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風向標“引文桂冠獎”出爐,今年誰會問鼎諾獎
2019年09月25日09:00

  來源:BioWorld

  引文桂冠獎,是通過對Web of Science數據庫平台(全球最重要的學術研究與發現平台,涵蓋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人文藝術三大領域)中科研論文及其引文進行深入分析,對遴選出的可能摘取諾貝爾獎的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研究人員所頒發的獎項。

  引文桂冠獎包括生理學或醫學、物理、化學和經濟學這四個領域,根據其發表的研究成果的總被引頻次,這些高影響力研究人員被授予引文桂冠得主稱號,預示著他們可能成為今年或不久將來的諾貝爾獎得主。

  迄今為止,已有50位“引文桂冠獎”得主獲得諾貝爾獎,其中29位在獲獎兩年內即斬獲諾獎,因此引文桂冠獎也成為名副其實的諾獎風向標。

  2019年9月24日,科睿唯安發佈本年度的引文桂冠獎,來自七個國家的19位科學家榮獲“引文桂冠獎”。其中生理學或醫學領域6人、物理學3人、化學6人、經濟學4人。這19人中有10人來自美國。

  19位獲獎者中,有10位屬於生命科學領域(沒錯,6位化學獎得主是生命科學領域的)。

  這10位生命科學領域獲獎者分別是:

  生理學或醫學領域:6位

  Hans CleversHans Clevers,荷蘭烏得勒支大學分子遺傳學教授。2013年科學突破獎得主。獲獎原因:針對Wnt信號通路及其在幹細胞和癌症中的作用研究,提供了一個新的藥物測試的環境,可以在不使用細胞系或實驗動物的情況下進行藥物試驗。

  John W。 Kappler、Philippa Marrack,美國國立猶太醫學中心-生物醫學研究系傑出教授。獲獎原因:他們通過在胸腺中的複製消除發現了T細胞的耐受性,增進了對類風濕關節炎、狼瘡和格林-巴利綜合徵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機製的瞭解。

  Ernst Bamberg,德國法蘭克福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研究所名譽所長Karl Deisseroth,美國斯坦福大學HHMI研究員。2016年科學突破獎得主。Gero MiesenbÖck,英國牛津大學神經回路和行為中心主任兼生理學Waynflete教授獲獎原因:在光遺傳學領域做出貢獻。該技術構成了神經科學領域的一場革命,增強了人們對帕金森病、視力恢復、成癮和情緒障礙的認識。化學領域:4位

  Edwin M。 Southern,英國牛津大學生物化學名譽教授。2005年拉斯克獎臨床醫學獎得主。獲獎原因:發明了用於確定特定DNA序列的Southern印跡法。這種方法具有強大的識別DNA中單個基因的能力。 他的發明是基因圖譜、診斷和篩查的開端,也是當今個性化醫療的基礎。

  Marvin H.Caruthers,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傑出教授Leroy E.Hood,美國普羅維登斯聖約瑟夫醫療中心高級副總裁兼首席科學官Michael W.Hunkapiller,美國加州太平洋生物科學公司首席執行官兼總裁獲獎原因:為蛋白質和DNA測序和合成做出貢獻。這三位研究先驅分別和共同創造了加速生物學和醫學發展的工具,沒有他們在20世紀80年代的發明,就不會有人類基因組圖譜。迄今為止,已有50位“引文桂冠獎”得主獲得諾貝爾獎,其中29位在獲獎兩年內即斬獲諾獎,因此引文桂冠獎也成為名副其實的諾獎風向標。除了引文桂冠獎,拉斯克獎和科學突破獎也有諾獎風向標之稱,本年度的10位生命科學領域的引文桂冠獎獲獎者中,有兩位曾獲科學突破獎,一位曾獲拉斯克獎,10月份即將開獎的諾貝爾獎會從他們中誕生嗎?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因開創光遺傳學而獲得本年度引文桂冠獎的 Karl Deisseroth 教授,正是張鋒的博導。2005年8月14日,Karl Deisseroth 教授作為通訊作者,在Nature Neuroscience 雜誌發表題為:Millisecond-timescale, genetically targeted optical control of neural activity(毫秒時間尺度,基因靶向光學控製神經活動)的研究論文。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n1525這項研究發現ChR2可以在哺乳動物神經元中穩定安全地表達,並可以驅動神經元去極化。當用一系列短暫的光脈衝激活時,ChR2可以以毫秒級時間解像度控製興奮性或抑製性突觸傳遞。這一技術為神經科學家和生物醫學工程師提供了一個普適性工具,也標誌著光遺傳學的正式到來。當時年僅23歲的張鋒是這篇開創性論文的第二作者,2011年張鋒加入麻省理工學院,開始自己的獨立科研生涯,2013年,張鋒首次將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成功應用於哺乳動物和人類細胞,從此,張鋒隨著CRISPR一起大放異彩。

  先後獲得科學突破獎和引文桂冠獎的 Karl Deisseroth 教授,會問鼎今年的諾貝爾獎嗎?

更多新聞