵬看來,職業經理人是社會的中堅力量,社會利益、公眾利益、企業利益,職業經理人是三者的平衡器、放大器和穩定器。“選擇當職業經理人,必須要學會獨立思考。有所為,有所不為。在考慮客戶和用戶的利益之外,還需要思考對人、對城市帶來的影響。”孔鵬說。

與此同時,孔鵬一直在思考,如何通過合適的契機,構建更有意義、有價值的內容,來反哺行業乃至整個社會。“通過自己影響更多的人,創造更大的價值。”

順應趨勢,踏上“智慧與更新”新賽道

我國經濟正處在新舊動能轉換的進程中,在應對經濟領域可能出現的重大風險時,中央特別提出,要穩妥實施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長效機製方案。房住不炒、一城一策、長效機製、穩房價,一個個關鍵詞,勾勒出了樓市未來的基本輪廓。

在此背景下,房地產企業的運營機製正悄然發生變化,並逐漸影響到職業經理人的選擇。去年12月,孔鵬離開旭輝。

這並非個例。事實上,近年來,作為房企中堅力量的職業經理人正在加速轉型,不少職業經理人選擇離職,各自創業。從創業內容看,儘管他們並未遠離房地產業,但其脫離傳統業務的做法,仍被業內看做是一種顛覆與創新。

在孔鵬看來,本質上,房地產行業是產品趨同、服務趨同、商業模式趨同的行業,企業比拚的是周轉、融資成本、規模。在這套運行機製下,加上政策的限製,企業往往會忽視產品與服務,而這恰恰是商業的本質。未來,房地產行業要實現健康的發展,需要讓市場能褒獎好的產品和服務,只有這樣,企業才有動力去創新。

經過一段時間的“閉關”靜心後,今年5月,孔鵬以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可持續住區研究中心聯合主任的新身份,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捨棄了眾多開發商拋來的橄欖枝,孔鵬選擇以“智慧與更新”作為自己事業的新賽道。

之所以這麼做,其背後的邏輯在於,今時今日,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與此同時,基於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的不斷髮展,“智能+生活”已成為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

孔鵬堅信,以城市更新的手段來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是今後的必然發展路徑。城市更新不是單純的城市改造與裝修,更不是城市局部的簡單創新。技術創新是城市更新的第一推動力,科技化、數字化、綠色化是未來發展的趨勢。

孔鵬的事業“新版圖”主要涵蓋居所級的AI宅、社區級的i享社區和城市級的醫養綜合體三大業務模塊。其中,AI宅主要瞄準戶內更新,打造健康環境和效能空間,呈現一個“會思考的房子”;i享社區側重公共空間更新,將閑置或低效的公共空間改造成社區養老、兒童託管等綜合生活服務空間;醫養綜合體通過引入專業養老機構和品牌醫療機構,打造專業的醫養服務體系。這一切,都將在清華CSC中心已經形成的產學研用一體化生態圈中得以實現和落地。

探索新時代“數字人居”

對孔鵬來說,選擇在“智慧與更新”這一領域創業,並非偶然。早在2013年履職旭輝之初,他就站在公司的立場,去思考行業的未來。

在這個產品趨同、服務趨同、商業模式趨同的行業內,擺在開發商面前的路似乎只剩兩條:一是前端搶資源,拚命拿便宜的地;二是不斷提效,實現高周轉。除此之外,企業能不能找到新的護城河?下一個產業更新時代,產品和服務還能怎樣做差異化迭代?

智能手機的迅猛發展和人工智能的浪潮給了孔鵬新的靈感。他認為,智能手機作為一個系統平台,通過不斷加載各種APP實現服務,如今已幾乎成為人們身體器官的延伸。那麼,平均停留時長8小時以上的居所,能不能也像手機一樣,做成一個可以加載多種數字化服務的平台,實現“人宅交互”的數字化未來人居生活?

帶著這樣的思考,從2015年開始,在孔鵬的牽頭下,旭輝地產聯手清華大學成立可持續住區研究中心,將“效率”和“健康”的可持續發展理唸作為重點,帶領地產行業探索新時代的未來人居。

目前,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可持續住區研究中心已取得近30項技術專利,先後完成了“AI宅”在新建項目順義26街區的落地以及對前門草廠四條四合院、清華專家學者公寓的改造等。

如果說,之前是依託單一開發商平台實現“數字人居”的行業突破與事業理想,那麼創業之後,這一套已初步被實踐檢驗的技術成果,可以更好地向整個地產行業開放,為行業提供新標準、算法和體系,從而帶動行業實現產品更新迭代。

圍繞“數字人居”平台,孔鵬還搭建了一個“朋友圈”。“大框架基本搭建完畢,剩下的就是執行落地。從上端的標準、明星項目示範,到產業研究、技術創新推廣,到場景落地,通過大規模實踐,希望能在人居環境中推廣理念和技術,從而帶動產業鏈的上下遊企業、機構共同參與進來,組成一個跨學科、跨體系、跨平台的朋友圈。”他介紹。

在孔鵬看來,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人均居住面積、人民生活水平,都發生了跨時代意義的變化,但仍面臨著房產分配不均勻、房屋品質不高等問題。“今後,讓舊有的城市承載美好的新生活,這才是未來,也是房地產的2.0版。在這個過程中,必然也會孵化出一批優異的企業,正如前20年里房地產企業的茁壯發展一般。”孔鵬如是說。

同題問答

新京報:你對這座城市最初的印象和現在的印象,有什麼不同?

孔鵬:我小時候,出了二環就是郊區;現在,出了六環都還不是郊區。城市發展經曆了巨變,數十年前後已經完全不可比擬。

新京報:生於/選擇紮根這座城市,令你的人生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孔鵬:我出生在山西大同,五歲時來到北京。設想如果我沒來北京,過的肯定是另一種人生。從小學、中學,再到清華大學,我的人生一路走來,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這座城市所賦予的機遇和資源。我特別感謝北京。

從進入清華,拿起筆,畫出第一張圖開始,二十多年來,我越來越覺得,作為城市建設者和人居打造者,打造一個友好的環境非常重要。這是我的使命和價值觀所在。

新京報:請用一到三個關鍵詞形容這座城市數十年來的居住變遷。

孔鵬:大了,高了,冷了。小時候,我住在和平里的筒子樓里,一個院,一百多個孩子都認識,吃的是“百家飯”,生活在很溫暖的環境中。現在,人和人之間的交往少多了。我希望能在社群管理應用上加大力度,讓北京成為一個雖然大了、高了,但依然很溫暖的城市。

新京報:在這座城市居住和生活,你對未來有什麼期盼?

孔鵬:應該依靠科學技術來提升組織效率,從三個維度出發,關注城市的穩定表現:對環境的友好程度,對資源的友好程度,以及對人的友好程度。這三個維度構成一個三角形,只有這樣,才能擁有可持續的未來。

新京報記者 張曉蘭 攝影 李禾煒 劉穎

編輯 王海亮 視頻製作 劉穎 校對 李項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